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平的叫骂声终于停歇了,因为江小白已经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他把银针放回了欧阳平带来的医药箱里,然后抽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黑血。他脸上的黑血都是从顾九峰的脑颅内飙出来的。

  扣住顾九峰的手腕,大约半分钟之后,江小白便松开了顾九峰的手腕。他的脑门上有一些汗,虽然刚才施针仅仅用了几秒钟,但是却耗费了他极大的真元,因为干这事太需要全神贯注了。

  “老东西,消停了是吧,我完事了。你可以接着骂。”江小白朝着欧阳平一笑。

  欧阳平已经失去了骂人的兴趣,迅速走上前来,为顾九峰做检查。他也和江小白一样,扣住顾九峰的手腕,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随即脸上便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顾九峰的脉搏正在从虚弱变得有力,这证明他的生命力正在复苏!

  “不可能啊……”

  欧阳平至今还不敢相信江小白真能有救活顾九峰的本事,但是铁一般的事实却让他不得不相信。

  其实,江小白刚才扣住顾九峰的脉搏,除了为他检查脉搏之外,也在向顾九峰的体内输入阴阳二气。人的生命离不开气,存在于体内的阴阳二气是维持生命的重要元素。阴阳和谐,则身强体健;阴阳失衡,则杂病缠身。

  顾九峰的脉搏能够迅速地变得有力,和江小白给他输入的阴阳二气有很大的关联。江小白先是查探了一下他体内阴阳二气的情况,然后损有余而补不足,使得顾九峰体内的阴阳二气变得和谐,顾九峰的身体恢复起来自然就会更快。

  “怎么样啊老东西?小爷我的本事还可以吧?”江小白笑道。

  “你刚才施针的方法叫什么?”欧阳平回头看着江小白。

  此刻江小白正坐在房间里的太师椅上,手里端着顾九峰平时用的茶碗,正在吹着茶碗里的热气。

  “我干嘛要告诉你?”

  欧阳平被江小白一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了,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以他在医学界的地位,能问江小白问问题,在任何人看来那都算是不耻下问了,居然遭到了江小白的白眼。

  “老东西,你该去通知他们进来了。我想马上老爷子就该醒了。”江小白笑道。

  欧阳平这才迅速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怎么样啊欧阳老先生?”

  顾伟民开口问道,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欧阳平。

  “你们自己进来看吧。”

  欧阳平的老脸有些挂不住了,毕竟他说回天乏术的病人被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给治好了,他的脸上当然无光。

  众人立即一窝蜂走了进去,他们刚围着病床站好,顾九峰的眼睛便再度睁开了,只不过这一次和上次不同,这一次顾九峰的瞳孔之中有了光泽。

  “爷爷……”

  顾惜握紧顾九峰枯瘦的老手。

  “惜……”

  顾九峰居然发出了声音,能叫出顾惜的名字了,这太让人意外了。

  “那小子……做到了!”

  顾伟民激动得落了泪,父亲一只脚踏进鬼门关又回来了,这是何等的大喜事啊!

  他扭头去看江小白,却见那张太师椅上已经没了人,连桌上的紫砂壶也不见了。

  杜国春父子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们其实都希望老爷子翘辫子,今晚原本是来看热闹来的,哪知道顾九峰居然死而复生。

  ……

  江小白手里握着紫砂壶,口中叼着壶嘴,边走边吸。里面人多,一会儿又是哭又是笑的,他肯定受不了,就出来透口气。

  不知不觉,来到了顾家的后院。这么晚了,还有个老人在扫着地上的落叶。这老人身上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军装,衣服已经很旧,打满了补丁。

  “嘿,老头,这么晚了扫地!你是吃饱了撑的吧!”

  “我睡不着。”

  老头抬起头,目光停留在了江小白手上的紫砂壶上,原本浑浊的双眸突然精光暴闪,射出了凌厉的目光。

  “小子,那不是你用的东西,赶紧还回去!”

  江小白笑道:“不就是个茶壶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渴了,借来喝口水,一会儿喝完了就还回去。”

  老头手中的扫帚突然扫向了江小白的小腿,扫帚带起的劲风卷起了地上的落叶,那些落叶围绕着江小白的小腿旋转飘荡。

  江小白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即便是他的速度很快,小腿依然感觉有些痛感,应该是被扫帚给扫到了。

  老头子深藏不露!没想到在顾家的后院里竟然还藏着个高手。

  江小白在一看,这老头居然只有一条胳膊,右臂的袖管空荡荡的,握着扫帚的,正是他仅存的那只手。

  “别动手。”

  江小白道:“老头儿,我不想欺负你,尤其你还是个残疾。”

  “小子,我年轻的时候用手枪可以击中百米之外的苍蝇。当年在战场上,我一天之内最多杀过三十二个敌人!你说你欺负我,别以为我少了一只手,别以为我老了就打不过你,你大可以试一试!”

  这个扫院子的老头可不是一般人,那是连顾伟民都要敬他十分的人。顾九峰曾经是个军人,而这位就是他的贴身警卫员,是个极厉害的角色,战功显赫,立过很多军工。他得到的勋章足够把他的前胸和后背都挂满的。

  后来他失去了右臂,顾九峰为了照顾他,把他接到了家里,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他从十八岁那年就跟着顾九峰,把一辈子都奉献给了顾九峰。今晚,他没有出现在顾九峰的房间里,他不愿意看到老司令离去。他的心情就像是这一地被风席卷的落叶似的那么凌乱。

  “你手上的紫砂壶你可知道它的来历吗?”独臂老人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

  “他的上一个主人可是个大人物,是位国军的高级将领,曾经不可一世,不过最后却败在了当年还是团长的我的司令的手上。从此以后,他的紫砂茶壶便伴随着我的司令。这个东西你根本不配碰他,还回去吧年轻人!”独臂老人叹息道。

  (第一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