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车上,江小白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柳如烟。

  “柳姐,这个丁大少不简单啊!”

  柳如烟道:“当然不简单,年纪轻轻,在美国已经有了一家市值将近百亿美元的公司了。”

  江小白道:“但我总觉得他太虚伪了。”

  “何以见得?”柳如烟问道。

  江小白笑道:“太简单了啊。我那么挤兑他,他居然一点脾气都没有,这像是正常人的表现吗?”

  柳如烟道:“是啊,他这个人就是太冷静,太沉稳了,与他的年纪不符,所以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江小白问道。

  柳如烟道:“有活力,不沉闷,不遵世俗礼法,能让我心动的。”

  “这样的男人有吗?”江小白哈哈笑道。

  “当然有!”

  柳如烟闭上了眼睛,道:“我要休息一会儿,你送我回去吧。”

  江小白开车把柳如烟送到了广电大厦,然后便开车回了酒店。到了酒店下面的停车场,他刚停好车,便见一人朝他走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分别不久的丁海健。

  “哟,丁大少,好巧啊,你也来开房啊?”

  “小朋友,我是来找你的。”丁海健笑道。

  江小白道:“找我?咱俩有什么可聊的吗?”

  丁海健道:“换个地方如何啊?”

  “好啊。你选地方吧。”

  “跟我走吧。”

  丁海健把江小白请上了他的宾利慕尚。

  司机缓缓开动车子,载着二人离开了酒店。没过多久,车子便在一家道馆门前停了下来。

  江小白一看是这地方,心想难不成丁海健要报一箭之仇,和他动手吗?那他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

  司机下来为丁海健拉开车门,江小白则是自己开门下了车。

  “小朋友,请吧。”

  江小白背着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道馆,丁海健跟在他的身后。

  “丁少爷啊,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打算和我切磋切磋拳脚吗?”江小白直截了当地问道。

  丁海健笑道:“之前在餐厅,我就看出来小朋友你是练家子。正好我也对拳脚功夫有些研究,所以还请小朋友不吝赐教。”

  “好啊。”江小白满口答应了下来。

  丁海健道:“你需要换一下衣服吗?”

  摆了摆手,江小白道:“不必了,我这身穿着就挺舒服。”

  丁海健离开了一下,很快就换好衣服出来了。二人进了道场,丁海健向江小白躬身行礼。

  江小白则是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睛斜看着天花板,口中吹着小调,一副丝毫不把丁海健放在眼里的样子。

  “小朋友,我可要动手了啊!”丁海健一咬牙,双拳握紧,关节“咔咔”作响。

  他已经知会过江小白了,现在出手,也不算是偷袭。丁海健在美国的时候,曾拜过空手道名家为师,练得了一身好本事。他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有几个黑人喝了酒以后在他打工的餐馆里闹事,他以一敌六,一个人把六个强壮如牛的黑人全都给打趴下了。

  后来,除了空手道之外,他还学了跆拳道、泰拳等等武术,也都是师从名师,现在也算是集百家之长于一身。

  丁海健早已经看出江小白和柳如烟的关系不一般,他对柳如烟动了心,所以就不允许别的男人和柳如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他要光明正大地向江小白发起挑战,如果他能打倒江小白,便会提出让江小白离柳如烟远点这样的要求。

  丁海健的旋风踢已经快要踢到江小白的面门了,江小白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丁海健感觉自己已经踢到了江小白的时候,眼前的身影突然间凭空消失了。

  “丁大少,我在你身后呢!”

  丁海健顿时便惊出一身的冷汗,一个回旋踢横扫过去,但是等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江小白又不见了。

  “真是活见鬼了!”

  他见过比自己厉害的对手,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江小白这样形如鬼魅的家伙。

  “人呢?”丁海健心中惊诧不已,江小白虽然还未出手,但是已经击垮了他的意志。

  他就像是一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串,但是却连江小白的影子都看不到。不过他倒是一直可以听到江小白的声音,那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就好像有无数个江小白同时在嘲笑他似的。

  丁海健都快发疯了,他引以为傲的身手在江小白的面前居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他使出了全身解数,把他这些年所学的各种招式全都用了出来,直到体力耗尽,倒在了到场的软席上。

  “你的身手很不错嘛。”

  就在丁海健倒在软席上呼哧呼哧喘气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江小白,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动手了。

  “你是人是鬼?”

  “哈哈,我当然是人了。”江小白笑道。

  “但是我却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丁海健道。

  江小白笑道:“我该把你这句话认为是对我的夸奖呢,还是讽刺呢?”

  “我输了,我输得心服口服。”

  丁海健大大方方地邀江小白对战,输了之后,也大大方方地认输。他的坦荡给了江小白很好的印象。

  “起来吧。”

  江小白伸出手去,丁海健抓住了他的手,被江小白给拉了起来。

  二人坐在道场的软席上,丁海健命人拿来了饮料。

  “小朋友,今天我真是丢人现身了。”丁海健道。

  江小白道:“没什么丢人的,一山更比一山高,谁没输过。你能坦坦荡荡约我对战,而不是在背后放冷箭,已经很好了。”

  “如烟她是不是对我没感觉?”丁海健突然变了话题。

  江小白耸了耸肩,“这我可不知道。”

  “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丁海健又问。

  “朋友关系。”江小白道。

  “罢了罢了,我问这些干嘛。”丁海健叹了口气。

  “我走了,谢谢你的饮料。”

  江小白刚走到门外,丁海健的司机就追了出来,请他上车。

  “先生,我老板让我送你回去,请您上车吧。”

  江小白也不客气,坐进了宾利里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