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所有媒体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了渡边三郎的身上,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诡异的一幕,但这并不是他们操心的,他们只在乎败者渡边三郎的反应。

  这个号称是日本养殖之神的男人此刻抱着脑袋蹲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那跳着来到他面前的大鱼。

  “不可能,这不可能!”

  从一条半斤重的小鱼变成现在五十斤重的大鱼,仅仅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这已经违背了科学。渡边三郎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看到的是真实的,他宁愿相信看到的是一场魔术表演。

  “对,江小白一定是个魔术家,他绝对不是一个专业的养殖大师,他就是一个闯江湖的术士,这是他使的障眼法!”

  渡边三郎闭着眼睛猛地摇了摇脑袋,然后再次睁开眼来,但他看到的还是一条大鱼。那大雨就在他的面前,触手可及。

  “不可能!”

  渡边三郎猛地站了起来,大吼一声,抬腿踢向身前的大鱼,谁知道却是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屁股都快摔碎了。

  现场许多媒体记者都抓拍到了渡边三郎这狼狈的一幕,一阵闪光灯乱闪,闪的渡边三郎眼睛都花了。

  “小鬼子,你认输不认输?”

  这时,江小白才站起身来,收起手机,抱着胳膊看着倒在地上的渡边三郎。

  渡边三郎仰望着江小白,他的脸上布满了错愕的表情。

  “我输了吗?”

  “你还没输吗?”

  渡边三郎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输了呢!我们约定的是三天,现在一天都还没过去,不到最后一刻,就难言胜负!你凭什么判定我现在就已经输了呢?”

  江小白叹了口气。

  “唉,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小鬼子,输要输得起。只赢得起,却输不起,你这样的人真是给你的祖国丢脸啊!”

  渡边三郎没办法认输,他是日本国内的养殖之神,头顶着神圣的光环,他一旦要是输了,对他的名誉会造成很坏的影响,将会失去很多的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他将要失去一只手,这可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你还真是挺会给自己找台阶的。小鬼子,就算给你三年,你也养不出那么大的鱼吧。”

  江小白说这话并不是他狂妄自大,而是的确就是如此。

  赵三林和林子强两个人把那条大鱼抬到称上来过磅,显示是五十二斤多。

  “江先生,这太不可思议了,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

  现场的媒体一改之前对江小白的轻蔑,一个个都变得热情的不得了,围着江小白问这问那。

  “对不起,无可奉告。”江小白用一句话回答了他们。

  “渡边三郎!”

  赵三林把渡边三郎从地上拎了起来,他是个庄稼汉,有把子力气,一下子就把渡边三郎给拎了起来。

  “你狗ri的不会忘了你自己说过什么话吧!现在胜负已分,你还有什么话说,赶紧把你的手给我剁下来!”

  “对,剁下来!”林子强跟着起哄,他们早就看这个狂妄自大的小鬼子不顺眼了。

  “老赵,你们干什么呢!”秦香莲呵斥了一声,她不愿意看到事态发展到更严重的地步。

  “小白,你说怎么办?”赵三林和林子强看着江小白。

  “放了他。”

  江小白并不想要渡边三郎的一只手,他要渡边三郎的一只手能有什么用呢?

  “放了他?”赵三林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对,放了他。”

  江小白以德报怨,迎来了现场媒体的热烈掌声,尤其是现场的几家来自日本的媒体,都对江小白宽广的胸怀感到敬佩。

  江小白可不是什么有宽仁的人,他不想要渡边三郎的一只手,只是因为渡边三郎还的所作所为还没有到让他生恨的地步。

  虽然渡边三郎不承认,但是谁都清楚,他已经败了。这场比赛的时间是三天,但是在第一天没有过完的时候就算是结束了。

  “走吧!”

  江小白带着秦香莲三人离开,赵三林和林子强问道:“小白,这鱼怎么办?”

  “随你处置。”江小白头也不回地走掉了,身后跟着一帮穷追不舍的记者。

  赵三林抱着那条大鱼,想带走又觉得不妥,后来便把大鱼往渡边三郎的身上砸了过去。渡边三郎原本身手很好,但因为此刻的心情,反应迟钝了许多,竟然没躲过去,被砸了个满怀。

  那些记者明明看到江小白前一秒还在他们的眼前,可是后一秒江小白就已经不见了。就在他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找江小白的时候,江小白已经回到了酒店的房间里。

  他已经开了一瓶红酒,正和秦香莲对饮。

  “小白,你真是神了,为什么那条小鱼一下子能变得那么大啊?”秦香莲一脸崇拜地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道:“我有一些特异功能。”

  秦香莲道:“那你能把你想变大的东西都变大吗?”

  “差不多吧,你想要我把什么变大?”江小白笑看着秦香莲,他的目光落在了秦香莲身前凸起的地方。

  “怎么?”秦香莲撅起了小嘴,难得的俏皮了一回,“你嫌我这里小了?”

  江小白笑道:“非也非也,盈盈刚可一握,那是最好的感觉。”

  秦香莲俏脸一红,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她的浑身都有些燥热。

  “今天真是为你捏了一把汗,还好你赢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怎么赢的。小白,你是不是从哪里学了什么神奇的本事?你给我的感觉好像不是个人。”

  江小白问道:“我哪里不像是个人了?”

  秦香莲道:“好多地方,比如你帮我去除了皱纹,又比如今天的比赛,还有、还有……”

  秦香莲像是结巴了似的,重复了好久也没说出下文。

  “还有什么?”江小白追问道。

  “不说了。”秦香莲低下头,她的脸已经红得不得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江小白会读心术,秦香莲心里想了什么,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