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还用问我吗?这不是明摆着的嘛。我枯木师叔来你五仙观,为的是来五仙观找你讨个说法。最近大悲寺有不少弟子死在了你们五仙观的剑指神通手上。我枯木师叔正是为了此事而来。你们五仙观眼看着事情败露,所以杀了我师叔。”

  忘空给出了他的回答。

  玉箫子道:“不说你们大悲寺的弟子不是我五仙观杀的,就算是,那我们杀了枯木大师,那不是等着你们大悲寺找上门来嘛。五仙观经过了几次劫难,如今元气大伤,实力已大不如前,又怎敢和你们大悲寺叫板?”

  “你们定然是情急之下没有办法才杀了我师叔的。”忘空道。

  玉箫子道:“好,就算是我们情急,那么请问忘空师兄,以枯木大师的修为,放眼我五仙观,有谁人能杀得了他?怕是合我五仙观之力,想要伤他都不容易吧。”

  忘空一时语塞。

  “玉箫子,你不要强词夺理!人死在你们五仙观,除非你给我找出真正的凶手,否则你们五仙观就是凶手。”

  玉箫子道:“忘空师兄,玉箫子在此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关于枯木大师的死因,五仙观一定会给你大悲寺一个说法,查出事情的真相。”

  忘空怒道:“我今日前来就是来要个真相的,你今天不给我一个真相,我绝不离开!”

  玉箫子道:“忘空师兄,你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深交。我玉箫子的为人你应当是知晓的,又何必在这里苦苦相逼呢。难道我玉箫子说过的话会不作数吗?”

  忘空道:“玉箫子,当年的情份归当年,现在我不和你讲什么昔日的情份。枯木师叔不能白白死掉,我必须要你给我一个说法!”

  玉箫子道:“忘空师兄,我五仙观的无影堂之中还放着二十多具弟子的尸体,全都是死在你们大悲寺的雷音电龙功之手。枯木大师没有来到五仙观之前,我正打算去你们大悲寺讨个说法。等枯木大师到了,我们双方才明白原来是有人从中作梗,挑拨咱们两派的关系。你现在带着人来我五仙观,不正是中了幕后黑手的下怀嘛!忘空师兄,你我两派向来交好,绝不能因为一点误会而自相残杀。玉箫子恳请忘空师兄返回大悲寺,给我时间,我一定把事情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玉箫子,你不要跟我讲什么大道理!”

  忘空力排众议,执意要带着大悲寺的好手来讨个说法,现在就让他回去,他的面子如何还能挂的住。即便是他心里对玉箫子方才说的道理有了一些的认同,他也绝不会表现出来。现在这个处境,他没有台阶,绝对不会让自己折了颜面。

  忘空就是这样一个好面子的人,他的面子大过天。

  “忘空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什么你和年轻的时候一样,一点都没有改变?你知道我说的话不无道理,依然要执意那么做,难道非得看到两派弟子厮杀,血流成河,尸积如山,你才高兴吗?”

  玉箫子着实有些怒了,他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这个忘空居然还是冥顽不化。

  “玉箫子,你比起年轻的时候倒是变化很大。你变得失去了原则,你变的黑暗!”

  忘空手中的降魔杵陡然一亮,降魔杵上萦绕着一层淡淡的金光。他用降魔杵指着玉箫子,面无表情地道:“玉箫子,少在这里信口雌黄了,有种的咱们就较量较量,用实力说话!”

  玉箫子纵然恼怒,但仍然保持着足够的理智,这个时候,他如何也不能和忘空动手,否则一切就都完了。

  “忘空师兄,我玉箫子就在这里。为了证明我方才所言句句属实,今天我把性命交给了你。忘空师兄,你若想要杀我,那就动手吧,我绝不躲闪,绝不还击。”

  语罢,玉箫子便闭上了眼睛,双手自然垂在身体两侧。

  “玉箫子,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忘空举起了手中的降魔杵,他真的是骑虎难下了。玉箫子其实很了解忘空,他知道忘空不会对他这个不还手的人痛下杀手。忘空这个人虽然冥顽不灵,但其实还是很有原则的。

  “玉箫子,你少惺惺作态,有种的拔出你的剑,和我一决高下!如果你能打赢我,那么我立刻带着门人离开!”

  玉箫子道:“忘空师兄,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动手的。我们两派之间这么多年,除了切磋之外,还没有因为仇怨而厮杀过,我不愿意成为破了先例的那个人。不然死后都无颜面对历代祖师!”

  “玉箫子,你是拐弯抹角地骂我是吧!你真以为我不会对不还手的你动手?”

  忘空目光一寒,手中的降魔杵握得更紧了。

  气氛陡然间变得无比的紧张,忘空看上去真的有可能随时都会动手。

  玉箫子依旧是闭着眼睛,而忘空则是心中天人交战,不知该不该下手。他与玉箫子年少之时是很好的朋友,二人都是嫉恶如仇之辈,他们经常一起打抱不平。

  面对故友,忘空很难下得了手,但如果他就这样放弃了,那么面子又往哪儿搁呢?

  就在进退两难之际,忘水赶来了。

  “大师兄,大师兄……”

  “忘水,你怎么来了?”忘空皱眉看着忘水。

  “不好了,不好了,有一群身份不明的高手突然袭击了咱们大悲寺。我是好不容易才出来的,赶紧跟我回去吧,回去晚了,大悲寺就将血流成河啦!”

  “什么?”

  听了忘水的话,忘空的脑袋都懵了,怔怔地看着忘水。

  “大师兄,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跟我回去啊!”

  忘水的发挥很出色,如果江小白在现场看到,他一定会认为忘水的发挥超出了他的想象。

  “回!”

  忘空再怎么冲动,也知道大本营的重要性啊,当下立马带着一众好手离开了五仙观,朝着大悲寺极速而去。

  玉箫子追了上去,刚才忘水的话他都听到了。

  “忘空师兄,大悲寺遇袭,五仙观不会袖手旁观,需要帮忙你说一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