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今晚就谈到这里吧,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今晚的任务,只是唐季钟对沙家帮的考验,考验他们的办事能力。

  沙通海和张天德站起身来,告辞离开了望月楼。

  过了没多久,唐季钟也离开了望月楼。

  江小白从暗处现身,他已经把字条上的五个人的名字给记了下来。这五个人全都是省城的大富商,也全都是唐家在生意场上的竞争对手。

  眼下唐家的确是陷入了多事之秋,被竞争对手抓住了机会,攻城略地也很正常。生意归生意,只要是正当合法的竞争,都应该允许存在,而唐季钟为了保护唐家的利益,居然要杀掉这五个人!此人的心实在是太狠毒了。

  “不行!我得去救人!”

  江小白行动的时候,沙家帮的人手已经兵分几路去暗杀他们要杀的人。等到江小白赶到的时候,为时已晚,他要救的人已经死了。

  名单上总共有五个人,四个人他都晚了一步,只有最后一个朱崇华被他给救了。

  江小白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朱崇华给掳走了。他没时间跟朱崇华解释什么,朱崇华还以为遇到了绑匪。

  把朱崇华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江小白才解开朱崇华的哑穴,让他可以说话。

  “你要多少钱?我现在就安排人送钱过来。”朱崇华倒也镇定。

  江小白笑道:“朱老板,请问你的一条命值多少钱?”

  朱崇华吓得脸都白了,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我救了你一条命,你知道吗?”江小白道。

  朱崇华一脸的迷惘,不知道江小白在说什么。

  “有人要杀你,而我在他们杀掉你之前把你救了出来,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江小白道。

  “谁要杀我?”朱崇华道:“我一直做的都是规规矩矩的生意,没有和人结怨啊?”

  江小白道:“正当的生意也会得罪人的。我念几个名字给你听听,想必你就知道得罪谁了。”

  江小白把名单上另外四个人的名字给念了一遍,朱崇华立马就猜到到底是谁要杀他了。

  “唐家要杀我!”

  “你猜对了。”江小白道:“我还得恭喜你,你是五人当中唯一的幸存者,其他四个都已经死了。”

  朱崇华摇了摇头,道:“我不信!他们四个都有保镖,想杀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保镖对于那些杀手来说,就如同土鸡瓦狗,根本不堪一击。”江小白把朱崇华的手机还给了他。

  “你自己打电话问问吧。”

  朱崇华将信将疑,打了几个电话问了问,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他们四个真的全都……死了。”

  江小白道:“现在知道我没有骗你了吧。”

  “为什么你只救我一人,不救他们呢?你到底有什么要求?”朱崇华问道。

  江小白道:“我倒是想把他们四个全都给救了,但是我只有一个人,而对方有好多人。我分身乏术,再晚一步,怕是连你都救不到。”

  朱崇华道:“我们五个人最近在一致行动,目的就是要击垮唐家。没想到唐家居然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江小白道:“商场如战场,你早就应该想到了。”

  “谢谢你。”朱崇华叹了口气,“我斗不过唐家。算了,回头我就去跟唐季钟请罪,求他放了我。”

  “你那是自寻死路!”江小白道:“我救你出来,可不是让你再去送死的!”

  朱崇华吼道:“那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江小白道:“唐季钟刚出手你就怂了啊?要是这样的话,你真的没办法跟唐季钟斗。唐季钟杀了你的朋友,接下来他就要夺走你们的生意。他会把你们的血和骨肉吃干喝尽,那样他才会罢休!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只有联合其他四家,继续跟他干下去!”

  “还怎么跟他斗?恐怕我一露面,命就没了。”

  得知四个同盟都死了之后,朱崇华斗志全无,已经丧失了和唐家都下去的信念。

  江小白道:“你可以走了,在这以后,你出现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再去救你。我不会为了一个软蛋浪费时间!”

  “你真的肯放我离开?”朱崇华诧异地看着江小白。

  “事到如今,难道你还认为我是个绑匪?”江小白苦笑连连,这个朱崇华真正的敌人他看不清楚,倒是对不该怀疑的人再三猜疑。

  朱崇华不再说话,立即就溜走了。他跑出很远,不时地回头,没有发现江小白追上去,这才放心。

  一个电话打过去,很快就有车子来接走了他。朱崇华已经加强了家里的安保,回到家之后,他才稍微放心了一些。外面有近百个保镖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在他看来,他是安全的,啥时候绝对杀不到他。

  但是他刚到家没多久,杀手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朱崇华当时正在浴缸里泡澡,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他还没有来得及呼救,就已经死了。

  第二天早上,家人才发现他死在了浴缸里。

  ……

  唐季钟正在吃早饭,管家走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只见唐季钟接连点头,显然对于沙家帮很满意。

  他上次去五仙观,就是想让五仙观派个人帮他杀了那五个人,但是被玉萧子给拒绝了。唐季钟提出给五仙观一个亿,玉萧子也没答应。

  这一次,他一分钱没给,沙家帮就替他把这事漂漂亮亮地给完成了。那五人一死,唐家外部的威胁就几乎不存在了。唐季钟要让唐家平稳地度过这个多事之秋。

  “老爷,少奶奶究竟该如何处置?”管家问道。

  唐季钟擦了擦嘴,道:“等她生下孩子,如果是唐家的骨血,那么就让他一个人死。如果孩子不是唐家的骨血,就让他们一起死!”

  “明白了。”管家退了出去。

  ……

  江小白给丁海健打了电话,询问他家在生意上和唐家有没有来往和竞争。好在丁家的生意大部分都在海外,所以和唐家的交集几乎没有,所以并不存在着竞争。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