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疾驰,赶到卫校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钟了。赖晓霞挽着父亲赖长清的手站在学校大门口的寒风中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江小白停好了车,下了车来,笑道:“不好意思,是我迟到了,今晚我来请客。”

  “哟,你现在可真成了大款了啊!”

  赖晓霞来省城上学的时候江小白还是个穷小子,短短数月的时间,江小白就已经成为了大老板,这还真是她没想到的事情。看着眼前的江小白,赖晓霞深深地陷入了自卑之中。她心想江小白穷困潦倒的时候都已经对她爱答不理的,现在的江小白又怎么会看上她呢?

  “饿了吧,咱们吃饭去吧。晓霞,这地方你熟悉,告诉我这附近哪里有好吃的馆子,你带我们过去吧。”江小白道。

  “跟我走吧,咱们吃火锅去。这大冷的天,最适合吃火锅。”赖晓霞走在前面带路。

  学校附近有好些饭店,不过并不上档次。这家火锅店算是学校周围比较上档次的饭店了。

  进去之后,里面的人可不少,基本上全都是附近的学生。这附近除了卫校之外,还有其他几个高职院校,所以人气很旺,光学生就有好几万人。

  三人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赖长清搓了搓手,笑道:“还是这里头暖和,外面冷死了,我这手都快被冻僵了。”

  江小白和赖晓霞点了餐,很快火锅店的服务员便把他们的汤底和涮菜给送了过来。

  汤底很快就沸腾了,江小白和赖晓霞忙着把涮菜往里面放。

  “小白,我听我爸说你现在在村里办了企业。这我毕业之后要是找不着工作,能到你那儿混口饭吃吗?”赖晓霞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江小白笑道:“你个大学生到了我那里,你要是不觉得屈才,我肯定举双手欢迎你。”

  “举双手那是投降!”赖晓霞道:“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啊,现在大学生遍地走,多如狗,毕了业就失业,这是常态。”

  江小白道:“你不会实业。到时候你毕业之后,无论是省城还是咱们林原市里,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把有办法把你送进大医院里,做个白衣天使。”

  “真的?”赖晓霞问道。

  “当然!”江小白道:“这点忙我还是愿意帮的。”

  “那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啊?”赖晓霞笑问道。

  江小白道:“那是因为你以前对我好啊。晓霞,有好些事情我可真是忘不了啊。我记得有一次,你把家里刚烙好的馅饼偷出来给我吃,放在衣服里,你的肚皮都被烫红了。”

  “亏你还记得我对你的好!说明你还有点良心!”赖晓霞眼圈微红,有些事情似乎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虽然发生也不算太久。她有种感觉,和江小白再也回不到从前那样了。他们都已经不是从前那个的傻村姑和穷小子。

  “我当然记得!”江小白一脸严肃地看着赖晓霞,“所以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帮助,我都不会推辞!”

  “有你这句话就足够了。”赖晓霞的眼泪流了下来,她迅速地擦了一下眼泪,笑道:“这火锅的热气真呛人,呛得我眼泪都下来了。”

  “晓霞,”江小白转移了话题,“来到大城市了,有没有遇上特别优秀的小伙子啊?”

  赖晓霞摇头笑道:“我们是卫校啊,学校里除了男老师之外,基本上见不到雄性动物,你说我上哪儿找去?”

  “丫头,最好别再学校里搞对象,等毕了业再谈也不迟。”赖长清还是想把女儿嫁给江小白,所以不希望女儿和别的男生谈恋爱。

  “老赖,晓霞都那么大的人了,你不应该干涉她的恋爱自由。”江小白笑道。

  “唉,你是不知道,这当爹的就怕女儿跟别的小崽子跑了。”赖长清叹声道。

  三人边吃边聊,气氛融洽。

  就在他们快要吃完的时候,邻桌几个醉鬼站了起来,其中一个或许是酒喝得太多了,脚一软就倒了下来,一只手恰好落在了赖晓霞的大腿上。

  “你干什么啊!”

  赖晓霞立马把那人的手拿开了。

  “哎哟小sao货,你嚷什么嚷!”

  这几人根本没有喝醉,而是假装醉酒,就想惹事。他们其实早就瞄上赖晓霞了,就想找机会揩油。

  “哥几个喝了不少酒啊,大门在那儿,不要走错了。”江小白抬手指着火锅店的大门。

  “你TM是谁啊?老子不知道大门在哪儿吗?”

  一个小青年操起桌上的酒瓶就往江小白的脑袋上砸,吓得赖晓霞捂住了眼睛。

  江小白就坐在那里,出手如电,那人根本不知道手里的酒瓶怎么就没了,下一瞬,酒瓶已经在他的脑袋上爆开了。

  “啊——”

  一声惨叫,那人顿时就捂着脑袋蹲了下去。

  其余的几个人一看动了手,纷纷挥着拳头朝江小白身上招呼。江小白出手如电,收拾这几个小混混就如切瓜砍菜般轻松,很快就把他们给揍跑了。

  等到赖晓霞再次睁开眼来的时候,那些小混混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丫头,你没事吧?”赖长清担忧着女儿。

  “我没事。”赖晓霞则是关心着江小白,一脸紧张地看着他,“小白,你没事吧?”

  “我没事。好了,吃好了吧,我送你回去。”

  江小白起身去结了账。

  回去的路上,赖长清道:“小白,刚才你不该出手的。丫头以后还要在这片读书,他们万一要是盯上了我家晓霞,经常骚扰她怎么办?”

  “爸!”

  赖晓霞跺了跺脚,为江小白辩解,“小白做的没错,他们欺软怕硬,刚才要是小白什么都没做,以后他们就知道我好欺负,指不定怎么欺负我呢。”

  父女俩意见不同,拌了几句嘴。

  “好了,老赖,你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不过你放心,我敢保证晓霞一定是安全的。”江小白打算给萧奇打个电话,让萧奇警告一下那几个混蛋。

  “小白,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啊!你可一定要办好啊!”赖长清很紧张,生怕他的宝贝女儿有什么危险。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