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了,别打了,我快被你们打死了。”

  高义满脸是血,鼻子都被打歪了,倒在地上无力地痛吟着。

  “钱到底是给还是不给?”林勇冷声道。

  “我给,我给。”

  命和钱到底哪个重要,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还是命重要。高义有钱,五百万对他而言虽然说不少,但还没有到了拿不出来的地步。

  “我需要一点时间,家里暂时没有那么多的现金。”高义有别的心思,他还想着玩点手段。

  “我没说要现金。”

  林勇冷冷一笑,丢下一个账号给高义,“现在、马上,就给我把钱转到这个户头上去!”

  高义看着地上的纸条发呆,这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林勇的声音再度从上方传来,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办不妥当,我先切你一只手!

  “别,别……”

  高义已经怕了,这伙人什么都敢做,说要他一只手,那绝对不是恐吓他。

  高义心想转就转了吧,反正通过户头转账,到最后他还是可以追回来的,还能查到这伙人的身份,便于他日后复仇。

  他哪知道林勇给他的户头根本就是一个黑户头,专门用来洗黑钱用的。钱一旦进入了这个而户头,便如石沉大海,无影无踪,想要追查到,除非他有能耐动用各国的国际刑警和国际金融组织联手。说破天去,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学校长而已,想要找回这笔钱,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高义把钱转到了林勇指定的户头来,林勇看了一眼手机,实时到账,他已经收到了钱。

  “很乖嘛。”

  林勇看向江小白,钱到手了,他不知道江小白的下一步要做什么。

  “把这个女人带到楼上去!”江小白吩咐道。

  一名壮汉抓住白婕的头发,拉着他上了楼梯,白婕疼的“哇哇”乱叫。江小白跟了上去,把白婕和他自己关在了一间房里。

  “大哥,别杀我,千万别杀我。你要是看上了我,那就来吧。大哥,求你了,别杀我,我一定会让你快活的。来吧。”

  白婕蜷缩在房间的一角,吓得浑身发抖,面色苍白。她以为江小白看上了她,才把她给带到了楼上来。其实不然,她这种货色,江小白一万个看不上。

  “有个问题,我要问你。听说你以前有过男人,风神俊雅,比高义那矮矬样不知要好了多少倍。你能告诉我,你到底看上了高义什么吗?”江小白问道。

  “大哥,其实你搞错了,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就被高义搞到手了。那个时候我和我前夫还没有交往。后来,高义跟我说,让我找个老实人嫁了,这样便于掩人耳目,所以我就找了我前夫。谁知道他人老实,但是脾气刚强。有一天他在上课,高义到我家里来,正和我在那边瞎搞,他突然回来了。后来我才知道,是他把英语听力的磁带给忘在了家里。高义吓坏了,当时就跑了。我跟我前夫说是高义强bao了我。我前夫气坏了,扬言要去公安局报案,要让高义身败名裂。高义让我先稳住他,然后先下手为强,通过栽赃陷害的手段把我前夫送进了大狱。在我前夫进去坐牢的第三年,我托律师去找过他,和他签了离婚协议。”

  原来这三人的混乱关系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历史,江小白心想看来他真的是小瞧了这女人了。他原本以为这女人是在高义长期的yin威下渐渐屈服了,慢慢变了个人,原来她至始至终只是这样的一个烂货,而可怜的秀才,从一开始就是个别人利用的棋子而已。

  “过来。”

  江小白往床上一坐,招了招手。

  白婕跪在地上,从房间的角落里跪爬到江小白的身旁。她的心里有很多想法,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平安地度过这一劫。她以为江小白看上了她的色,所以在江小白面前搔首弄姿,做出各种妩媚诱惑的肢体动作。

  江小白抬起手,抚摸着白婕的面庞,他的眼神里含着笑,不过却在瞬间消失。

  白婕只觉一股暗劲涌入脑海,整个人顿时便像是被拔了电源的电脑,停止了运作,倒在了地上。

  “你凭姿色生活,那我就毁了你的姿色。秀才为你做了六年牢,你付出点代价出来,理所应当。”

  阴阳二气在方才的一刹那涌入了白婕的脑海之中,直接将她击晕。江小白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尖刀,他用手中的尖刀在白婕的脸上留下了“贱妇”两个字。

  当他离开房间的时候,刀尖还在滴血。

  下了楼,高义看到了江小白手上还在滴血的尖刀,吓得顿时就尿了,他以为江小白杀了白婕,心想自己也活不成了。

  “老弟,这厮怎么处理?”林勇问道。

  江小白瞄了一眼高义的下身,林勇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嘿嘿笑了笑。

  “MD!这厮居然吓尿了!骚死我了!”

  林勇捂着鼻子,道:“来来来,你们几个过来,阉了这家伙。”

  “不!”

  高义猛然站了起来,发疯似的想往外跑,却被林勇一脚踹断了腿。几个大汉冲上前去,用胶布封了他的嘴,然后把他死死按在地上。另外一人手脚麻利,手起刀落,便切了高义的子孙根。

  高义的眼睛猛然瞪圆,嘴巴被封住,声音发不出来,疼得立时就晕了过去。

  “撤!”

  几人迅速地撤离了现场,没有留下一丁点蛛丝马迹。林勇带来的这几位全都是干这活的老手。

  回到车上,江小白什么也没说。

  褚秀才一直低着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打破了沉默,问道:“你们把他们怎么了?”

  “没怎么,你被他们害得坐了六年牢,我就是跟他们算一下六年的时光值多少钱,管他们要了一些钱而已。”

  江小白不愿意告诉褚秀才事情,担心褚秀才再次受到伤害。褚秀才和白婕毕竟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若是告诉他就连那段美好而短暂的回忆都是假的,那褚秀才的世界怕是要天崩地陷。

  (第五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