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仙观的牛鼻子,你说什么!本座的实力还不足以破开圆镜老尼的劳什子阵法嘛!”

  鬼子已经在清净塔里面尝试了许久,不过一直没有什么结果,听了玉阳子的话之后,深受打击。他是个要强的人,最不能接受的便是别人的蔑视。

  “你们都给我让开!”

  鬼子深吸了一口气,他的黑袍突然间便如同充了气的气球似的鼓了起来,紧接着,就连他自己的身体都膨胀了起来。

  “破!”

  大吼一声,鬼子将一道光华射入了那阵法之中,只见那阵法微微震荡了一下,保护着灵根的光晕突然间变了个颜色。鬼子皱眉凝望着,突然一道白光从阵法之中射了出来,击中了他,鬼子直接飞出了塔外,坠落在地,“哇啦”突出一口黑血。

  “鬼子大人!”

  鬼门四子赶紧从窗外飞下去,将鬼子从地上扶起来。玉阳子等人也下去了。

  “前辈,咱们赶紧趁着鬼子受伤,宰了他吧!”江小白提议道。

  “不!”

  玉阳子道:“这样胜之不武!让他走吧。除非他执意要和我们动手,那就怪不得我们了。”

  “前辈,你糊涂啊!”江小白急的都跺了脚了,跟鬼门的人还讲什么道义啊,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赶紧干掉他们。

  玄明道:“没错,咱们这个时候不能杀他,否则胜之不武。”

  江小白看着五仙观五子和铁剑门的长老玄明,叹了口气,他们今日不杀鬼子,日后必然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历来名门正派为什么总是会受邪派的欺辱,就是因为邪派做事不择手段,而名门正派却总要太多的讲究。

  鬼子原本还担心今天会死在这里,方才他被阵法的反击力量击中,此刻怕是就连一个普通的凡人想要杀他都易如反掌,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没想到这些老迂腐居然要放他走。

  鬼子人的清楚形势,心知此地不宜久留,灵根等到伤愈之后再来取也不迟,最重要是保命要紧,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否则万一他们改变主意了,想走都走不了。

  “快带我走。”

  鬼门四子连忙带着鬼子离开了玉女峰。

  看着鬼子和鬼门四子就这么走了,江小白真是气得牙根痒痒,为什么他们这些名门正派正直得让他觉得那么虚伪呢。

  “你们难道没看到满地的尸体吗?你们难道没看到这些惨死的静慈观弟子吗?作为名门正派,难道不应该为同样是名门正派的静慈观报仇吗?我真想知道你们的脑袋是什么做的,到底在考虑什么!”

  江小白勃然大怒,火气冲天,气得压根发痒。

  五仙观五子全都不说话,其实他们之所以放走了鬼子,是有他们的私心的。眼下风清已经放出来了,而且成为了一个实力恐怖的女魔头,以她的个性肯定会去五仙观寻仇。

  玉阳子不愿在此时与鬼门结下血海深仇,否则到时候鬼门和风清一起上门寻仇,他们五仙观就算是底蕴深厚,怕是也抵挡不住。

  “风清出来了,我们赶紧回去告诉掌门师兄去。”

  “且慢!”

  久未说话的若离开了口,拦住了玉阳子。

  “二……”她险些把“二师叔”三个字脱口而出,若离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她只想问个清楚。

  “前辈,请问风鸢与贵派到底有何关系呢?”

  虽然若离穿上了男装,玉阳子还是认出了他。他到达这里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她和江小白,却故意视而不见。

  “没有关系!”

  玉阳子不愿意吐露出实情,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他不愿意让若离知道实情,以免她心中再添仇恨。

  “几位师弟,走吧!”

  其余四人的目光都落在若离的身上,他们和玉阳子一样,也都认出了若离的真实身份。

  五仙观五子立即变离开了灵素山,随后铁剑门的玄明也走了。

  站在那里的若离望着黎明前的夜空,痴痴地发呆,也不说话,任着两行热泪顺颊而下。

  “傻丫头,别哭了,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江小白搂着若离,细声安慰起来。

  过了许久,若离这才擦了擦脸上的泪珠,深吸了一口气,将内心的悲痛压在心里。

  二人将广场上的尸体集中了起来,焚烧之后将他们的骨灰安置在清净塔之中。

  想不到昨日还是热闹不凡的静慈观在一夜之后便变得如同鬼域一般寂静。

  “若离,咱们得离开了。风清肯定会去五仙观寻仇,我的想法是咱们尽快赶到青城山附近,如果五仙观有难,你我也可以立马赶去驰援。”

  若离点了点头,道:“我要去个地方拿样东西,你在这儿等着我。”

  江小白点了点头。

  若离走后不久,江小白便听到清净塔之中传来一阵震荡之声。他微微犹豫了一下,再次进入清净塔之中,直奔塔顶而去。

  到了那里,就见守护着灵根的阵法正在闪烁着,就像即将坏掉的电灯一般。过了不到一分钟,守护着灵根的阵法就完全消失了,灵根失去了阵法的守护,便触手可及。

  江小白站在那儿,犹豫着要不要取走灵根。过了许久,他也没有做出决断。

  若离取了东西回来之后没有在广场上瞧见他,便进了清净塔,果然在这里找到了他。

  “小白,阵法怎么破了?”

  江小白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塔身出现了一点震荡,我进来就看到阵法的光罩不断地闪烁,后来就破了。”

  这阵法是圆镜师太利用静慈观的历任祖师留下来的禁制布置而成的,历任祖师都已经圆寂,她们留下来的禁制总有用完的时候,所以就在刚才破灭了。

  “那这灵根怎么办?”若离道:“要是留在这里的话,那不就是便宜了鬼门的人了吗?”

  江小白道:“是啊,所以我才考虑要不要带走它,但这毕竟是静慈观的东西。”

  “应该带走灵根,这东西如果落入了鬼门之手,后果肯定非常严重。你也别把自己当外人,静慈观的掌门令牌还在你手上呢。”若离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