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随手翻了翻禇秀才做的策划书,看了几页,他就知道这份策划书是凝结了禇秀才的无数心血的,策划书已经非常完善,方方面面都考虑得非常周到,是一份可以拿来直接执行照做的策划书。

  “这份策划书交给我吧。”江小白道:“找个时间,我拿着策划书让他们批。”

  褚玉龙道:“老板,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镇上的领导都换了一茬了,你熟悉的那些领导早就都调走了。”

  江小白道:“调走了就调走了,我又不是让他们办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这是对松林镇长远发展有利的好事,他们凭什么不批给我。”

  褚玉龙没再说什么,他知道江小白向来神通光大,他说到做到,肯定会兑现的。

  “秀才,你不要太累了,我看你的脸色可不太好,觉没睡好吧。”江小白道。

  褚玉龙笑道:“我没事,死了以后反正是要长眠地下的,活着的时候,睡个什么劲儿啊。”

  江小白道:“你可不能那么想,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没有了好的身体,以后还怎么干事业。所有事情都不要操之过急,包括藤编厂的发展也是如此,咱们按部就班慢慢来。”

  褚玉龙连连点头,可他心里其实却对江小白的这种想法并不是很认同。这是一个高速发展的世代,社会日新月异,已经不允许人放慢脚步。一旦脚步慢了一拍,那么等待他的就是被这个高速发展的世界给遗弃。

  “好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了。”江小白站起身来,褚玉龙一直把他送到厂子外面。

  从藤编厂出来,江小白便径直回秦香莲家。一路上静悄悄的,南湾村似乎没有了以往的生气。

  村里的田地里都种上了草药,这些草药只供应给江小白和苏雨菲的药厂。两个药厂发展得都很不错,南湾村出产的药材全都被这两个药厂给收购走了。就是这样,两家药厂还得从别处收购药材,因为南湾村的产量根本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要。

  如果江小白这几年没有离开的话,怕是整个松林镇都会被种上药材。

  不知不觉,已经快到了秦香莲家。江小白发现了一个靠在树上的人,那个人靠在树上,口中叼着香烟。

  江小白的脚步顿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靠在书上的是二愣子,他看得出来,二愣子是在等他。

  江小白走了过去,面对现在的二愣子,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记忆之中的那个二愣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走到二愣子的跟前,江小白就这么看着他,没有开口说什么。

  “抽烟。”

  二愣子从烟盒里取出一根香烟出来,递给江小白。江小白接过香烟,二愣子打着了打火机,给他点燃了香烟。

  “什么时候回来的?”二愣子问道。

  “今天刚回来。”江小白道。

  眼前的二愣子俨然已经是个非常成熟的男人了,他似乎还拥有了他这个年纪本不应该拥有的成熟。现在的二愣子早已经没有了过去那个二愣子的影子。

  江小白抽了一口烟,道:“你是在这儿专门等我的吧。”

  二愣子笑了笑,“当然,我知道你要从这里路过。”

  “小浪,你现在变得真聪明。”江小白道。

  “我还是习惯你叫我二愣子,我记得这个外号还是你给我起的。”二愣子笑道。

  “你这是对我有意见啊。”江小白道:“那我更不能叫你二愣子了。”

  二愣子道:“其实我停希望我能傻一辈子的,聪明人有什么好的,人一聪明想的就多,想得多头就大。我现在真的很想回到以前,还做那个无忧无虑每天快快乐乐的傻子。”

  江小白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现在的二愣子的智商要比普通人还要高出很多,就连秦香莲都觉得儿子变得深邃了许多,很难猜透他的心思。

  “小浪,你让我感到陌生。”江小白说出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二愣子道:“是吗?你也一样,几年没见了,咱们之间好像疏远了太多。想想当年咱们是多么亲密啊。还记得那个夏天,我和你顶着大太阳蹬着三轮车去城里卖虾。卖了虾之后,你给我买冰棍吃,给我买汽水喝。那个时候真是觉得幸福,无比的幸福。现在啊,怕是再也不会有那种感觉了。”

  江小白道:“你我都在变,不过我对你的感情不会变。小浪,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那个二愣子。有人欺负你,我会冲在最前面。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绝对不推辞。”

  二愣子道:“我现在过的也不错,藤编厂那么大的仓库归我管,每个月也能拿到不少工资。我妈给我攒了不少钱,她好像已经着急了,想让我娶媳妇。可我才多大年纪啊,我还不想那么早成家。”

  “你现在成家的确是有点早了,再过几年吧。”江小白道。

  二愣子道:“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就是我妈,我是特别希望看到我妈幸福的。可自打你离开之后,她几乎就没有笑过。江小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江小白愕然,看来二愣子对于他和秦香莲的事情是一清二楚的。既然这样,江小白便觉得也没什么好瞒着他的。

  “你不恨我?”江小白问道。

  “恨你干什么。”二愣子抬头望天,微微一笑。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能怎么办。”

  江小白听得出来,其实二愣子对于他和秦香莲在一起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只是他知道秦香莲的心只在江小白的身上,别人给不了秦香莲幸福。

  二愣子把烟头丢在地上,踏脚上去踩了踩。

  “我回厂里去了,今晚仓库要连夜出货,我得在那边照看着。”

  其实仓库那边已经关门了,没有事了,二愣子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要给秦香莲和江小白单独的空间,同时自己也不愿意不希望看到听到一些事。

  看着二愣子消失在黑夜之中的背影,江小白不禁叹了口气,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天真无邪的二愣子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