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现身,我去!”

  篝火旁边的两个也都是修士,江小白和若离现如今在五仙观那边都是死人,消息可能已经传出去了。

  各门各派,认识江小白的人不多,但若离是五仙观掌教的千金,认识她的人就多了,万一被认出来,徒增了不少麻烦。

  这兄弟二人刚解下行囊,把褥子给铺在了地上,江小白就这么突然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二位好雅兴啊!天为被地为席,中间躺着个******,此等好事,怎可少了我玉郎君呢?”

  猛然出现了一个人,这二人吓得冷汗顺着后背往下流,纷纷握紧双拳,准备动手。

  “你是谁?”老二问道。

  江小白哈哈一笑,“连我都不认识,亏你们还是采花贼?难不成不知道我玉面郎君吗?我可是你们这一行的祖宗啊!”

  “玉郎君?没听说过这号人。我们兄弟的事情你最好别插手,否则有你好看!”

  “老二,跟他废话什么,动手!宰了这小子!”

  二人立即和江小白动起手来,二人的拳脚功夫都十分了解,虎虎生风,出拳之间隐隐有风雷之声。

  江小白一开始并没使出全力,有意试探一下他们的实力。交手一会儿,便觉得对方的拳脚路数似乎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二人的修为都和若离在伯仲之间,不过和江小白比起来,确实要差上一截。摸清二人的虚实之后,江小白便不再保留实力,很快便将这二人给点了穴,让这二人跪在了他的面前。

  “呵呵,就你们两个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跟我玉郎君过招。早知道把******让给我不就得了。”江小白笑道。

  老四看着江小白,突然间想了起来,讶声道:“你不是什么玉郎君!你是五仙观的人,那天就是你击败了我们少主!”

  “你们是沙家帮的人?”江小白沉声问道。

  “是啊,就是你!”老二也想了起来。

  前不久,沙家帮少主沙通海代父去观瞻五仙观三年一度的大考,在大考结束之后,沙通海因私愤而引奇一轮新的争端,打伤了新任魁首苏展超,还差点杀了韩晨。

  当时江小白为救韩晨而不得不出手,打伤了沙通海,还在各门各派面前狠狠地羞辱了他一番。

  当时沙通海带去了几个随从,这二人便在其中。一开始他们就觉得江小白眼熟,直到刚才才想起。当日江小白穿这五仙观弟子的服侍,又带着帽子,和现在的形象大有不同,因而这二人没有能够立马认出他来。

  “糟糕!被他们认出来了。要是我还没死的消息传到了五仙观,若离的爹爹的形象便会在瞬间坍塌,以后便没办法统领门下弟子了。”

  仅仅一瞬间,江小白便想好了对策,决不能让这二人活着离开这儿。

  “二位,你们好眼力啊!你们要是认不出我来,我略施惩戒,也就放了你们了,但既然被你们认出来了,我只能送你们去见阎王爷了!”

  “大侠饶命啊!”

  江小白还未动手,这两个沙家帮的弟子便祈饶起来。

  “大侠,我们都是沙家帮的啊,和你们五仙观那是世交啊,若是你杀了我俩,会影响咱们两个门派之间的和睦交往的啊!大侠也不想看到两个门派之间大动刀戈吧?”

  “并不会,你们死了,谁又能知道是我杀了你们!”

  双眸之中寒光迸现,这两个沙家帮的弟子还没来得及再次开口祈饶,已经被江小白双掌齐出,拍碎了脑袋,顿时鲜血和着脑浆子便全都流了出来。

  这二人被江小白掌毙之后,若离才从暗处现身,忍不住叫好道:“沙家帮没一个好东西,这两人更是该死!臭小子,杀得好!”

  江小白道:“傻丫头,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还是尽早离开这儿!”

  若离道:“他们刚才说的少主,就是沙通海,沙通海为什么要来这里,咱们还没有弄清楚呢。我担心这其中有些蹊跷。沙家帮向来不干什么好事。”

  江小白道:“那这样吧,你先带着这女孩离开,把她送到安全的地方去,我留下来等一会儿,打探打探他们到底为何而来。”

  “臭小子,那你要当心啊!”若离有些担忧。

  江小白笑道:“你放心吧,前不久我还和沙通海交过手,他不是我的对手,当时被我收拾得身上一根布纱都不剩了。”

  “那我走了,你千万小心,早点回去。”

  若离抱起仍被装在麻袋里的女子,运起身法,迅速地离开了树林。

  江小白把这两个沙家帮的弟子的尸体拖到了附近,用枯枝落叶给遮掩了起来。

  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沙通海才带着几个沙家帮的弟子回到了这里。

  “咦?老二和老四怎么都不在啊?”

  沙通海怒道:“那两个家伙,一定是趁我不在,又跑出去风流快活去了。娘个皮的,等他俩回来,老子非剥了他们的皮不可!”

  “少主,先不管他们两个了,别忘了咱们这次出来的任务。”其中一个管家模样的长者道。

  沙通海背着手转了几圈,道:“张管家,这事怕是不太好办啊!”

  “怎么不好办了?这正是咱们争取唐家的机会啊。眼下唐家和五仙观的关系已经有了嫌隙,只要能把唐家这个金主给争取过来,对咱们沙家帮的发展是大有好处啊!”管家张天德道。

  沙通海道:“方才咱们去求见,但是那老东西居然闭门不见,显然是不把我沙通海放在眼中!”

  张天德道:“少主难道还看不出来吗?那是唐季钟在试探咱们的诚意呢。古有刘玄德三顾茅庐,才请得卧龙出山,因而天下三分,他取其一。咱们多去几次,自然便可打动唐季钟的心了。另外,据我所知,唐家手上还掌握着一个大秘密。”

  “是吗?什么秘密?”沙通海连忙问道。

  张天德道:“只是听说个法宝有关,具体的,我也不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