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慈观的女弟子方静雯刚想向鬼怒致谢,定睛一瞧,鬼怒分明也是鬼门中人,当下不禁后退几步,俏脸吓得苍白。

  “你是何人?”

  方静雯举起长剑,指着鬼怒。

  鬼怒冷笑一声,“小丫头,你还有点礼貌吗?我刚刚救了你,你就是这样答谢你的恩人的?”

  方静雯道:“你到底有何图谋?你们分明就是一伙的!你以为我是傻子吗?你和他根本就是一丘之貉!你们都是鬼门的人,难道我还瞧不出来!”

  江小白和若离快步上前,方静雯方才只顾着提防鬼怒,完全没有想到在这附近还有两人。她稍微看了看,就知道江小白和若离也是修士,心想这三人若是联手的话,我定是活不成的,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入鬼门之手,必要之时,她将采取自戕手段。

  “别紧张。”

  江小白笑了笑,“我们不是坏人,要不然也不会帮你杀了这两个鬼门弟子了。”

  “你们不是坏人?”方静雯显然不信,指着鬼怒,“他是不是鬼门的人?”

  “你看错啦。”若离笑道:“他是我们家的老奴,就是平时冷了点,断然不是鬼门的人。”

  要是让方静雯知道鬼怒确实是鬼门的人,那么无论江小白和若离如何解释,方静雯也不会相信的。

  听了若离的话,方静雯的敌意果然小了不少。

  “你们为什么要救我啊?”

  江小白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什么原因。姑娘,我不知道你是何门何派的人,不过江湖凶险,我劝你还是早日回去,不要再外面走动了。这一路上,我们瞧见了不少鬼门的人。近来鬼门的人有异动,你一个人行走江湖不安全。”

  方静雯道:“我也正是在赶回门中的路上遇见了这两个鬼门的弟子,如果不是你们,怕是我现在已经死在他们手上了。”

  若离道:“这点小事,你不必挂怀。好了,我们也该继续赶路了。”

  “等等。”方静雯叫住了他们,问道:“请问三位去向何处?若是顺路的话,咱们可以结伴同行。”

  这一路上凶险万分,方静雯自问能力不够,心想若是能与这三人结伴同行的话,一定可保自己安全。

  若离道:“实不相瞒,我们正在被仇家追杀。你问我们去向何处,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去向哪里,走到哪就哪儿吧。”

  方静雯道:“三位,既然这样,你们不如跟我回去吧。在我们静慈观住一些日子,如何?”

  “可以吗?”若离笑问道。

  静慈观好歹也是名门正派,他们如果到达了静慈观的话,鬼门四子应当是不敢去寻仇的。

  方静雯笑道:“有什么不可以的,我看你们也都是古道热肠之人,这样的客人,静慈观是最欢迎的了。”

  “那就打扰了。”若离喜不自胜,朝着江小白笑了笑。

  四人便结伴而行,朝着静慈观而去。静慈观据此还有两千多里的路程,若是御风飞行的话,很快便可以到达,不过方静雯此次下山是带着任务来的,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因而现在还不可御风飞行回去。

  “方姐姐,你这次下山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啊?说出来吧,我们可以帮你完成。”

  走了一段路,几人变得熟络了,尤其是方静雯和若离,已经是姐妹相称。

  “小羽,不是我不肯让你们帮忙,只是这是师父布置的任务,必须得由我亲自来完成,来不得半点作假的。”方静雯道。

  为了掩饰若离的身份,江小白和鬼怒都称呼她为“小羽”。

  “方姐姐,你就说说嘛,你还有什么没有完成?说来听听,你不让我们帮忙,我们不会帮忙的。”若离笑道。

  方静雯道:“此次我下山,师尊委派给我的任务是斩杀一头黑熊怪,另外是活捉采花贼修无春。如今黑熊怪我已经斩杀了,但是那个采花贼修无春却是不知所踪,我一直在追寻他的踪迹,可惜并无收获。”

  若离道:“采花贼一定是怕了你了,所以躲起来了。方姐姐,这样吧,我们也帮着你去找找,找到那采花贼的踪影之后,还是由你亲手抓他。”

  方静雯略一犹豫,这样似乎并没有违背了师父的嘱托,于是便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到了晚间,三人在山林里找到了一个破庙,虽然破旧,不过挡风遮雨还是没有问题的。

  进入破灭之后,江小白生了火。火光亮了起来,原本漆黑的破庙里立即亮了起来。

  四人围着火光坐了下来,方静雯从包袱里取出一些干粮,分给了江小白三人。

  四人这一路上一直在寻找修无春的踪迹,方静雯得到消息,修无春就在这附近,但是他们却怎么也找不到那采花贼。

  “我、我去方便一下。”

  方静雯站了起来,一副羞于启齿的样子,火光映照在她的脸上,遮掩了她因害羞而染了红霞的脸。

  “方姐姐,我陪你去。”

  若离站了起来,拉着方静雯的手,二人一同离开了破庙。

  鬼怒闭门修炼,江小白则是看着眼前的篝火,柴火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过了一会儿,二女还是没有回来。

  鬼怒睁开眼来,道:“主人,她们去了有一会儿了,怎么还没回来?”

  江小白这才意识到什么,道:“出去看看。”

  二人起身出去,在外面找了一圈,根本找不到方静雯和若离的踪影。二人的心里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鬼怒忙道:“对了主人,你可以感应到若离的存在的,是不是?”

  经鬼怒一提醒,江小白才想起这茬,连忙点了点头,他和若离是劫主与劫奴的关系,只要若离还活着,若离身处何处,他都能感应得到。

  “糟糕!她们已经离我们很远了!老鬼,咱们赶紧追!”

  二人运起身法,狂奔而去。

  话说若离和方静雯出来小解,方静雯非得要往远处走一走,若离便陪着她。

  走到一条小溪边的时候,二女才停了下来。就在二人准备小解的时候,突然一阵异香飘了过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