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一点多,江小白才和若离从外面回来。到了省城之后,他们每天就是吃吃玩玩。

  各自回了房间,江小白洗了个澡,刚准备休息,手机突然间亮了起来,原来是邮箱里收到了一份邮件。

  见是温欣瑶发来的邮件,江小白便立即打开来看了看,才知道原来是广告十瓶。他们找杨颖儿拍摄的视频已经拍摄完毕,后期也做好了,所以温欣瑶发来给江小白看一看,征询一下他的意见。

  这方面江小白是外行,但他清楚,之所以花重金请杨颖过来,主要是为了通过她的人气来把品牌和产品给推广出去。看了视频之后,江小白才知道这个视频其实是用了很多心思的,对于一个外行人来说,他是非常满意的。

  看完视频之后,江小白便立即给温欣瑶打了个电话。

  “温秘书,你还在京城吗?”

  “是,不过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很快就会回去了。”温欣瑶在电话里说道。

  江小白道:“视频我看过了,创意非常棒,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温欣瑶冷冰冰地道:“感谢我什么?别忘了,我们公司在你的公司里也是有股份的,好歹也是第三大股东。”

  “回来之后,我给你接风洗尘。”江小白笑道。

  “不必了。”温欣瑶道:“你联系一下柳如烟吧,让她安排一下,尽快把广告打出去。”

  语罢,温欣瑶便挂断了电话,江小白想和她再聊几句都没办法。

  “嘿,这娘们,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啊,我就不信我一颗热心就融化不了你这块寒冰。”

  第二天上午,吃了早饭之后,江小白便让若离在酒店休息,他要去电视台一趟。

  在去电视台的路上,江小白和柳如烟就联系了电话。到了电视台之后,江小白便直接去了柳如烟的办公室。

  “好久不见啊。”

  柳如烟给江小白倒了一杯茶,热茶弥漫着雾气,捧在手心里,十分温暖。

  “柳姐,广告做好了,麻烦你给安排一下,尽快投放出去。”江小白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来意。

  柳如烟道:“我知道了,下面的部门已经收到了你们寄来的样片,我也看过了,非常不错。”

  江小白道:“能得到你这个专业人士的肯定,我这心里踏实多了。”

  柳如烟低头整理着文件,笑道:“你可别捧我,我可不是什么专业人士。”

  “你那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站起身来,江小白刚要走,便被柳如烟给叫住了。

  “你有其他事情急着去做吗?”

  “没有啊。”江小白道。

  柳如烟道:“那就别急着走,一会儿陪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江小白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

  柳如烟神神秘秘的,不肯透露一点信息。江小白只好耐着性子等待,不一会儿,杯子里的一杯茶水就喝完了。

  “我再给你倒一杯。”

  “我自己来吧。”

  发现江小白杯子里的茶水没了之后,柳如烟便伸手去拿杯子,打算再给江小白倒一杯,江小白却不想麻烦她。二人都在抢那个杯子,不经意间手指就触碰到了一起。

  柳如烟顿时便觉得有种过电的感觉,立即就把手给缩了回去。

  气氛有点尴尬,或许是有阵子没有见面了,又变得生分了一些。

  “你看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在你的办公室,不就跟在我自个儿家一样吗,有什么需要,我自己来好了。”

  说着,江小白便自己又去倒了一杯茶。他巧妙地化解了二人之间的尴尬。

  上午十一点不到,柳如烟便处理了手头上的事情,站起身来,道:“时间刚刚好,可以走了。”

  柳如烟拎上爱马仕的包包,江小白跟在他身后,与她一起离开了广电大楼。

  他也不知道要去的地方是哪儿,也没有多问,反正到了以后自然就知道了。

  车子最终在一栋大厦的下面停了下来,柳如烟领着他进了电梯,按了十九楼。到了十九楼,江小白才知道这里有个西餐厅。

  “啊?这儿还有个西餐厅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柳如烟道:“这个西餐厅跟外面的西餐厅不一样,外面的西餐厅,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去吃,这里不同,你有钱也未必能够进去。简而言之,这里是私厨!这里的厨子只给特定的那点人做东西。”

  “我靠!谁啊,那么壕无人性!”江小白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柳如烟诡秘一笑。

  到了门外,餐厅门口的两个侍应生拦住了他们。柳如烟拿出了请帖,她和江小白才得以进去。

  餐厅里已经有一个人坐在了那里,瞧见了柳如烟,立即起身相迎。江小白注意到了,那家伙面前的桌上摆满了玫瑰。这么大一桌的玫瑰,估计至少有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被摆放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这分明就是在示爱。

  “啊?找我当电灯泡来啦!”

  江小白心里很是郁闷,原以为是什么美差呢,谁知道是当电灯泡来的。

  “如烟,今天的你,可真是美丽啊,简直如维纳斯一般光彩照人。”

  这位盛装打扮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的男子走到柳如烟的面前,躬身拿起柳如烟的玉手,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丁先生,你好,不介意我带个人来吧?”

  柳如烟口中的“丁先生”便是省城丁氏集团的少东家丁海健,身家有几百个亿之多。

  “当然不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丁海健很有绅士风度。

  江小白道:“哥们,我不是从远方来的,我就是从省城这旮旯来的。”

  “这位小朋友真是幽默啊。”丁海健仍保持礼貌性的笑容。

  他牵着柳如烟的手走到了摆满了鲜花的桌子前面,道:“如烟,我知道这么做可能有点俗气,但是玫瑰是最能表达我心中对你的仰慕之情的,我对你的爱慕便如火红的玫瑰一般炽热,奔放……”

  “玫瑰虽美,可惜却有刺。”

  一旁的江小白冷不丁地冒出那么一句话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