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政府控制着缅甸,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缅甸被各个军阀分裂割据,在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势力。

  “陈老,这消息准确吗?”江小白问道。

  陈广盛点了点头,“应该是准确的。”

  江小白道:“康家想要干什么?难不成还和军阀做生意?”

  陈广盛笑道:“为什么不可以?军阀也是人啊,他也有需要的东西。而且相对而言,你只要能搞到军阀所需要的东西,那么其中的利润是相当可观的。”

  江小白道:“康永安每年都要去缅甸好几次,原来是这个原因。他们也太大胆了!那些军阀都是什么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啊!他们居然敢和军阀一起做生意!难道是疯了吗?就不怕哪天军阀一个不高兴就宰了他们?”

  陈广盛道:“害怕军阀的那是小商小贩,像康家这样的大家族,怕是有些军阀要害怕他们的。据我所知,康家并不是和一个军阀打交道,他们同时和多个军阀联系,为多个军阀服务。许多军阀倚赖他们提供的物资,甚至有的军阀在等待着康家和他们做生意。这也就是说,康家有选择的余地,他可以选择和谁做生意,也可以选择不和谁做生意。”

  江小白感觉到了一阵阵的寒意,康家这真的是在玩火自焚。无论如何,和那些军阀做生意都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康家肯定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商人无利不起早,很显然和军阀打交道能让康家获得非常丰厚的利润,否则康家不会那么起劲。

  “陈老,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陈广盛叹了口气,背着手站在窗后,看着外面。

  “我担心我家美嘉啊,我很后悔,当年就不该给孩子定什么娃娃亲。我现在是骑虎难下,豁不出去这张老脸,却苦了孩子了。”

  江小白道:“你也不要太自责,美嘉其实是能够理解你的。至于她和康永安的婚事,你交给她处理好了,我相信她会给你一个非常满意的答卷。”

  陈广盛其实心里非常清楚,他知道陈美嘉肯定要做些什么,否则不可能答应他去康氏集团上班。

  “江少,谢谢你的安慰。真到了事情非得解决的那一天,如果美嘉不同意,我也只能豁了我这张老脸。面子是重要,可我不能让面子毁了我孙女一辈子的幸福啊!”

  江小白笑道:“陈老,如果让美嘉知道你的想法,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陈广盛叮嘱道:“江少,现在不要告诉美嘉,我现在还不想让她知道。”

  “我明白。”江小白道:“没别的事我就告辞了。”

  离开陈家之后,江小白便回了家去。回家的路上,江小白收到了杨晓璇发来的微信。杨晓璇现在还在那家酒店的大床上躺着,昨晚和今天下午加起来两次的高强度的疯狂**让她已经感觉到吃不消,此刻连床都还下不了,只能在那里躺着。

  她算是彻底被江小白给征服了,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江小白给她带来的快乐。现在就算是江小白是个穷得叮当响的乞丐,杨晓璇也不会抛弃他,别的不说,至少江小白能带给她别人给不了她的欢愉。杨晓璇已经沉溺在了其中。

  杨晓璇在微信里让江小白去酒店找她,江小白当作没有看见。他知道杨晓璇已经完全上钩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吊住杨晓璇,让杨晓璇彻底成为一个听话的女人,任其指挥才行。

  回到家里,蓝紫萱不在家,江小白松了口气。蓝国强和张馨媚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到了必须要解决的时候了。江小白一个人在家,安静的环境正好让他可以好好去想一些事情。

  蓝国强这件事的主要症结其实在他自己,只要蓝国强不再迷信云空法师了,那么他就不会和张馨媚结婚。要想让蓝国强不再迷信云空法师,首先就得破掉云空法师在蓝国强心目中的形象。

  江小白略一思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他随后便离开了家,孤身一人去了蓝国强的家里。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司机菜把蓝国强给送了回来。蓝国强做生意应酬多,今晚也不例外,喝得醉醺醺的。

  司机一直把蓝国强送回到房间里,然后才离开。等到司机走了以后,江小白便迅速地进入了蓝国强的房中。蓝国强喝了不少酒,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

  江小白一挥手,连人带床全都被他收进了乾坤袋里。随后,江小白便去了无量山的玄音寺。

  云空法师并不是个好人,虽然他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模样,不过江小白心想他的私下里肯定不会是个好东西。

  那就先带着蓝国强去玄音寺云空法师的禅房里埋伏着,等待着好戏上演。

  几乎是一瞬间,江小白就从蓝国强的家里来到了玄音寺。玄音寺的院墙再高,也挡不住江小白。轻车熟路,江小白很快就进入了云空法师的禅房。

  夜晚的玄音寺万籁俱寂,非常的安静。寺里很少有人走动,这里的和尚看上去都很规矩。

  进入云空法师的禅房之后,江小白把蓝国强从乾坤袋里放了出来,他对蓝国强用了隐身术,和他一样,别人也看不到蓝国强。

  蓝国强的穴道被江小白给封住了,没办法讲话,也没办法动弹,能做的只能是静静地看着。他的酒已经醒了不少了,他知道自己被绑架了,不过当他发现被绑到云空法师的禅房的时候又觉得这起绑架有点儿奇怪。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了。

  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正朝着这里慢慢靠近。这是云空法师的脚步声。

  过了没多久,禅房的门便被推开了,云空法师进入了禅房之中,把门虚掩了起来。

  没过多久,江小白又听到了脚步声,这次的脚步声是两个人的,一个脚步声沉重,一个脚步声轻盈,从声音来判断,来的应该是一男一女。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