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国强对云空法师极为相信,他做任何大事都会找云空法师商量。云空法师曾扬言蓝紫萱命中会有一劫,吓得蓝国强魂不附体,跪求云空法师给出化解之法。

  云空法师给出的化解之法就是要让蓝国强取一个老婆,而且必须是何年何月何日出生的女子才行。然后云空法师便安排张馨媚去接触蓝国强,去给蓝国强的公司递简历。

  人事部门的负责人把筛选出来的几个人的名单放到蓝国强的面前,张馨媚的简历也在其中。蓝国强要在筛选出来的三个人当中选一个,公司的人事制度一向是由他来做最后的拍板。

  蓝国强看到了张馨媚的出生年月日,当时就做了决定,即使是人事部门的主管认为另外一个应聘者更为优秀,蓝国强还是选择了张馨媚。就算张馨媚什么也不是,只要他的出生年月日是蓝国强需要的日期,那么他就肯定会选择张馨媚。

  张馨媚进入了蓝国强的公司,一路晋升,很快就成为了总裁助理。蓝国强开始追求张馨媚,张馨媚一开始并没有答应他,故意吊着蓝国强。

  张馨媚在得知蓝国强为什么非要娶她的原因之后,不无妒忌地道:“蓝国强倒是个很称职的老爹。”

  云空微微一笑,道:“馨媚啊,你是觉得我对你不好是吧?”

  张馨媚道:“难道不是吗?你只会把我当成你的工具。爸!这次得手之后,我想休息一阵子。”

  云空法师道:“这次得手,我给你两年的时间休息,如何?”

  张馨媚道:“你可要说话算数。”

  江小白暗自心惊,这云空法师居然如此利用自己的女儿,他到底是不是张馨媚的亲爹呢?这个问题还真是要搞清楚。

  “那我先回去了。”张馨媚道:“我给你说的那个人,你安排人查一下,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放心吧,我们谋划了那么久,绝不会让任何人破坏咱们的计划。”云空法师脸色一冷,目光之中流露出了杀机。

  张馨媚离开了玄音寺,云空法师留在禅房里面看书。

  稍后不久,江小白也离开了玄音寺。他已经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这云空法师原来就是个江湖骗子,他接近蓝国强只是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如果他就这么跑到蓝国强面前告诉蓝国强云空法师和张馨媚都是骗子的话,蓝国强百分之九十九都不会信他,疏不间亲,这个道理江小白还是明白的。

  回到车上,江小白立马便离开了无量山。下午下班之前,他回到了康氏集团,把陈美嘉接上。

  “你今天出去有什么收获吗?”陈美嘉问道。

  江小白笑道:“我的收获可是不小。对了,你知道那个云空法师的情况吗?”

  “知道一些,那个人可神着呢。”陈美嘉道:“他大概是三四年前来到的玄音寺,当时的玄音寺主持并不是他,他只是来此挂单的一个僧人。后来,让他名声大噪的是他和当时的玄音寺主持的一场关于佛法的辩论。玄音寺在我们云滇地区的香火非常旺盛,佛法辩论的当天玄音寺云集了上万人,可谓是盛况空前。最后的结果就是云空以精妙的佛法辩得当时玄音寺的主持当场吐血,没几天老主持便去世了,而他则从一个挂单的外来和尚摇身一变成为了玄音寺的新一任主持。”

  江小白道:“原来如此。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时的老主持并非是因为辩驳不过他而死的,而是被他下了毒。云空这个人新机歹毒得很。”

  “你确定?”陈美嘉道。

  江小白道:“我不确定,不过他不是个好人,我是确定的。张馨媚和他是父女关系,你想不到吧。不过张馨媚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这我却不得而知。”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陈美嘉的下巴都快惊得掉在了地上,云空法师和张馨媚这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居然是父女关系,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不会是你胡编乱造的吧?”陈美嘉问道。

  江小白笑道:“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靠谱吗?”

  “也不是,只是觉得这事太玄乎了。”张馨媚道。

  江小白道:“还有更为玄乎的,张馨媚接触蓝国强是有预谋的,蓝国强之所以要和张馨媚结婚,是因为要帮助蓝紫萱渡劫!”

  “渡劫?渡什么劫?”陈美嘉笑了,“这也太能扯了吧。”

  江小白道:“云空那秃驴告诉蓝国强蓝紫萱命里有一劫,处理不好的话有性命之危,而化解之法就是必须要找一个何年何月何日出生的女子做老婆。你应该能猜得到的,那个日期肯定就是张馨媚的出生日期。蓝国强太宝贝他的女儿了,再加上他对云空一直都很信任,肯定不会不把当回事,所以他执意要娶张馨媚,其实是为了蓝紫萱。”

  陈美嘉道:“这太可怕了!云空和张馨媚分明就是居心叵测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江小白道:“这还不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他们的目的就是蓝国强的钱!钱是祸水啊,这话一点也不假。”

  陈美嘉道:“那他们为什么盯上了蓝叔叔呢?”

  江小白道:“是有原因的,一是蓝国强信这个,二是蓝国强有钱。”

  陈美嘉道:“蓝叔叔的确是太迷信了。我记得紫萱以前上学读书的时候,学校明明已经开学了,他还不让紫萱去上学,非得等到一个黄道吉日才送紫萱去上学。”

  江小白道:“是啊,像你爷爷,他就不信这个,就算是云空的本事再大,他也没办法忽悠到你爷爷。”

  陈美嘉道:“江少,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江小白道:“我已经有了想法,我们必须得让蓝国强自己认识到云空就是个大骗子,要不然他这么迷信,肯定不会相信我们的话。”

  陈美嘉道:“关键是他不会信咱们的啊,他对云空实在是太信任了,简直就是言听计从,云空说什么就是什么。”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