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往皇宫的路上,江小白再次问了黑骨同样的问题。

  “你真的不知道你们的鬼皇陛下让你带我过来是为了取我的元神来救治他的儿子吗?”

  黑骨道:“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想萨多的话不会假。江小白,总而言之,是我对不起你。”

  “是啊,你现在知道了,但是依然决定把我往火坑里推。”江小白笑道。

  黑骨沉默不语。

  眼看着就快要到皇宫了,黑骨的心情也越来越复杂,他突然停了下来,对送他来的城门守卫道:“马上就要到皇宫了,我安全了,你们回去吧。皇宫里面有守卫,你们进不了皇宫。”

  城门守卫便全都离开了。

  黑骨和江小白站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皇宫此刻近在咫尺。

  “怎么不进去了?”江小白道。

  “你走吧。”

  黑骨突然开了口。

  “萨多说得对,你进去就是个死。我思考了一路,到底是我的职责重要,还是友情更为重要。我现在有了答案。你走之后,我会去觐见鬼皇陛下。我没有完成他交给我的任务,我会以死谢罪。”黑骨淡然地道。

  江小白笑道:“看来是萨多的死给了你启发啊。”

  “是啊,他用他的死来完成了他对镇南王的忠心,我也一样。”黑骨道:“平心而论,我很钦佩他。”

  江小白笑道:“你们其实都是愚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生命去效忠一个人呢?你能告诉我吗?”

  “因为他是鬼皇陛下!”黑骨道。

  江小白道:“是皇帝又怎么了?凭什么就要让皇帝骑在你的头上呢?众生平等啊!没有谁比谁低贱!”

  “你这番话太大不敬了!不要说了!”黑骨吼道。

  江小白道:“不要阻挠我!你去过人间,你了解人间,人间现在有皇帝吗?没有了皇帝,老百姓的日子过的更好了。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黑骨道:“人间和鬼洞不一样,不可一概而论。如果没有了鬼皇陛下,鬼族王国便会分崩离析,便会土崩瓦解,鬼族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厮杀之中,无数的平民将死于战火。”

  江小白道:“好吧,我说不住你,你继续效忠你的鬼皇陛下去吧。不过我要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效忠的王朝将不复存在。”

  黑骨道:“那个时候我应该已经长眠地下了吧。生后哪怕是洪水滔天,都与我无关了。”

  “送我去皇宫吧!”江小白道。

  “你为什么不走?”黑骨道:“这是你最后离开的机会了,一旦进去,你就是想走也走不掉。”

  江小白道:“我走了,你必死。我不走,你把我送到鬼皇的面前,就算是完成了你的任务。我从皇宫里逃了,那不是你的责任。”

  黑骨明白了江小白的良苦用心,顿时热泪盈眶。江小白首先把他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其次想到的才是自己。

  “江小白,你小子以为皇宫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我告诉你,皇宫里高手如云,一旦进入皇宫,你绝对别想出来。”黑骨跺了跺脚,“你走啊!赶紧走!”

  “好!我走!”

  江小白背着手,大摇大摆地朝着皇宫的大门走了过去。等到黑骨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为时已晚,江小白已经走到了皇宫门口,被禁军给拦了下来。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擅入宫门者,一律杀无赦!”

  江小白举起双手,道:“我是和黑骨先生一起来的,是你们的鬼皇陛下要见我!不信你看,黑骨先生就在那里!”

  黑骨此刻已经走了上来,皇宫的守卫认识他,瞧见了他,立即行礼。

  “黑骨先生,您回来了,我这就派人立即禀报陛下去。”

  语罢,宫门的守将已经派出人飞奔去禀报了。

  黑骨看向江小白,无奈地叹了口气,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只好把他带去面见鬼皇陛下。

  进入了宫门,二人往前走了一段,黑骨从怀中逃出一物来,交给了江小白。

  “这是皇宫的布局图,你仔细看看,对你离开这里会有帮助。”

  江小白看了一眼便把图纸还给了黑骨,“我已经记下了。”

  往前走了没有多远,江小白便看到了一座雄伟壮阔的宫殿,道:“这应该就是图上的乾坤殿吧。”

  黑骨点了点头。

  “这是鬼皇陛下和大臣们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

  二人正聊着,便见有仪仗队走了过来,领头的是个太监,太监的身后跟着一队人抬着一顶轿子。

  “是鬼皇来了?”江小白问道。

  黑骨凝眉望去,摇了摇头。

  “那不是陛下的御辇。”黑骨略一思忖,道:“应该是用来接你的。”

  江小白笑道:“那我的待遇好高啊。”

  语罢,大笑两声,江小白便朝着仪仗队大步流星走了过去。黑骨赶紧紧跟了上去。

  黑骨认识领头的太监,此人是鬼皇身边的贴身太监,他能亲自来,便说明鬼皇对此十分重视。

  “恭喜黑骨祭师!贺喜黑骨祭师!”

  “马公公客气了,能为陛下分忧,是我们做臣子的分内之责。”黑骨抱拳拱手。

  马公公道:“黑骨祭师,鬼皇陛下正在寝宫等着你们。你们现在就上轿子。”

  江小白倒是不客气,立马钻进了轿子里。黑骨犹豫了一下,最后也跟着进了轿子。

  轿子被抬了起来,抬得很稳。

  “你得小心一个人。”

  黑骨压低声音在江小白的耳边道:“这个人是鬼族王国的大祭师,也是鬼皇陛下最信任的人。他的能耐通天彻地,所以你最好的逃跑时间是在见到他之前。”

  江小白点了点头。

  过了没多久,轿子落地了。马公公亲自撩开轿帘,请他们二位下来。

  他们已经到达了鬼皇的寝宫。

  马公公在前面带路,江小白和黑骨跟在后面,在大殿里面七绕八绕。江小白观察着鬼皇的寝宫,暗暗地记下了线路。

  来到一个房间外面,马公公唉门外停了下来。

  “陛下,黑骨祭师带着人来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