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妄为什么不能见我?”

  江小白逼视着忘水,“忘水,现在的形势很危险。你最好不要拦着我,否则产生什么后果,你承担不起那责任!”

  忘水口宣佛号,“阿弥陀佛,江施主,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江小白道:“忘水,你真的非得比我杀进你们大悲寺吗?”

  “江施主,你又何必强人所难呢。”忘水叹了口气,“我师父他老人家在闭关修炼,不能受打扰。”

  江小白笑道:“你蒙鬼呢!枯木去五仙观的时候,还说他去五仙观是无妄授意的。这才几天过去,无妄就闭关了。”

  忘水道:“师叔走后,师父才开始闭关。现在寺里管事的是我大师兄。”

  江小白呵呵一笑,“你说现在管事的是忘空吗?好啊,见他也是一样的。忘水,你赶紧带我去见忘空。”

  忘水道:“江施主,我师兄他现在不在寺里。”

  “他去哪儿了?”

  话一出口,江小白便猜到了什么,问道:“他是不是去了五仙观?”

  忘水微微点头。

  小沙弥把枯木大师死在五仙观的消息带回来之后,整个大悲寺都炸开了。无妄主持闭关,在他闭关之前把大悲寺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他的大弟子忘空来打理。

  忘空此人性格莽撞,战场上倒是个不怕死的好汉,要他来打理门派,就多少显得有些欠考虑。忘空得知枯木死在了五仙观之后,第一时间便是召集了一批弟子,想要杀上青城山。虽然有不少人出言阻止,认为事情在查清楚之前不宜大动干戈,不过忘空却是谁的话也听不进去,盛怒之下,带着一众大悲寺的好手在江小白到来之前已经离开了大悲寺,直奔五仙观去了。

  “蠢猪!简直就是蠢猪!”

  江小白忍不住破口大骂,他没想到忘空居然是这样的蠢货。任谁都可以想到枯木不是五仙观的人杀的,就算五仙观要杀枯木,也不会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否则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枯木的死虽然蹊跷,但却并不难理解。杀害枯木的人为的是挑起大悲寺和五仙观的厮杀,忘空如此莽撞,正合了那人的心意。

  “忘水,你先带我进大悲寺,我把枯木大师的尸身先放下。”

  忘水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江施主,请跟我来吧。”

  忘水带着江小白进入了大悲寺,找了个地方让江小白把棺材给放了下来。

  “忘水,你给我听好了,一定要安排人守好枯木大师的尸身,千万不能让他的尸身有事。”江小白道。

  忘水道:“这个你放心。”

  “另外,现在赶紧去告诉你师父无妄,就说是出了大事了。他要是不出来的话,五仙观和大悲寺就都完了。”

  忘水一怔,道:“师父闭关之前吩咐过,说是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惊动他。他需要安静。”

  “放屁!生死存亡的时候了,还讲究那么多干什么!”江小白吼了起来。

  “忘水,你是他的徒弟,你不敢去打扰他闭关,这没问题。你只要带我过去就行,我来打扰他。一切后果,都由我来承担!”

  “这个、这个……”

  忘水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他向来是个“乖宝宝”,绝不敢违背无妄的命令。纵然他心里清楚江小白所说的事情万分紧急,但是那仍然没有能够让他立即做出决定,依旧在踟躇。

  “啪!”

  江小白狠狠地甩给忘水一个巴掌,这个巴掌响声很大,立即引来周围一帮大悲寺弟子的围观。

  忘水被江小白这一巴掌打懵了,怔怔地看着江小白,眼神之中流露出疑惑与愤怒,他不明白江小白为什么突然要当众给他一个巴掌。

  “忘水!你清醒了吗?如果你还是没有清醒,那我就再给你一个巴掌,直到打得你清醒为止!”江小白吼道。

  忘水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皱眉看着江小白,依旧是不说话。

  江小白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给拎了起来。

  “你知道比恶人更可恶的是什么人吗?”江小白瞪着忘水,“就是你这样的活着浪费粮食死了还占地方的废物!你自以为的尊师重道其实是愚不可及,迂腐!我告诉你,如果你师父不尽快出面,无论是五仙观和大悲寺,最后都不会落得好果子吃。忘水,我最后再警告你,如果你不带我去找你师父,我就宰了你这个废物!”

  江小白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凶光,吓得忘水心里一颤。周围的大悲寺弟子听到江小白要杀忘水,纷纷拿起手中的棍棒,把江小白给围了起来。

  “放了忘水师叔!否则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你人少!”

  江小白冷哼一声,瞧也不瞧他们一眼。

  忘水道:“诸位弟子稍安勿躁,不要乱来!江施主是我们大悲寺的贵客,他是主持的旧交!”

  江小白道:“忘水,不要废话了,赶紧带我去找你师父,否则我真的我杀了你。我的手段你是清楚的,希望你不要逼我!”

  “罢了罢了,我就带你去见师父吧。”

  忘水叹了口气,做出了违心的决定。

  无妄主持的确是闭关了,他在大悲寺的火云洞之中闭关修炼。火云洞是大悲寺的禁地,一般的弟子是不准许来到这里的。忘水带着江小白来到了火云洞的外面,按理来说,忘水已经犯了门规。

  “江施主,我师父就在这洞中闭关。”

  江小白放了忘水,抱拳道:“忘水,刚才多有得罪,我的那些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其实就是为你激你带我来这儿。”

  忘水微微一笑,笑容之中包含着诸多的苦涩。他其实被江小白之前的话给伤到了,他也在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像江小白所说的那样不堪。

  江小白走上前去,在火云洞的石门上重重地拍了几下,站在外面喊道:“无妄,江小白来了,快快出来相见!”

  声音穿过石门传了进去,不过却是毫无回应。

  过了一会儿,江小白又喊了一遍,依旧是没有回应。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