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敏清面色惨白,从他的脸色来看,已经没有了生机。曾无极抱着她,老泪纵横。

  “天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竟要如此惩罚我,要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曾无极昂天大吼。

  “曾无极,你难道还不知错吗?”

  “阿弥陀佛,”江裕仁口宣佛号,“种什么因,结什么果。这一切都是你的过错造成的。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曾无极,你该顿悟了。”

  “我顿悟什么!我悔不当初,当初就应该把你给杀了!”曾无极已经陷入了癫狂,他的孩子已经全部都死了,岂能让江裕仁还活在世上。

  “江裕仁,我曾家到底是欠了你什么?我的大女儿敏柔因为你而误了终生。你若是好好待她,给她关爱,她何至于要通过囚禁你的方式来得到你。我的小女儿敏清,这些年她谁也看不上,旁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她是因为对你难以忘情吗?我的两个女儿全都是凤凰一般的女子,却全都痴情于你,因你而死!”

  曾无极红着眼看着江裕仁,他对江裕仁的恨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我要杀了你,让你下地狱为我的两个女儿做牛做马!”

  曾无极一抬手,一身的修为全部集中在了他的一只手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江小白从后袭来,一掌击中了曾无极的后背。曾无极的身子一僵,顿时便倒了下去。

  一代枭雄曾无极倒毙在地,死时仍是双目圆睁,他死不瞑目。

  江裕仁扑上前去,抱起了曾敏清,摸了一下曾敏清的脉搏,还能够感觉到微弱的脉搏跳动。

  “小白,救救她。她还活着,她还有脉搏。”

  江裕仁是个是非分明的人,曾家绝大部分的子弟都不是善辈,但是曾敏清不同,曾敏清是曾家心地最纯良的一个,她的心干净得像万里无云的蓝天,像清澈见底的小溪。

  “父亲,我只能一试。”

  江小白曾说过不会杀曾敏清,即便是曾敏清是死在了曾无极的手上,他也会尽力去救,只因为他钦佩这个女子。

  江小白将体内的真元输入了曾敏清的身体里,不断地修复她受损的身体,但是江小白却无法救活曾敏清。

  “父亲,我可以修复她的肉身,但是她的灵魂已经魂飞魄散,我救不活她了。”

  江小白不遗余力地去施救,纵然他修为决定,也不可能救活一个失去了灵魂的人。

  “那、那可以找回她的灵魂吗?”江裕仁问道。

  江峰道:“公子爷,找不回来的。灵魂离体之后顷刻间就会烟消云散。”

  江小白脑海之中灵光一闪,道:“父亲,我有个想法,母亲的灵魂可否安寄在曾敏清的肉身之中呢?”

  曾敏清显然是活不成了,与其让她的肉身化作一堆腐肉,还不如把鱼娘的灵魂寄入她的体内,让她的肉身不死,也让鱼娘复活。

  江裕仁没有表态,他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一直以来,他都是个正人君子的形象,考虑事情总是有那么多的条条杠杠束缚着他。江小白可不是这样的人,他的果决不是江裕仁可以相比的。

  既然江裕仁没有反对,江小白就当他是同意了,立即行动起来,将储存着的鱼娘的灵魂寄入了曾敏清的体内。植入灵魂不是一件简单的事,纵然江小白修为高深,也不得有分毫的大意,否则一旦出错,鱼娘的灵魂便会和曾敏清的灵魂一样灰飞烟灭。

  在江小白开始行动之后,江裕仁和江峰都是紧张地看着他,二人的一颗心悬在嗓子眼上。

  事关母亲的复活,江小白全神贯注,一点点地将母亲的灵魂缓缓地输送到曾敏清的肉身之中。灵魂进入不属于自己的肉身之后会出现排斥反应,江小白把母亲的灵魂寄入新的肉身之后,以自己强大的修为为母亲趟平了道路,让母亲鱼娘在苏醒之后不会遭遇到排斥反应。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江小白才停了手。

  “小白,如何?”江裕仁紧张地问道。

  江小白道:“没事了,母亲很快就会醒来,半个时辰之内吧。”

  江峰问道:“小白,曾家这一地的尸体如何处置?”

  “烧了,一把火烧了曾家。”江小白道。

  “孩子,需要这样赶尽杀绝吗?”江裕仁心慈手软。

  江小白道:“父亲,你是不是把家主的位置让给了我?”

  “当然。”江裕仁知道江小白话里的一丝,道:“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不阻挠。”

  江小白一挥手,一个火球从他手中飞出,偌大的曾家很快便葬于火海之中。

  点了火之后,江小白一行人便离开了曾家。他们很快便回到了江家,江小白和江裕仁守在床前,等待着鱼娘的苏醒。

  “小白,快看,你母亲的手指动了。”

  江裕仁激动得叫了起来,他开心的就像是个孩子。

  江小白倒是非常冷静,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又过了大概一刻钟,鱼娘的眼皮在动了几下之后终于还是睁开了。

  “鱼娘,鱼娘……”

  江裕仁握着鱼娘的手抑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是我啊,你还认识我吗?”

  “江郎,你老了。”

  鱼娘含泪看着江裕仁,此时的江裕仁已经不是她记忆之中那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了,风霜染白了他的鬓发,岁月悄无声息地爬上了他的额头,留下了一道道沟壑。

  “娘,您终于醒了!”

  江小白也是忍不住泪流,他的苦心没有白费。

  “孩子,你长得和你父亲年轻的时候可真像啊!”

  鱼娘抬起另外一只手抚摸着江小白的脸庞,动情地道:“我们一家三口总算是团聚了。”

  江裕仁道:“是啊,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把咱们分开了。”

  “曾夫人呢?”鱼娘问道。

  江小白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鱼娘,鱼娘这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

  “小白,以后我和你父亲便做一对闲云野鹤,家里的事情就全都交给你了。”鱼娘道:“江郎,这么些年你在这青灯塔中也腻了吧,何不如我们一同出去游山玩水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