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想干什么?”蓝紫萱紧张了起来,娇躯微微颤抖。

  “我想干什么?”

  江小白冷笑一声,“嘿嘿,守着你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哪个男人能不动心,你说我不是男人,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江小白还没有所动作,蓝紫萱便大声喊了起来。江小白赶紧把她的嘴巴给捂住,不让她发出声音来,否则楼上楼下听到了说不定要打报警电话的。

  “别出声,别出声!”

  过了一会儿,蓝紫萱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好了,别再尖叫了,我的手马上就拿开。”

  语罢,江小白就把手从蓝紫萱的嘴上拿了下来,然后随便一放。

  “江少,你饶了我吧,我害怕。”

  蓝紫萱瑟瑟发抖,再也没有刚才那么得瑟了。对付像蓝紫萱这么蛮横霸道的千金小姐,就得给她上点手段,否则她根本就不知道害怕。

  “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要真是坏人,你可就惨了。”江小白道。

  蓝紫萱道:“你难道不是坏人吗?那为什么你的手……”

  江小白赶紧把手给移开,他的手刚才随便一放,居然放到了蓝紫萱的胸口上,如果不是蓝紫萱提醒,他到现在都不会发觉。江小白心想难怪刚才手感那么好呢。

  “那个,不好意思,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别解释了。”蓝紫萱道:“解释就是掩饰。”

  “那你还要聊吗?”江小白问道。

  “不聊了,睡觉。你赶紧下去。”蓝紫萱催赶道:“不要在我的床上。”

  江小白心想这明明是他的床,几时成了蓝紫萱的床了,不过他这回没有和蓝紫萱争论什么,毕竟刚才占了人家的便宜,虽说是无心之过,那也是过错啊。

  回到地铺上躺着,江小白倒是很快就进入了梦想,但蓝紫萱却失眠了,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刚才江小白从后面抱住了她,那灼热的男人的鼻息不停地喷涌在她的耳垂上,让她心潮起伏,至今仍无法平静。

  蓝紫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菜进入的梦想,反正等她中午醒来的时候江小白早已经不在家里了。饥肠辘辘的蓝紫萱在餐桌上发现了江小白给她准备的早餐,可惜早已经冷了。

  “这小子还蛮暖心的嘛。”

  虽然早餐早已经凉透了,不过蓝紫萱的心里却是火热的。她把江小白给她准备的早饭热了一下吃了,然后便给她的父亲的小女朋友打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蓝紫萱就以命令的语气说道:“张馨媚,你给我听着,下午两点我在江岛咖啡等你,你要是敢不来,瞧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蓝紫萱就挂断了电话。

  随后,蓝紫萱便联系了陈美嘉,问陈美嘉要了江小白的手机号码。

  另一边,陈美嘉的办公室里。

  “喂,你怎么紫萱了?她问我要你的电话号码呢。”陈美嘉笑道。

  江小白道:“你对你的朋友应该有所了解,你认为我能怎么她吗?她不怎么我就算不错的了。”

  “那我把你号码发给她啦。”陈美嘉随后就把江小白的号码发给了蓝紫萱。

  没过多久,江小白便接到了蓝紫萱打来的电话。

  “江少,我已经越好了那个狐狸精了,下午两点在江岛咖啡见面。你有时间过来吗?”

  江小白道:“我抽空过去吧,回头你把那家咖啡店的地址发给我。”

  挂了电话,江小白很快就受到了蓝紫萱发来的短信,他看了一眼,把咖啡馆的地址给记了下来。

  “紫萱找你有事?”陈美嘉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我下午得出去一趟,跟你请个假。”

  陈美嘉道:“我说过了,你负责接送我上下班就可以,其余的时间你都是自由的,自己支配吧。”

  吃过午饭,江小白便去了蓝紫萱说的那家江岛咖啡,买了一本杂志带了进去,到了里面之后点了一杯咖啡,然后翻阅杂志打发时间。

  下午一点五十左右,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走了进来,穿着一套中长款的风衣,露出一节白嫩的小腿在外面。

  她没有点什么,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从她进来的时候,江小白就已经注意到她了,江小白有种感觉,这个女人就是蓝紫萱口中说的狐狸精。

  大概过了一刻钟,蓝紫萱也进来了。蓝紫萱进门之后首先注意到的是江小白,她朝江小白看了一眼,然后便径直走向了那戴着墨镜的女人坐的地方。

  “能不能把你的墨镜摘下来?见不得光啊?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一坐下来,蓝紫萱便没好声气地冲着未来可能是她后妈的女人发起了火。

  张馨媚摘下墨镜放在桌上,一抬手,把服务员叫了过去,叫了两杯咖啡。

  “紫萱,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蓝紫萱道:“我找你有什么事,你心里还不清楚吗?张馨媚,我知道你是个狐狸精,你就是图我爸的钱。我告诉你,我爸是老狐狸,而你的道行顶多算是个小狐狸,你在我爸那儿讨不到好处。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我爸。你爱财是不是,只要你肯离开我爸,我送你一套房子。这些年我每年过生日他都送我一套房子,太没新意了。”

  张馨媚低头搅拌着咖啡,迟迟没有说话。

  “喂,你说话啊!”蓝紫萱把桌子一拍。

  江小白在一旁看着,心想张馨媚的道行可比蓝紫萱高太多了,蓝紫萱在张馨媚面前简直就是个小学生,她对张馨媚的攻击根本无关痛痒。

  “紫萱,我和你爸爸是珍惜相爱的,为什么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呢?”张馨媚开始反击了。

  “真心相爱?拜托!他的年纪都当你爹的了!”蓝紫萱道。

  张馨媚道:“真正的爱情是不受时间、空间限制的,年龄根本就不是问题,你父亲比我也就大了二十几岁,我完全可以接受啊。我都没有嫌弃他什么,你又害怕什么呢?”

  “你……”

  蓝紫萱被气得够呛,半天才憋出一个“无耻”来回应张馨媚。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