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谢谢你。”

  江小白看着前方,由衷地说出了感激之言。

  二愣子笑道:“我还是习惯你叫我二愣子。”

  江小白道:“咱们都长大了,不能再那么称呼你了。再说了,你的脑袋现在也好了。”

  二愣子道:“是啊,我们都长大了,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起咱们小的时候,那时候是多开心啊。”

  江小白道:“穷并快乐着,哈哈。”

  二愣子道:“我有的时候挺怨恨你的,要不是你,咱们村现在和以前也不会有多大差别吧。不过冷静想一想,如果像以前那样,怕是快乐的只有无忧无虑的孩子,而大部分人是要为生计所累的。很多人说你是个伟大的人,我得承认。”

  “少来,在你面前,我就还是那个江小白,一起和你下水捉鱼,一起和你上树摘桃的那个江小白。”

  二愣子道:“哈哈,还真是怀念以前下水捉鱼的日子,什么时候咱们找个时间再去捉鱼吧。我知道有个地方,水浅鱼还多。”

  “好啊,我最喜欢一锅炖的小杂鱼,再在过上贴一圈饼子,用那饼子沾着鱼汤吃,味道别提有多鲜美了。”江小白说着说着都流了口水。

  二愣子道:“可惜现在找不到土灶了,整个村里都没有了。”

  江小白道:“错了,你忘了一个地方,我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土灶还在的。”

  “对啊,你家的茅屋还在的。”二愣子道:“那说好了,哪天我找时间休息个半天。”

  “对了,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想开的吗?”江小白很好奇。

  二愣子道:“我在医院遇见了褚叔,他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想明白了。我在想,如果我妈这次生病就这么离开了这个世界,那我会不会后悔?我肯定会后悔,后悔没有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但我最后悔的肯定是我明知道有些事情可以让她开心却阻止了她去做那些事。和张妮谈了恋爱之后,我对男女之间的感情有了更深的了解。你和我妈在一起并没有违背伦理,既然如此,我真的没有理由阻止你们,我该做的是应该送上我的祝福。”

  江小白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好了,天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二愣子道。

  江小白道:“你喝了酒了,还怎么开车?”

  “张妮会开,她没喝。”

  二人下了楼去。

  “妮子,回去了。”

  秦香莲道:“小浪,不在家住一晚吗?”

  二愣子道:“不了,明天一早还得去拉货。妈,你多注意休息,医生说了,让你不要太辛苦。”

  “我知道了,你路上慢点。”

  二愣子和张妮上了车,张妮开着车离开了。

  “天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吧。”秦香莲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搂着她的纤腰,道:“我不回去了,今晚就住你这里了。”

  “我们已经分手了。”秦香莲道:“你别忘记过你说过什么。”

  江小白道:“我没忘记,你也别忘记你自己说过什么。知道小浪为什么找我来吃晚饭吗?”

  这也正是秦香莲想问的问题,她一直没有机会单独问一下江小白或者是二愣子。

  “我也奇怪着呢,他怎么会把你给喊过来?”

  江小白道:“他想明白了。刚才在天台上,他亲口祝福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幸福。”

  “不对!”秦香莲道:“那么多年,他都没有想开,为什么今天就想开了?”

  江小白道:“你突然倒下,引发了他的思考,还有禇秀才跟他说的一些话,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才是最宝贵的。对了,还有他现在也恋爱了,对男女之情的理解也更深刻了。”

  秦香莲依偎在江小白的怀中,这一刻她的心中涌动着甜蜜的幸福。从这一刻开始,她终于可以敞开心扉毫无顾忌地和江小白在一起了,她等待着这一天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

  “抱我,亲爱的。”

  秦香莲闭上了眼睛,江小白将她拦腰抱起,慢慢地上了楼去。

  ……

  次日一早,江小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睁眼一看,身边的女人已经不在了。

  他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张留给他的字条,拿起来一看,然后立马看了一下时间。

  秦香莲在字条上给他留了言,说禇秀才今天下午出院。她会代表公司去接一下,让江小白自己吃午饭。她已经把饭菜做好了,菜在冰箱里面,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秦香莲应该已经出发了。江小白便打消了和她一起去接禇秀才的念头,下床洗了个澡,然后下楼把菜热一热,把午饭给吃了。

  禇秀才是下午两点出院,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耽误了一点时间。他和姚琴芳去跟肿瘤科的医生和护士一一道别,到了三点半这样,他们才从医院出发。

  “秦总,你怎么也来了。”禇秀才道:“你那么忙,叫下面人来接我一下就行了啊。”

  秦香莲道:“褚总,我必须得来啊。我得感谢你,是你做通了我家小浪的思想工作。”

  禇秀才道:“我可没做什么,就是随便说说。小浪是个通情达理的孩子。”

  秦香莲道:“知道你出院,公司很多员工都想见见你。与咱们有合作关系的许多公司老总都约你吃饭呢。”

  禇秀才摆了摆手,“不了不了,以后这种应酬我能不去就不去了。秦总啊,有个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打算退位让贤,给你做副手。”

  长久以来,秦香莲用行动证明了她的工作能力,相反褚玉龙由于性格的缘故,管内部是一把好手,对外交际却不行。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如秦香莲,不应该占据着公司一把手的位置。

  “那怎么可以!”秦香莲立马表明了他的态度,“不行啊,绝对不行!”

  禇秀才道:“我的身体不好,能力也不如你。你就当是帮帮我,让我享享福。”

  秦香莲道:“先不说这些了。今晚给你接风洗尘,就在你家里吧,好不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