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玉朝咬牙冷笑道:“背叛我的人,当然要让她长长生不如死的滋味!”

  江小白目光一寒,便要宰了铁玉朝。

  “别杀他!”

  绫罗张口惊呼:“门主一死,解药就没了,百花门所有门人都将在白花毒的折磨之中痛苦地死去。香芸姐也难逃一死!”

  真正有能耐的人,能以自己的德行服人,身边会聚集一帮心甘情愿为其驱驰之人。

  铁玉朝这样的便属于无能之辈,只能以毒药来控制下属,迫使下属们不敢反抗。这种做法很下作。

  “杀了他!”

  虚弱的梅香芸开了口,“不要让他再祸害更多的人了。”

  “香芸姐,不能杀啊!门主死了,你身上的白花毒怎么办?”绫罗急的都快哭了。

  江小白也是犹豫不决,他暂时并没有把握研制出克制白花毒的解药,所以还不敢对铁玉朝下手。

  “先离开这里再说吧!”江小白沉声道:“我要把这家伙关起来,逼他交出白花毒的解药配方!”

  绫罗扶着虚弱的梅香芸跟在江小白的身后,江小白的匕首就放在铁玉朝的脖子上,挟持着铁玉朝从通道之中上了来。

  刚一上来,便见铁玉朝的房中已经站满了百花门的门徒,清一色的靓丽女子。

  “门主!”

  众女见到铁玉朝,全都失声惊呼。

  “梅香芸!你真是胆大妄为,竟敢挟持伤害门主!”

  其中一个年级看上去稍微大一点的黑衣女子站了出来,目光冰冷,抽出腰间长剑,指着梅香芸,一脸的杀气。

  江小白冷声道:“老虔婆,你动一下试试。你敢动一下,我就在你们门主身上来一刀!”

  黑衣女子气得跺了跺脚,只好放下手中长剑。

  “梅香芸,挟持门主那是死罪!你赶紧让这小子放了门主,然后跪地祈饶,乞求门主原谅你!或许门主宽宏大量,还能留你一条生路。”

  “绫罗,你松开我!”

  虚弱的梅香芸推开了扶着她的绫罗,费力地迈步上前,抬起她的双手,冷笑道:“都看到了!我这双手上的黑斑为何而出现,我想各位心里都有数!他!”

  梅香芸指着铁玉朝,脸上浮现出无比痛恨的神情。

  “就是这个不男不女的二刈子!用他的白花毒控制了我,也控制了你们所有人!在场的各位,你们谁能对天发誓,你们心里对铁玉朝没有恨意!我替你们说了吧,白花毒让你们只得受制于他,失去了自由,动辄还要受到他的百般****折磨!每到白花毒发作之时,你们多少人要向他摇尾乞怜!”

  众女低声不语,有的已经低下了头。

  “梅香芸,休在这里妖言惑众!”

  方才那喊打喊杀的黑衣女子再度举起了手中长剑,指着梅香芸,一副要将她杀之而后快的神情。

  梅香芸冷声一笑,转过身去,将整个后背完全暴露在黑衣女子的剑下。

  “你们水想杀我就杀了我吧!”

  她看着铁玉朝那双仍在流血的双手,大笑一声。

  “门主啊门主,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双手被废,花雨针在于使不出来了吧!当然了,你还有白花毒,依然可以通过白花毒奴役这些姐妹们,你依然可以过着人上人的生活。”

  铁玉朝咧嘴一笑,“梅香芸,没想到你这么有种,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你说的没错!你们这些贱货,就是供我奴役的!有种你就杀了我,杀了我啊!只要我一死,你们这些贱婢就得通通死掉!”

  铁玉朝丝毫不避讳对众女的鄙视,一口一个“贱货”,在他看来,这些女门徒不过是他的工具,为他赚钱,供他奴役取乐。

  “很好!”

  梅香芸早已受够了这种日子,让她寒心的是,她为百花门付出了太多太多,而铁玉朝却始终不曾相信她,在江小白略施小计的情况下便对她产生了怀疑,拘禁了她,并对她实行了惨无人道的惩罚。

  种种因素堆积在一起,梅香芸终于爆发了,她受够了这种日子,宁愿死了,也不愿意再被任何人奴役控制。

  “江小白,没想到来救我的人竟然会是你!”

  江小白的心思梅香芸根本不知道,她两次三番对江小白出手,在自己陷入危难之际,竟是这个小男人出手相救,端的是不可思议。

  “你的恩情,我怕是没办法报答了,只能对你道一声‘谢谢’!”

  梅香芸的脸上浮现出了轻松愉悦的笑容,江小白见她如此,立时便是皱起了眉头,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就在梅香芸的笑容消失之际,她猛然转身,虚弱的她竟迸发出了不可思议的速度,一掌拍在了身后那黑衣女子的身上,夺下了那黑衣女子手中的长剑,随后剑光一闪。

  铁玉朝的眼睛陡然睁圆,瞳孔放大,喉中发出“嗬嗬”的声音。转瞬之间,便见铁玉朝的脖子上突然喷出了一道血线,随后鲜血便是喷洒而出。

  “江小白,再见了!”

  梅香芸举剑自刎,就在此时,江小白手中的匕首激射而出,击中剑身,将梅香芸手中的长剑震落在地。

  与此同时,绫罗迅速冲了上去,抱住了梅香芸,不让梅香芸做傻事。

  “香芸姐,你何必要自寻短路啊!”

  “门主死了,门主死了……”

  众女一个个像是天塌地陷了似的,茫然不知所措。他们首先想到的是铁玉朝死了,便再也没有了白花毒的解药,她们都要在痛苦的折磨中慢慢死去。

  “梅香芸,你不想活了,也不让我们活了嘛!”众女齐声指责。

  梅香芸冷声道:“这样的活法有意思吗?还不如死了痛快。”

  众女依旧是不依不饶,江小白挺身而出,拦在她们面前。

  “你们这些傻女人!你们看清楚了谁才是你们的仇人?是梅香芸给你们种了白花毒吗?还是她奴役的你们?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要找的人是他!”

  江小白指着倒在地上的铁玉朝的尸体。

  众女沉默着看着那倒在血泊之中的不男不女的二刈子,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冲了出去在铁玉朝的身上砍了起来,后来其他人也都跟着上了,百花门门主铁玉朝死无全尸,被他曾奴役的门徒们乱刃粉了尸。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