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面人发现情况不对之后,急欲脱身,谁知道江小白已经抓住了他的胳膊,而且无论他怎么做,也都无法甩脱江小白的手。

  “松手!”

  蒙面人大喝一声,一掌拍向江小白的胸口。他的掌心闪烁着蓝色的电光,这一掌威力极强,即便是元婴期的高手也不敢硬解。

  江小白知道自己不能松手,便硬生生地接了这一掌。蒙面人本以为这一掌可以将江小白给毙命,谁知道江小白只是浑身一颤,并没有别的反应。

  “王八犊子!敢电你老子!”

  江小白手臂用力,把那人抡了起来,狠狠地砸向了那山洞的石壁上,顿时石块飞溅。

  那人还想出手攻击江小白,谁知道江小白把他抡来抡去,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江小白一怒之下,抡着蒙面人猛砸猛摔了有半个小时。他现在虽然无法动用修为,不过他的力量却是非常可怕。被他这样一搞,那蒙面人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

  “王八蛋,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

  江小白丢下了那人,准备去摘他脸上的黑布。就在他的手刚要触碰到蒙面人脸上的黑纱的时候,那黑衣人口中突然吐出了一口烟雾。江小白闻到了那烟味,身子顿时便是一颤,险些站立不稳。

  蒙面人趁势一掌把江小白给震开,然后翻身站了起来,逃也似的跑出了山洞。

  “该死!”

  江小白猛地摇了摇头,发足追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也将怀中的呼应符给取了出来,焚化了呼应符,用以通知玉箫子。

  等到跑到山洞外面,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江小白感觉好了不少,脑袋里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正在减轻。

  看到那人已经飞起,江小白二话不说,拔起身旁的一棵大树扔了出去。那大树如离弦之箭般飞射出去,蒙面人原本就受了伤,行动较为缓慢,被大树击中后背。大树上面蕴含着江小白的万钧之力,被击中之后,蒙面人只觉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江小白根本不给他逃跑的机会,接二连三,有拔了几棵树扔了出去,无一失手,全都击中了蒙面人。

  不过那蒙面人虽然受伤严重,不过还站立在虚空之中,还没有落下来。江小白在再一次扔出一颗大树出去之后,猛地冲了出去,右脚在地上用力一跺脚,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朝着空中的蒙面人飞了过去。

  蒙面人已经被搞得七荤八素的了,根本就没有预料到江小白会出现。当他发现江小白的时候,为时已晚,江小白已经抓住了他的一条腿。

  蒙面人只觉自己的脚上挂着一座山,无比的沉重,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没办法甩开江小白。

  “还想跑!王八蛋,你倒是跑给我看啊!”

  江小白哈哈大笑,胳膊一用力,那蒙面人只觉得有一股沛然不能抵御的力量拉着他往下坠,最终只能心有不甘地落到了地上。

  江小白翻身骑在了蒙面人的身上,一把扯下了这厮脑袋上的黑布,终于见到了他的真面目。

  看到这人的真面目之后,江小白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这个人的脑袋上全都是烧伤,整张脸上全都是疤痕,触目惊心,丑陋之极。

  “丑八怪!”

  江小白看着这人,当年和大悲寺一起讨伐鬼门总坛灵山的时候,他和大悲寺的人在一起相处了好一段时间,大悲寺的许多人他都认识的,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号人物。

  “丑八怪,你是谁?”

  那人闭上了眼睛,已经不再挣扎,一副等死的模样。看他这样子,似乎并不怕死。

  就在这时,玉箫子和韩晨都赶到了这里。

  “前辈,人我已经抓到了,不过这厮嘴硬的很,就是不肯说出他的身份。”

  玉箫子在他的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这个丑八怪的全身大穴,道:“先带回去再说。”

  几人把这丑八怪带回了五仙观,并没有把他送去大牢之中,而是连夜对其进行审讯。

  “阁下,我五仙观与你无冤无仇,请问阁下为何要接二连三地残害我门中弟子?”

  玉箫子看着被五花大绑的丑八怪。

  丑八怪冷哼医生,“五仙观,名门正派?狗屁!”

  玉箫子道:“我五仙观不敢自居名门正派,但门中弟子个个行事光明磊落,总好过阁下暗箭伤人吧!”

  “玉箫子,你敢说你门下弟子哥哥光明磊落?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丑八怪怒道。

  江小白看他似乎话中有话,道:“丑八怪,你这话听着有内容啊。说说吧,五仙观到底是怎么你了?非是血海深仇,不至于要这样吧。你前前后后杀了十八位五仙观的弟子了。”

  丑八怪道:“是你们五仙观的人杀人在先!他们杀了我的玉弟,我才会杀你们的弟子为我师弟报仇!”

  玉箫子道:“阁下用的是大悲寺的雷音电龙功,请问阁下与大悲寺又有何关系?”

  丑八怪道:“我与大悲寺没有半点关系。”

  江小白笑道:“你哄鬼呢!雷音电龙功是大悲寺的绝学,你说你和大悲寺没有关系,你是如何学到雷音电龙功的?”

  丑八怪道:“至于我的雷音电龙功是如何学来的,你就不要多问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反正你们五仙观的人个个假仁假义,全都该死。”

  玉箫子道:“阁下,在下玉箫子,乃是五仙观当今的掌门人。如果你有什么冤情,还请如实说来。我想我们之间必定有什么误会。”

  丑八怪道:“没有什么误会!你们五仙观的人是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玉弟。我看得清清楚楚,能有什么误会?”

  “你的玉弟又是谁?”江小白隐隐感觉到丑八怪口中“玉弟”的身份将成为这件事的关键。

  丑八怪道:“我本想杀光你们五仙观的所有人,不过现在既然落到了你们手上,那就请你们成全我,给我个痛快,杀了我吧!九泉之下,我好与玉弟团聚。”

  玉箫子看着韩晨,“把他带下去,严加看管。”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