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子怎么这么晚还来?”

  老山本两口子对视了一眼,山本夫人指了指枕头,意思是说要不就装睡吧。

  老山本摇了摇头,清了清嗓子道:“江先生啊,刚准备睡,你有事吗?”

  “当然有事,要是没事,我大半夜跑这里来干什么。我是来跟你道歉的,今天出手不知轻重,伤害了令郎,实在是抱歉,请山本先生开开门吧,我好向你当面道歉。”

  老山本此刻还不知道外面有那么多人,他没想到江小白会过来道歉,略一犹豫,便把门给打开了。

  这门刚一打开,看到外面站着那么多人,老山本就知道他又上当了。江小白绝对不是来道歉的。

  不过他总不能立马又把门给关上,老山本只好硬着头皮问道:“江先生,你带那么多村民过来是为什么呢?”

  江小白道:“山本先生,上次在省城见到你,你说过要来村里祭奠一下当初惨死在日军手上的无辜百姓的冤魂,在我身后的这些,就是那些惨死的老乡的后人。他们都很想见一见山本先生。”

  山本一郎不知道江小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药。

  “江先生,房间里容纳不下那么多的人,我们就在院子里聊聊吧。”山本一郎从门里走了出来。

  江小白找来的这帮村民立即把老山本给团团围了起来。

  “山本先生……”

  众人顿时就哭成了一团。

  老山本慌了,看向江小白,目光之中带着求助的神色。

  “江先生,你快让他们别哭了吧,有什么咱们好好说。”山本一郎道。

  江小白道:“山本先生,他们是想带你去村子那边的乱葬岗去看一看,当年被你们日军杀害的无辜百姓全都葬在了那里。”

  “现在?”老山本讶声道。

  “现在。”江小白点了点头。

  老山本连忙摇了摇头,道:“这太晚了吧,明天吧,明天一定去!”

  “你跟他们商量吧。”江小白笑道。

  “山本先生,就得今晚去!”

  江小白早已经写好了剧本,这些村民都是他找来的,当然要按照他的剧本来演。老山本如果乖乖地去了,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不愿意去,绑也把他给绑去。

  老山本不愿意去,愣是被一群村民给推推搡搡给带走了。山本夫人冲出来,原本想追上去,但转念一想,她又回到了房间里去了。

  老山本就这样在极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带到了南湾村的乱葬岗,这里有很多坟头,月黑风高之夜,来到这地方,还真怪吓人的。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老山本气愤地看着江小白,“江先生,你不会是想绑架我吧?”

  江小白笑道:“绑架什么啊!就是请您老过来看看。乱葬岗下面埋着许多当年被日军杀害的中国人,山本先生,上次您在省城的表现让我对日本人刮目相看,我希望您今天也能表现出让大伙满意的态度。”

  山本老先生望着漆黑夜色下一个一个的坟头,他看到这大半夜的好像还有在挖坟。

  “那里是有人在挖坟吗?”山本一郎指着前方问道。

  那里的确有人在挖坟,是江小白安排的刘长河和赵三林两个人。

  “没有啊!”江小白明知道有,却说看不到。

  “大家伙看到了吗?”

  “没有。”村民们纷纷摇头。

  “不可能啊!”老山本道:“就是有人在挖坟,我看得清清楚楚的。”

  江小白道:“我们都没看到啊!山本先生,要是你不相信,你自己可以走过去看一看。”

  山本一郎准备走过去看看,但周围阴森可怖,他一个人不敢过去。

  “这个乱葬岗因为当年惨死的人太多,所以这个地方怨气最大,经常闹鬼。不过据说如果是心中坦荡的人,一般不会看到鬼。山本先生,你确定你看到了吗?”

  “没有没有,刚才是我眼花了。”山本一郎怎么会承认自己心里有鬼呢,所以即便是他看到了有人在挖坟,也不敢坚持说看到了。

  乱葬岗这里已经摆了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上摆了许多供品。江小白点了一炷香,口中念念有词。

  “各位老祖啊,小日本子的后代来看望你们了,代表他们的祖先赔罪来了。你们在下面可以瞑目了。”

  “跪下!”

  “还不快跪下!”

  村民们一阵怒吼,吓得老山本膝盖一软,真的跪了下来。

  “山本先生,你这次来咱们村就是为了祭奠当初死在日军枪口和刺刀下的冤魂的,现在他们就在你的脚下,请你开始你的祭奠吧。”江小白站在山本一郎的身前,此刻的山本一郎已经跪在了地上。

  “我该怎么祭奠啊?”山本一郎已经乱了。

  江小白道:“把他们当成你自己的祖宗,我们这里给祖宗上坟是要磕头的。来,你先磕四个头。”

  “磕!”

  村民们齐声怒吼,山本一郎仿佛看到了他们一个个愤怒的面庞,立即按照江小白的吩咐磕了四个头。

  “很好。”江小白冷冷一笑,“磕完之后是干什么你知道吗?”

  “不知道。”山本一郎茫然地摇了摇头。

  江小白道:“把你的心里话跟深埋地下的冤魂们讲一讲。”

  山本一郎愣了一下,随即硬着头皮开始胡编乱造。

  “南湾村的先辈们,我为我的祖先在中国犯下的罪孽而深感羞愧,我代他们向你们道歉。这次来到南湾村,就是为了来祭奠你们的英灵……”

  山本一郎说了一大堆,始终没有让江小白满意。江小白无奈之下只好打断了他,道:“山本先生,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对于这些受害者的后人,你是不是应当有所表示?”

  山本一郎听出了江小白话里的意思,这是要他掏钱。原本这次来南湾村,山本一郎就已经做好了花点钱的准备的。不过在他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大半夜的,连个媒体都没有,他花了钱就等于扔水里了,听个响都听不到,所以他要跟江小白商量商量。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