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并不是玉阳子托大,在比江小白强两个大境界的情况下,他完全有这个资本去藐视对手。

  “老前辈,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

  玉阳子冷笑一声,“难不成我会跟你开玩笑?”

  江小白的脸上突然间浮现出一抹微笑,这笑容看上去有些诡异,让玉阳子心里咯噔一跳,不过他想小泥鳅终究是翻不起什么大浪,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

  玉阳子站在一个直径只有一米的圆圈内,这个圆圈很小,他放下话来,只要江小白能够逼迫他出了这个圈,就算是江小白赢。

  “老前辈,晚辈还有一个问题,我是不是什么办法都可以用?”江小白笑问道。

  玉阳子捋着长须,笑道:“小娃娃,只要你能逼得我出这个圈,无论你用什么办法都行。”

  江小白道:“那咱们就开始吧。”

  “放马过来吧。”玉阳子道。

  过了半天,他也没等到江小白出招,不由得不耐烦起来。

  “小子,你搞什么名堂!为什么还不出手!”玉阳子冷声喝问。

  江小白笑道:“老前辈,我不出手就能赢你了,干嘛还要出手啊!”

  “你小子胡说什么!”玉阳子狐疑地道:“老夫还在这圈内,你如何赢我?”

  江小白笑道:“老前辈,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我看你还是认输吧。”

  “你小子倒是说说你如何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玉阳子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江小白话里的意思,仍是一头雾水。他武功卓绝,不过却是个无头无脑之辈,也就是常说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唉,就让我跟你说个明白吧。”

  江小白指着玉阳子脚下的那个圈,道:“老前辈,如果我现在离开,你是追还是不追?”

  “我……”

  玉阳子幡然醒悟,终于明白江小白是什么意思了。如果江小白走了,他不追出去的话,那么就只能任由江小白离开。如果他追出去的话,那么正中江小白下怀,他出了圈,那就算是输了。

  “好小子,居然敢使诈阴我!”

  玉阳子手中的拂尘一甩,那柔软的丝绦一根根都硬如钢丝,直立立地站了起来,可以看得出来玉阳子此刻的愤怒。

  江小白道:“老前辈,这说的是什么话!这可是你自己的提议,是你说只要我能逼你出那个圈就算是我赢的,可不是我给你下套啊,充其量是您老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事的确是怨不得别人,这玉阳子呢,也算是个言而有信之人,但是就让他这么认输,实在是心有不甘。

  “老前辈,您在这儿歇着,我去找我朋友了。”

  江小白怀疑温欣瑶就被关在了这望月楼里,所以打算好好搜搜这个望月楼。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玉阳子的一声冷哼钻入了他的耳中。

  “小子,你以为我输了吗?”

  “老前辈,您还有什么法子?”

  江小白的笑容下一秒就凝结在了脸上,只见那玉阳子手中的拂尘围绕着身体周围扫了一圈,居然把脚下的地板给切了下来,那圆圈包含在他切下来的大圆之内。

  地板牢牢地被玉阳子吸在了脚上,这样一来,玉阳子也就不算是输,因为他根本没有离开那个圆圈。

  “我艹!”

  江小白很显然没有料到这老家伙还有这一手,心想这下完蛋了,境界上的巨大差距,实力上的天壤之别,让他根本没有可能战胜这个老家伙,至少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浑小子,受死吧!”

  玉阳子手中拂尘一甩,只见漫天银光闪闪,直奔江小白面前而来。江小白不敢小觑,连忙抽身后退,与此同时,抓起室内的一张木桌扔了过去。

  “怎么办?我不可能打得过这个老家伙的,怎么办啊?”

  江小白心急如焚,就在此时,玉阳子已经如鬼魅般地到了他的身前,手中拂尘一卷,江小白的脖子就被卷住了。

  “小子,现在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你以为你赢了,可是你真的赢了吗?哈哈,笑到最后的还是老夫!”

  玉阳子得意之极,他能在这种绝境之下反败为胜,这种成就感不比战胜一名强者来的少。

  江小白感觉自己就快要窒息了,很显然玉阳子的目的和其他三位一样,都是要取他的性命。

  “难道我真的就要死在这儿了吗?“

  就在江小白感觉到脖子都快要被勒断的时候,猛然间看到了玉阳子脚下吸着的地板。

  “地板,地板……木头!”

  江小白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抬起手来,掌心射出一柄烈阳剑,击中玉阳子脚下吸着的木地板,那地板瞬间就燃烧了起来。烈阳剑何等的炽热,几乎是瞬间就把玉阳子脚下的木地板给烧成了灰烬。

  “你、你……输了,咳咳……”

  江小白艰难地说出几个字来。

  功败垂成,玉阳子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却没想到得意忘形过了头,被江小白抓住了反败为胜的机会,成功逆转了战局。

  这下他是真的数了,那个画好的圈都不存在了,他输得彻彻底底。

  “我输了。”

  玉阳子收了拂尘,江小白终于能够大口大口地自由呼吸了,这种感觉真是好。

  玉阳子到也算是个说话算数之人,虽然刚才江小白侥幸赢了他,但如果他愿意的话,他仍然可以要了江小白的命,可他没有那么做。

  “老前辈,承让了。”

  江小白抱拳行礼,这玉阳子和方才前面那三个不同,有值得他尊重的地方。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

  江小白抱拳行礼。

  “小子,你这是要走了吗?”

  玉阳子拦住江小白。

  江小白眉头一皱,心想刚刚谢过这老头,难不成这老家伙就要食言不成?

  “你要干什么?”江小白道。

  玉阳子道:“你小子有股子机灵劲,老夫很喜欢。老夫有意收你为徒,你意下如何?”

  “老前辈的厚爱真是让晚辈受宠若惊,不过您的好意我还是多谢了,我已经有师父了。”江小白找了个理由拒绝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