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小院,江小白便听到了房屋里传来了几声咳嗽。

  江逸潇道:“这里就是父亲的居所。”

  江小白的心紧张了起来,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紧张过了,就快要见到那个赋予他生命的人,他的心里没办法不紧张起来。

  江逸潇推开了门,带着江小白走到了屋子里面。这里面全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一看就知道是有些年代的老物件,不过保存的都十分完好。

  “父亲,我把弟弟带回来了。”

  江逸潇抓住江小白的手,拉着他进入了里间。里间是个卧室,昏黄的灯光下,一个苍老虚弱的男人正躺在那里,不时地剧烈咳嗽起来。

  “孩子,孩子……”

  老者抬起手来,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江小白鬼使神差似的,快步走上了前去,俯下身去。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床上那人的脸,便见那人突然张开了口,冲着他吐了一口迷雾。

  江小白顿时便失去了知觉,而后发生了什么,他全然不知。

  等到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关在了牢房里面。

  “混蛋!”

  清醒之后的江小白第一件事就是大骂起来,很显然,他被人给骗了,江逸潇所说的那些全都是骗他的,为的就是引他上钩。

  “江小白啊江小白,你的心还是不够硬啊!”

  江小白暗暗痛恨起自己,他再不能这般心地善良了。

  “哈哈,我的好弟弟,哥哥看你来了。”

  一个笑声传入了牢房之中,风度翩翩的男子朝着这里慢慢走了过来。

  “江逸潇,你个王八蛋!”

  江小白看到了来人,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弟弟,何必那么生气啊!”江逸潇亮了亮手里的饭盒,“我给你送饭来了。”

  “收起你的假惺惺吧!”江小白道:“一旦让我出去,我非杀了你不可!”

  江逸潇道:“我的好弟弟,你当然可以出去了,不过想要出去的话,你得交出一样东西来。只要把那样东西给交了出来,你马上就可以离开这里。”

  江小白道:“少在我身上打主意!你这个王八蛋说什么我都不会再信任你的!”

  江逸潇道:“不信任我没关系啊,我有的是时间,你就在这里关着吧。”

  江逸潇走了,丢下饭盒。

  江小白看也没看饭盒一样,运起全身真元,朝着这地牢猛轰了一拳。也不知道这地牢是什么做的,他全力施展的一拳居然对这牢房没有产生丝毫的影响。

  江小白不信这个邪,继续出拳,结果仍然是如此。

  “别白费力气了。”

  旁边的牢房里传来一个声音,江小白这才注意到旁边的牢房里也关着一个人。

  “你是谁?”江小白问道。

  那人盘膝坐在那里,笑道:“我是谁无所谓,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是个好地方。”

  “你是傻了吗?”江小白道。

  那人摇头一笑,道:“这个地方吃喝不愁,每天都有人定时定点给你送饭送菜。另外啊,在这里什么事都不用做,天天睡大觉,你说多好啊。”

  江小白道:“原来你是这么看待这里的啊,很抱歉,我没有你的境界。”

  那人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刚才老夫睡的正香,就是你这小子嚷嚷把我给吵醒了。你得补偿我。”

  “我拿什么补偿你?”江小白苦笑道:“难道你没看见我现在的境地吗?”

  那人道:“江家大公子给你送了饭盒,你吧饭盒给我,让我享用了里面的美食,就算是补偿我了。”

  江小白把饭盒拎了过去,交给了隔壁的狱友。

  那人打开饭盒一看,顿时两眼直发光,哈哈笑道:“你个傻瓜,那么多好吃的你不要,可便宜我喽。”

  江小白没说话,很快那人狼吞虎咽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起,让他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嗯,真舒服啊,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那人的面前杯盘狼藉,他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像是在回味刚才的美味佳肴。

  “喂,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江小白问道。

  那人道:“江家关人还需要理由吗?我错就错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以为自己忠心耿耿给江家卖命几十年,就可以得到江家的网开一面,谁知道……唉,不说也罢,说了心寒哟。”

  “你在江家很多年了?”江小白从他的话中准确地捕捉到了一些有用信息。

  “是啊,我为江家效力整整三十年!”那人道。

  江小白道:“老头,那我问你,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江峰的。”

  “江峰?”

  听到这个名字,那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看向江小白,顿时便是大吃了一惊。

  “你是不是当年被江峰带走的那个娃娃?”

  江小白点了点头。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很想知道。”

  那人道:“当年江家发生了一场变故,你的父亲江裕仁在外面的女人生下了你,遭到了他的正室夫人曾夫人的嫉恨。曾夫人是你父亲江裕仁明媒正娶的老婆,两家门当户对,他们的婚姻没有感情基础,有的只是交易。曾夫人知道你父亲对她的感情,她在得知你母亲生下的是个男孩之后,心中怒气冲天。但是她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对你父亲说想要把你们母子接到家中来居住,给你们一个名份。你父亲没有想到曾夫人会主动提出,当下自然喜不自胜,立即便安排你母亲带着你进入了江家。一开始曾夫人对你母亲和你都很不错,久而久之,你父亲也就放松了警惕。在你父亲离家出去办事的时候,狠毒的曾夫人开始对你和你的母亲下手了。她把你的母亲挖掉了双眼,割去了舌头,砍断了四肢,囚禁了起来。而你因为深得你父亲的宠爱,很可能会威胁到江逸潇的江家继承人的地位,所以你必须死!好在这个家里还有个忠心为主的江峰,他在曾夫人动手之前带着你离开了江家。”

  “不对,那我父亲呢?为什么他什么也没做?难道任由那女人胡作非为吗?”江小白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