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一个脚步轻浮的男子架着两个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女郎摇摇晃晃地从省城著名的东宫会所里面走了出来,脚下踉踉跄跄,似乎随时都有倒地的可能。

  这人面色酡红,很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

  “白大少,明天再来啊。”

  到了会所外面,男子把手臂从两个女郎的身上拿了下来,在那两名女郎丰满的fei臀上用力地拍了一下,朝着停在不远处的保时捷帕拉梅拉走了过去。

  此人就是江小白要找的白飞宇,是个纵情声色,整天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追逐的是rou体上的放浪形骸。

  拉开了车门坐了进去,白飞宇打了个酒嗝。要不是刚才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肯定要在这里玩到通宵才会出来。

  发动了车子,白飞宇开着那辆帕拉梅拉离开了东宫会所。与此同时,一辆车子也发动了起来,不远不近地跟在他的后面。

  白飞宇把车开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他把车子停在了酒店的停车场,然后就朝电梯走了过去。

  进了电梯,就在电梯的门准备关闭的一刹那,一只手拦住了正在关闭的电梯门。

  “不好意思。”

  一个男子走进了电梯,醉眼惺忪的白飞宇似乎根本没有看他一眼,靠在电梯上休息。

  电梯在酒店的十六楼停了下来。白飞宇走了过去,电梯里的另外一名男子继续上了一楼。

  很快,那名男子便又回到了十六楼,注意打白飞宇进了1608房间。

  “这么晚了,这小子来酒店干什么?”

  跟踪白宇飞的不是别人,正是江小白。

  江小白迅速地来到了1608房间的外面,附耳在门上,偷听里面的动静。

  “你又喝酒了!”

  说话的是个女人,从声音来判断,这个女人应该有三十大几岁的年纪。

  “唉,男人嘛,应酬总是难免的,怎么能不喝酒啊。你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

  里面传来了白宇飞的声音。

  “你舅舅出差去了,你说我叫你出来有什么事情。”

  “里面的难道是唐绍阳的后妈朱彩桦?”

  江小白从段磊给他的资料得知白飞宇和唐绍阳的父亲唐九龄后娶的老婆朱彩桦有一腿,不过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

  江小白第一晚跟踪白飞宇,没想到就跟踪到二人幽会。

  “你个saoB,就是欠艹!”

  一言不合就开干,江小白听到了从房间里传来的丝袜被撕破的声音,心知二人已经干柴烈火烧起来了。

  江小白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心想这可是天赐良机啊,只要让他抓到了二人**的证据,就不怕白飞宇和朱彩桦不听命于他。

  “对了,隐身符!”

  江小白想到了自己身上带着的隐身符箓,这东西从来都没有试过,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他把那隐身符往自己的身上一贴,然后默念法诀,下一秒果然发现自己就变成了透明的了。

  “成功了!”

  阻挡在他身前的这道门并不算是阻碍,江小白悄无声息地就打开了门,进入了房内。

  进入这总统套房的里面,就见两条肉虫正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纵情享乐,缠绵不已。

  江小白悄悄地掏出手机,打开了录像功能,对准着沙发上激情火热的画面拍摄起来。

  这白飞宇的本事不小,至少床上gong夫十分了得,要不然也没办法降服朱彩桦,激战了半个钟头方才鸣金收兵。朱彩桦就像是一条死鱼似的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脸上挂着一脸满足的神情。

  白飞宇从丢在地上的衣服里掏出了香烟,点了一根抽了起来。一根烟抽完,他就站了起来,开始穿衣服。

  “舅妈,我得走了。你休息一会儿也赶紧离开这里吧。”

  这地方是二人幽会的秘密据点,这个房间是白飞宇常年包下来的,这家酒店他家也有股份,所以在这里和朱彩桦幽会比较安全。

  不过二人的关系毕竟不能曝光,所以每次完事之后,二人都是很快就会一前一后离开。

  “飞宇。”

  朱彩桦拉住了白飞宇的裤子,道:“你舅舅出差去了,你怕什么啊,今晚就别走了,留下来陪我吧。等我休息一会儿,咱们去浴缸里做一次好不好?”

  “不行不行。”

  白飞宇道:“舅妈,咱们得细水长流,要是被发现,你我都会死的!”

  朱彩桦虽然徐娘半年,不过却是风韵犹存,三十八岁的人了,看上去也就是三十岁的样子,不过毕竟比不过外面的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水嫩。

  白飞宇一开始和朱彩桦勾搭在一起,是因为贪图刺激,二人的关系已经维系了有一年左右,他如今对朱彩桦的身体已经感觉到了厌倦,但朱彩桦对他的索取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渴望。

  白飞宇很想摆脱朱彩桦,却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

  像朱彩桦这样的女人,已经年近六十的唐九龄很显然是无法满足她的需求的,所以她一有机会就会找白飞宇幽会。

  白飞宇纵然那方面的能力算是远超旁人,纵然如此,他和朱彩桦在一起也时常感觉到力不从心,这个女人的欲望实在是太强了,欲壑难平,似乎永远都喂不饱。

  “那好吧,你走吧,我休息半小时就回去。”朱彩桦道。

  白飞宇穿上衣服,正准备离开,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隐身符的作用只能维持半个小时左右,以江小白现在的修为,他只能制作出这般效果的隐身符。

  江小白原本就打算现身了,这下因为隐身符失效而被动现身,不过也无所谓。

  ”啊——”

  白飞宇吓得尖叫一声,把躺在沙发上休息的朱彩桦也给吓醒了。

  二人看到房间里有个陌生人,吓得魂都快没了。正如白飞宇所说的那样,他们的关系一旦暴露,二人死都算是轻的。

  “你是谁?”

  白飞宇已经下破了胆,倒是躲在他身后的朱彩桦还算是镇定。

  江小白点了根烟塞进了白飞宇的嘴巴里,笑道:“白少爷,别害怕,我找你是有好事要便宜你。”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