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涛!你他娘的给我闭嘴!”

  马国强彻底怒了,火冒三丈,当然是逮着谁骂谁。他被向来被他瞧不起的白勇强给比下去了,这让马国强很受伤。

  窦涛挨了骂,也还是笑咪咪的,接着说道:“领导,消消气嘛,咱们换个地儿,保证不比这儿的差!”

  “窦涛啊,你他娘的眼瞎啊!”

  马国强指了指停车场那些豪车,还有那些一看车牌号就是大领导的专车的车子。

  “你上哪儿去找比这儿更有档次的饭店?”

  林原这个地方没有比百味楼更有档次的饭店,百味楼也是林原地区最能显示身份的饭店。

  白勇强进去了,他没能进去,这让马国强心里很是难平衡。更可气的是,刚才在门口的时候,白勇强居然一句话也没说,仅仅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马国强看来,那是对他深深的鄙视。

  马国强的心胸很是狭隘,这件事足够让他暴跳如雷的了。窦涛就倒霉了,一路上被马国强骂的狗血淋头。

  ……

  江小白三人刚进包厢,黄有为后脚就到了。

  “老弟啊,怎么也不提早打声招呼,我好事先准备一下,给你把最好的包厢空出来啊。”

  江小白道:“黄哥,咱们兄弟就不用客气了。这是我女朋友,这位是我女朋友的父亲。”

  江小白介绍了一下白勇强父女,黄有为是个聪明人,立马和白勇强握了握手。

  “我就跟着小白叫您一声叔叔!我是百味楼的总厨黄有为,是小白的哥们!叔叔,您在这儿好好坐着,今晚您来了,我亲自整几个拿手菜招待您!”

  黄有为也不废话,说完就去厨房了。

  白勇强到现在也没问过江小白的身份,看他年纪不大,能量倒是挺大的,心想难不成女儿交了个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他对这两种人都没有什么好感。

  “那个,小白,你坐。”

  白勇强清了清嗓子,道:“我有几句话要问你。”

  江小白道:“叔叔,您说吧。”

  “家里是做什么的?”白勇强也不拐外抹角,直截了当地问道。

  江小白道:“我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从未见过我父母,是我爷爷抚养我长大的,不过我爷爷前年过世了。”

  白勇强的脸上浮现出了愕然的表情,没想到江小白竟有如此凄惨的身世。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戳你伤口的。”

  白勇强道了歉,但心里更加疑惑,一个孤儿怎么可能十几岁就有那么大的成就呢?

  “小白啊,年轻人最重要的是诚实,你没骗我吧?”白勇强根本不相信江小白的话。

  江小白道:“叔叔,我绝对没有骗你一句!您或许会奇怪我一个孤儿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成就,原因很简单,我结识了不少好朋友。这些人都是蛮有能量的,在林原地区都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在这么多贵人的帮衬下,我江小白才有今天。”

  “那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呢?”白勇强刨根问底地问道,事关宝贝女儿的幸福,他只好这样。

  江小白道:“叔叔,实不相瞒,我爷爷传给了我一点皮毛医术,我正是通过那点手段结实了很多大人物。”

  “爸爸,小白没有骗你。”白慧儿道:“上次我摔了一跤,疼得不得了,后来他给我揉揉就好了,一点药都没用。”

  怕父亲担心,白慧儿没敢告诉父亲她被室友打了的事,所以编了个谎言,说是自己摔了一跤。

  得知江小白会医术,白勇强半信半疑,有意考考江小白,道:“小子,你给我看看,看看我身体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会号脉吗?”

  “不需要。”

  江小白笑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和叔叔不是刚见面,这两天下来,我观察你的气色,对您身体的情况也就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说说看。”白勇强道。

  江小白道:“首先您的肝脏不太好,所以您的面色看上去有些灰暗。肝脏是咱们人体的解毒器官,您应该考虑考虑保肝护肝了。另外,你的睡眠也不太好。照我估计,您每天夜里能睡五个小时就不错的了。”

  这还真让江小白给说准了,上次学校组织体检,他就被查出来肝脏不太好。这也难怪,他常熬夜写材料,又爱喝酒,肝脏不好很正常。

  至于睡眠问题,白勇强一直是个郁郁不得志的人,工作干得很不开心,导致他经常情绪不佳,晚上睡不着。常常夜里十一点睡觉,但是林晨三四点就醒了。

  “叔叔,气大伤身啊!心态平和最重要。”江小白道:“您这个年级了,该享受享受了。”

  “这小子居然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白勇强心里大吃一惊,心想看来这小子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小白啊,那你现在主要做什么呢?”白勇强问道。

  江小白道:“我在农村长大,所以有点能力之后也还是忘不了农村。我的产业现在集中在农村,搞水产养殖和药草种植。”

  白勇强点点头,道:“不忘本,不忘根,这是好事啊。农村天地广阔,希望你能大有作为。”

  “谢谢叔叔的鼓励,我一定铭记在心!”江小白道。

  菜上来之后,三人便吃了起来。白勇强对百味楼的菜赞不绝口,他今天很高兴,情绪颇佳,一个人喝了有半斤白酒。

  吃了晚饭之后,江小白把白勇强送回了鑫隆酒店。回到房间,窦涛正躺在床上看电视。

  “老白,你今天可是把我给坑惨了。”窦涛一看到白勇强就开始倒苦水,他被马国强骂得不轻。

  白勇强可不像听他啰嗦,倒头就睡。晚上喝了半斤白的,就想睡觉。

  江小白把窦涛给叫了出来,站在门外的走廊上。

  “窦老师,你好,白勇强是我未来的老丈杆子,麻烦你转告一下你的领导,无论是在这里还是回到学校,他如果再敢对我老丈杆子不敬,我江小白绝对有办法叫他下台。下台算是轻的,弄得我不高兴,叫他身败名裂,锒铛入狱!”

  江小白点上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冲着窦涛吐了口浓烟。

  “这不是吓唬人,这是威胁!明明白白的威胁!”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