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先生可真是热情啊,看来我们家孝介跟江先生很有缘呢,一见面就握手握的那么热情,都不舍得分开了似的。”

  山本夫人的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她并未瞧出这其中暗藏玄机。她的儿子山本孝介此刻正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

  山本孝介恨不得痛吼出声,但是为了保全面子,他只有忍耐着剧痛,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依旧是面带微笑,只不过那笑容已经显得有些僵硬。

  顾惜心里偷笑,她冰雪聪明,岂会不知山本孝介的心思。美丽如她,像山本孝介这样的登徒浪子她见的多了。

  “你们两个还真是相见恨晚啊,好了好了,松开吧。”

  最后,还是顾惜替山本孝介解了围。江小白一松手,山本孝介顿时如释重负,他的右手已经红肿麻痹,赶紧把右手给藏了起来。山本孝介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中国偏僻的小山村,他居然遇到了厉害的角色。

  “他只不过是力气大一些罢了。是啊,这些常年干农活的粗人,怎么可能力气小呢。真要是和我战斗,我一刀就能斩下他的头颅。”

  山本孝介在心里自我安慰起来。

  “江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上次一别,老朽甚是想念啊。”老山本眉目含笑。

  “山本,你好啊,身子骨没啥问题啊?”江小白笑道。

  “多谢关心,老朽还算是硬朗。”山本一郎笑道。

  赵冠杰道:“山本先生,请吧,让顾村长带着您和您的家人在我们南湾村走一走瞧一瞧。”

  “那就麻烦顾村长了。”山本一郎夫妇连忙向顾惜鞠躬,只有山本孝介挺直腰杆,昂首看着天空,谁也不鸟。

  “请吧山本先生、山本夫人。”

  顾惜在前方带路,领着山本一家人在南湾村参观了一周。南湾村有山有水,不过此时正值深秋,所以不是村里风光最佳的时候。当然了,山本一行人来到这里,也绝非为了看风景来的。

  参观完村子之后,一行人来到了村委会。在赵冠杰的主持下,南湾村代表们和远道而来的日本友人进行了友好的讨论和交流,气氛十分融洽。

  这些南湾村代表其实并不是村里人,而是上面安排的,说起话来尽是一些中日友好之类的官方语言。整个讨论会下来,这伙人唯一干的事就是把日本人的臭脚给捧了又捧。

  讨论会没开几分钟,江小白就受不了了,离开了会场,到门外去抽烟。

  会议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会议结束,天也已经黑了。

  赵冠杰道:“山本先生,村民们知道你要来,特意为您一家人准备了农家特色的菜肴,还请您和您的家人品鉴一二。”

  “中华美食是我最喜欢吃的料理!能吃到正宗的农家菜,那实在是太好了。”山本一郎笑道。

  一旁的山本孝介嗤之以鼻,冷笑一声,道:“父亲,农家土菜脏得很,您肠胃不好,可要多加小心啊。”

  山本孝介用的是日语,赵冠杰身旁的翻译听懂了,不过却没有翻译出来。山本孝介的言语充满了挑衅和攻击的意味,翻译担心翻译出来之后会影响这次中日民间整体和谐融洽的气氛。

  筹备小组已经从县里请来了几个大饭店的厨子,在村委会的院子里架起了几口大锅,当众烹饪。说是农家菜,其实并不是农家菜,全都是出自名厨之手,只不过在材料的选择上偏于农家一些,用的都是农家土鸡。

  山本一郎夫妇站在院子里欣赏着几位大厨的表演,整个村委会的院子里弥漫着浓浓的香气。这香气随风飘荡,飘到了很远的地方,整个南湾村都能闻到。

  这边院子里在忙活着,那边屋里头也没闲着,赖长清正带着村委会的几个人忙活着。他们把村委会里面的办公桌全都搬了出去,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摆了几张八仙桌。一会儿就在这里面招待山本一郎一家。

  山本一郎此行为的就是领略农家风光,所以不是县里在大酒店请不起,而是山本一郎不愿意去那种地方。

  晚饭准备好之后,山本一郎一家被安排坐在了最上首的位置。

  “这就是中国的八仙桌吧?”山本一郎笑问道。

  赵冠杰道:“是啊,这就是八仙桌,在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的八仙桌。”

  山本一郎抚摸着八仙桌,道:“的确是很有中国文化的特色啊。中国人讲究外圆内方。八仙桌就是方的。”

  赵冠杰道:“也可以变成圆的。如果家里来的客人比较多,便可以把圆桌放上去,这样就可以坐得下更多的人了。”

  赖长清笑道:“山本先生,我说个谜语给您猜猜吧。”

  “好啊。”老山本笑道。

  赖长清略一沉吟,道:“九个面,八张嘴,一个娘们,十九半条腿。你打一物件。”

  山本沉吟许久,摇了摇头。

  “赖支书,谜底到底是什么呢?恕我猜不出来。”

  赖长清点着面前的八仙桌,解释道:“谜底就是八仙桌啊。九个面说的是桌子一个面,八仙每人一个面,加起来总共九个。八张嘴比较好理解,那就是八仙一人一张嘴。一个娘们自然是说的八仙里面的何仙姑啦。十九条半腿这个比较难以理解,说的是桌子四条腿,八仙八个人原本应该是十六条腿,但是铁拐李是个瘸子,算一条腿半,这加起来就是十九条半的腿。”

  “妙哉!”

  山本一郎连连鼓掌。

  山本孝介冷哼一声,用日语骂了几句。

  酒菜上来之后,晚宴就算是开始了。山本一郎夫妇注重养身,所以他们都不喝酒,倒是山本孝介,这厮颇有酒瘾,而且酒量很大。

  “小山本,咱们中国的白酒和你们日本的清酒比起来不差吧?”江小白道。

  山本孝介摇了摇头,“你们中国的白酒比起我们日本的清酒差远了。”

  “那请问差在哪儿呢?”江小白问道。

  山本孝介道:“清酒清冽,就像是清泉之水。你们的白酒辛剌,难以下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