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杀了你!”

  江小白微微一笑,“你想激我,让我杀了你是吧?我偏不那么做。你不是已经被囚禁了三万年吗?那么再来三万年如何?”

  云天愤怒地瞪着江小白,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被囚禁了,如果真的要被再囚禁三万年,他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

  “当然了,如果你肯告诉我未来书的信息,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离开。”江小白道:“这是一个交易,到底要不要和我合作,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你真的肯放了我?”云天摇了摇头,苦笑道:“我杀了大悲寺那么多的和尚,就算是你答应放了我,他们肯答应吗?那些和尚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

  “他们?”江小白笑了,“我需要理会他们的态度吗?我想要做什么,他们能拦得住我吗?”

  “我要考虑一下。”

  云天并没有直接给江小白一个答案,他最担心的是江小白拿到了未来书之后食言。他看得出来,江小白和大悲寺的那些刻板的和尚不同,江小白的话他真的不敢相信。

  “你好好考虑,明天我会再来。”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罗刹堂。走出罗刹堂,江小白猛然发现,外面居然已经是一片雪白。

  “下雪了!”

  一旁的小和尚道:“江施主,你刚进去没多久,外面就下雪了。这一天是我们大悲寺的悲惨日子,老天爷似乎也在为我们伤心。”

  雪很大,鹅毛般的大雪很快就让大悲寺进入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但这个时候,谁也不会有心情去欣赏雪景,满眼的白色,更添了几分哀伤的气氛。

  江小白走在大雪纷飞的天地之间,身上很快便落满了积雪。他走在雪地里,留下了一行浅浅的足迹,孤独而略显萧索的身影在这苍茫的天地之间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

  次日一早,江小白走出禅房的时候,外面的大雪已经停了。他正准备去见无妄,便瞧见忘空走了过来。

  “江施主,早啊!”

  江小白看着他红肿的双目,道:“一夜未睡?”

  忘空点了点头,他昨天夜里都在处理死去弟子的尸体,一直到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结束。

  “你一早来寻我,想必是有什么事情吧?”江小白问道。

  忘空点了点头。

  “我想知道江施主打算如何处置云天那个恶魔?”

  江小白道:“我把他交给你们大悲寺了,你们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你何必来问我呢?”

  忘空道:“我去见过师父,师父他老人家说让我们现在都听你的,所以我才来问你。”

  “你是想杀了云天?”江小白问道。

  忘空道:“大悲寺在昨天损失了三分之二的弟子,都是被那个恶魔所杀,这血海深仇,难道不该报吗?”

  江小白道:“云天罪大恶极,杀他一百次都不足以雪恨。不过你们大悲寺之前囚禁了他三万年都没有杀了他,肯定是有原因的,难道你师父没告诉你?”

  忘空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说那恶魔暂时还不能杀?”

  江小白道:“不能杀,不过你们可以折磨他,留他一口气就行。”

  忘空叹了口气,转身走了,他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了。忘空是个至情至性的人,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恩怨分明。在他看来,云天杀害了那么多大悲寺的弟子,双手沾满了大悲寺弟子的鲜血,理应把他千刀万剐了才对。

  江小白来到了无妄的禅房里,在这里服侍无妄的依旧是忘水。忘水这个人虽然其他方面在忘字辈的师兄弟当中并不突出,但他有一点是其他师兄弟没办法比的,就是他的心思非常细腻,心细如发,照顾人细致入微。

  “你师父的伤势怎么样?”

  进去见无妄之前,江小白问起了忘水。

  忘水叹了口气,“能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万幸了,但师父的一身修为怕是废了。”

  江小白道:“以后你们这些做徒弟的,要承担起更重的担子了。”

  “为师父分忧,为大悲寺效力,这是我们这些做弟子的理应做的事情。”忘水道:“江施主,师父非常信任你,大悲寺能不能从这次劫难中走出来,就要靠你了。”

  曾经有无数的门派都有过非常辉煌的历史,但历史总会有个转折点。那些门派就在转折点由盛而衰。大悲寺这一次元气大伤,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大悲寺的弟子心里其实非常悲观,他们大多数人都认为大悲寺可能从此一蹶不振,从天下名门正派的执牛耳者沦落为一个二流的小门派。

  “忘水,不要太悲观。悲伤会给予你们力量,但你们仍然该乐观一些。昨天其实很可能有更坏的状况发生,但是我们挺过来了,这是值得庆幸的地方。”江小白拍了拍忘水的肩膀,“你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当下你唯一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的师父。”

  “我明白!”忘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江小白进了禅房,无妄依旧躺在床上,他的面色看上去并没有比昨天好多少。

  “昨天你去审问云天有什么收获吗?”

  见到江小白,无妄立即问了起来。

  江小白道:“我用读心术试图窥探他的内心,谁知道被他发现了。他那个级别的高手,一旦有了防备,我就什么也读不到了。不过在他发现之前,我倒是发现了什么。”

  无妄急问道:“发现了什么?”

  江小白道:“未来书和云天宫有关。”

  “什么?”无妄非常诧异,“未来书怎么会和云天宫扯上关系?”

  江小白问道:“当年你们名门正派围剿兄弟会,云天宫参与了吗?”

  无妄道:“根据祖师留下来的手札记载,云天宫当年并没有参与进来。不过这也不奇怪,云天宫远在西域昆仑雪山,原本和我们联络就不算是太多。我们这些门派的活动,他们云天宫本来参与的就很少。”

  江小白道:“我在想未来书是不是落入了云天宫,否则的话,云天的脑海里不会有云天宫的信息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