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间,于洋原本古井不波的平静内心突然泛起了丝丝的涟漪,在见到江小白之后,心里莫名地有种喜悦。

  “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让你回去的吗!”

  于洋拖着行李箱走到江小白的跟前,依旧是板着一张脸,或许这就是她为掩饰内心的喜悦而故意做出来的吧。

  “等你啊,说好的一块吃晚饭的。”江小白道。

  于洋道:“这个点还吃什么晚饭啊,吃夜宵都有点嫌晚了。”

  江小白笑道:“好饭不怕晚,莫说是等你几个钟头了,就是等你几天,也算不得什么。”

  “油嘴滑舌!等我几天不吃饭,我早饿死了。”于洋轻笑道。

  “走吧。”江小白拉过她的行李箱,于洋倒是没有阻止他,这似乎有点不太符合她的行事作风,从来做事不愿意让别人帮忙,尤其是男人帮忙的她居然让江小白拉走了她的行李箱。

  从火车站出来的这一路上,于洋就这样拎着小包默默地跟在江小白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

  上了车之后,江小白道:“有没有特别想吃的饭店?我带你去。”

  “随你安排吧。”于洋道。

  江小白道:“那好吧,这个店大多数饭店都打烊了,我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吧。”

  “嗯。”于洋轻声回应着。

  车子开到鸿星酒店的附近,江小白找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饭店停了下来,带着于洋进去吃了一顿羊肉火锅。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离开了饭店,江小白开车送于洋去酒店的房间。到了酒店,于洋才跟江小白聊起和芮信的事情。

  “江小白,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在不征求任何人的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做主呢?芮信这件事上面,你以为你是帮了我吗?如果没有你的从中搅合,我最多是损失一些财产,但是现在因为你从中作梗,给我惹来的麻烦更大了!”

  江小白笑问道:“于洋,你倒是说清楚啊,我到底给你添什么麻烦了?”

  于洋叹了口气,道:“现在芮信不想和我离婚了,一心想着和我破镜重圆,你说着难道不是麻烦吗?”

  江小白笑道:“那好啊,你们继续过下去好了。”

  “我绝对不会再跟他和好了。”于洋道:“那样的男人让我感到恶心。”

  “既然你都做了决定了,那就跟他离了好了,能有什么麻烦?”江小白道:“如果他不愿意离婚,你可以去法院起诉他,我手上有很多他出轨赵艳的证据。”

  “你把这件事想得太简单了。”于洋摇头轻叹一声:“离婚并不困难,难的是离婚以后那个人会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到时候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江小白这才明白于洋在担心什么。

  “你放心,我绝对会让他不再打扰你。”

  “你又想干什么!”于洋急得直跺脚,她已经觉得江小白给她添加的麻烦够多的了。

  “这些不需要你操心,你只需要看结果。”江小白道。

  于洋叹了口气,问道:“江小白,我问你,你做的这些到底有什么意图?”

  “只是单纯地想要帮帮你,全世界有几十亿人,茫茫人海之中,认识里也算是一种缘分。”江小白抽出一根烟来塞进嘴里,点燃后吸了起来。

  于洋沉默在那里,她感觉到了江小白的真诚。这么多年来,没有几个人真心帮过她。职场如战场,这些年她感受到的只有明枪暗箭以及防不胜防,所以她没有几个真正可以交心的朋友。

  “于洋,我为我做的向你道歉。我的出发点并不是为了给你制造麻烦,相信我,作为一个朋友,我只想帮帮你。作为一个女人,你活得很不容易。”

  语罢,江小白便转身离开了于洋的房间。

  于洋一个人站在房间里,许久之后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她的脑海里全部都是江小白离开时的那落寞的身影。

  于洋意识到自己并不该那么对待江小白,江小白只是为了帮她而已,而且未来会怎样,谁也无法预料,或许离了婚以后,芮信并不会纠缠着她。

  于洋拿起了手机,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给江小白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拨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于洋不知道江小白会不会接这个电话,她心想这个时候,江小白应该是已经睡着了。

  但是电话在“嘟嘟”几声之后就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江小白的声音。于洋从声音里可以听得出来他并没有睡觉。

  “你还没睡吗?”

  “没有。”江小白道。

  “那你在干什么啊?”于洋问道。

  “想你啊。”江小白笑道。

  “我们可以见个面吗?”于洋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这句话。

  “我一会儿就到。”

  挂了电话,不到二十分钟,于洋便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这敲门声让于洋莫名地紧张了起来,她的心里或许还有几丝期待。于洋就站在门后,不过却并没有立即打开了门。

  她不知道开门之后该如何面对江小白,在听到江小白说在想她的时候,于洋的一颗心就乱了。

  “于洋,我知道你就在门后。听我说,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那么我可以回去。不用担心,我不会生气的。好了,你刚出差回来,早点休息吧。”

  语罢,江小白便准备离开。

  他还没迈开步子,于洋便打开了门,红着脸低着头。

  “我可以进来吗?”江小白傻不愣登地问道。

  “嗯。”于洋声若蚊呐。

  进入了房间,江小白随手就关上了房门。进来之后,他可就不会再犯傻了。于洋能把门打开,那就证明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江小白抱住了于洋,他的双手就放在于洋腰上。于洋依旧是低着头,羞臊得不敢抬起头来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勾住余洋的下巴,抬起了于洋的头,没有任何言语,就这么吻了上去。

  于洋和那些没有经验的小女生不同,她很快就和江小白“唇枪舌剑”起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