全本言情小说 ,提供真正已完结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事已至此,唯有一战了。”

  追忆完上古那段峥嵘岁月,西门世家的老祖低声对着身旁的另外两名战友道。

  虽然冠以“战友”之名,并且今夜三人也会如上古时期那般并肩作战对决剑主,但是三人内心都极其清楚一件事,若论这世间是谁最想要杀死自己,那肯定是另外两人无疑。

  在上古时期那场诛圣一战中,四人都成为了最后的大赢家,随后创立了各自的世家,这便是如今修行界四大世家的雏形。

  但其实,若不是上古那一战后,四人所剩余的力量俱是旗鼓相当,不然早就对彼此出手了,毕竟上古圣人的力量少个一人便能够多分一份。

  然而这算上古至今这百万年过去,这份心思在每个人心中也未曾消弭,都想杀死对方,将对方体内所蕴含的那位上古圣人的力量吞噬,变成完全体。

  而东方世家的那位老祖,之所以陨落便是如此。

  并且至今都不知晓,是剩余三人中谁出的手,每个人都说杀死吞噬掉东方老祖的不是自己,毕竟这种事情根本不是能够摆在台面上的说的,不然余下的两人为求自保,肯定会联手对付已经得到一半的上古圣人力量的那人。

  因此,也只能够这么互相怀疑着,同时尽全力不让自己成为那已吞噬了东方老祖凶手的下一个猎物。

  “理应如此。”

  南宫老祖也点了点头,赞同了三人联手对付剑主。

  至于剩下的北冥老祖,尽管未曾说话,但也没有异议,算是默认了。

  这倒不是说,三个人的修为加起来比不上剑主,就像是三英战吕布般,必须要三个人联手方有胜算。

  事实上,这继承了那位上古圣人体内部分力量的三人,每一人的修为都足以比拟眼前的剑主还有那身为真龙的龙流昔。这也足以从侧面说明,当年那位上古圣人到底是何等强大,光是残存的部分力量便可傲视世间。

  而之所以要联手对敌,只是单纯因为对另外两人不放心,生怕自己若是在与剑主的对战中受了伤,会被他们当成猎物。况且,在这种时候,三人也不可能说拼尽全力与剑主厮杀,始终要留一份心眼防备另外两人,因此自然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所以唯有三人合力,方可能不能下风。

  三位老祖,一齐朝前,越过了那条隔开生死的线,进入了剑主的剑阵之内。

  因为深知剑主的性情,也知晓这剑主对于那颗果子的可笑感情,所以从一开始三人就未曾说半句劝服话语,比如对剑主说只要他让开,就可以许诺他荣华富贵之类的事物作为交换……

  见到这三人步入了自己的剑阵,剑主也未曾有丝毫意外,这些年的经历早已让他明白了一件事,这弱肉强食实力为尊的修行界,从未都没有不需流血便可以轻易守护的珍视之物。

  他握住了那柄自幼便陪伴着自己的木剑,因为这柄剑是那个人所赠,所以当握着这柄剑的时候,就像是哥哥与自己并肩作战一样,因此自当无所畏惧。

  这一战,也许将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战。

  因此,只能胜,不容败!

  这柄原先只是由普通木块制成,连铁匠铺内最粗制滥造铁剑都比不过的寻常木剑,此时在剑主手中被全力催动的,一时间剑光斗冲云霄,剑气纵横凌天!

  “我的本命佩剑!”

  “啊!我的剑!”

  “我的飞剑也控制不住了……”

  ……

  许多在剑主所划的生死线外,当一名安静吃瓜群众,围观这场惊世大战的剑修,在剑主全力催动手中木剑之后,俱是惊呼起来。

  因为他们的佩剑,此时竟然完全不听从自己这个主人的使唤了,自然自行出鞘,像是士兵受到了君王的征战一般,朝着剑主疾驰而去。

  就算是已经将佩剑作为本命之物融于体内的剑修,本命佩剑也在这一刻背叛了主人,自行离体。

  不仅仅是现在场中围观的剑修,还有更多柄飞剑自远方而来,浩浩荡荡遮天蔽月,宛若垂天之幕,数之不尽。

  这段时日作为修行界盛事的升仙大会正在江城举办,城中本就荟萃了修行界许多修士前来观礼。

  而世间百器,本就以“剑”为祖!

  上古妖兽为尊的洪荒纪元中,那位带领人族走出黑暗纪元屹立于万族之巅的圣人,当年穷尽先贤之力,耗费十年光阴,所打造出的人族第一把神兵,变为剑!

  这一剑,为人族斩碎了黑暗纪元,开辟出了一个光明的新时代!

  因此,在华夏这片大地瑰丽灿烂的悠久传承中,剑这一兵器,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许多修士对此也心向往之。

  若天下修士十分,那以剑为兵器者就至少占据七分!

  就像是身为道盟盟主的朝赏月,所使用的象征着盟主身份与权利的兵器,也是一柄自远古流传下的无上道器,儒家流派的君子剑。

  而这柄君子剑,此时也离开了身为主人的朝赏月,朝着剑主而去,心甘情愿供之驱使。

  “赏月老儿,你这货绝逼是故意对不对?”

  站在朝赏月身为的妖盟盟主老冤家浑天妖圣,粗声粗气地开口问道。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啊听不懂!”朝赏月装傻充愣道。

  “若是别人守不住本命佩剑我信,但是赏月老儿你守不住这柄君子剑,我一百万个不相信。道盟既然能够在明面上压住四大世家,压箱子的手段可不少吧,赏月老儿你若是想守,这柄君子剑绝对能够守住,可是你却故意将之送走了,并且还在剑中灌注了你们儒家传承的浩然正气,作为另一个隐藏杀招!”

  “今天的风儿真是有些喧嚣啊!”

  朝赏月抬头望天,如是感慨着,总之就是对于老冤家的问题避而不答。

  “要不怎么说你们这些读书人,心肠焉儿坏呢,自己不敢与那三个老家伙直接撕破脸皮,就用这种办法去对付他们,真是满肚子小鸡小肠。”

  浑天妖圣在一旁嘀咕着,没上过学读过太多书的他,估计想说小肚鸡肠,结果忘了这个成语,就随口说成了小鸡小肠。

  嘛,反正意思到了就行!

  而在一旁屋顶上寻找时机的白玄,见到这宛若万剑朝拜君王的场景,不禁激动地眼眶通红,落下泪来。

  此时剑主手持斩天剑的风采,让它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主人手持此剑号令世间的身姿。

  对于这柄剑号令世间万剑,白玄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反而觉得理应如此。

  因为这是主人曾经倾尽一切所铸之剑,主人为世间君王,那此剑自然应为剑中帝王。

  手持斩天之剑,如同帝王号令世间万剑的剑主,目光漠然望着已经临近的三位大敌,举剑相对,冷声道:

  “吾有一剑,可斩世间!”

  

章节目录

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千杯不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杯不念并收藏我的前世大有问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