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问最后一遍,这个东西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江小白手里拿着元丹,已经站起身来,准备出去把元丹给扔了。

  “我……”灵女还在犹犹豫豫,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要。

  江小白知道必须得逼她一逼,否则的话,灵女是绝对不肯收下的。

  “看来这东西你是不想要了。好吧,那就算了。”

  江小白迈步就往门外走去,直到他走到门口,灵女从冲了过去,拉住了他。

  “别扔。”

  江小白道:“你又不要,我留着又没什么卵用,我不扔干嘛?除非你肯接受它,否则的话,我只能把它做丢弃处置。”

  “……好吧,我接受还不行嘛。”

  这五目天魁的元丹是他们两个好不容易杀死五目天魁得来的,灵女更是差点死在五目天魁的手上,真要是就这么扔了,她的心里肯定会觉得可惜。

  灵女心想不管怎么着,先把元丹保住再说,她先收藏着,等以后想到如何利用再说。她反正是不肯独吞了这颗元丹的。

  江小白把元丹放倒灵女的手心里,叮嘱道:“这东西的效用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减弱,你最好今天晚上就把它给服用了。你是灵族的圣女,这颗元丹吃了以后,你的修为会猛增的,对你以后守护灵族会有很大的裨益。我不能够永远留在灵族陪着你,能为你做的,也就只有这些。”

  听了这番话,灵女的心里是又是欢喜又是伤心,她欢喜的是江小白心中有她,悲哀的是她知道自己和江小白之间是没有可能的,她也知道自己将终老于这片雪林,永远无法和江小白快意江湖,离开这里去看那花花世界。

  “你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灵女硬是把在目眶之中打转的泪水给忍了下来,她怕自己再次在江小白面前落泪,于是便仓促离开,纵然她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对江小白说。

  江小白心里其实也不好过,白峰恢复的速度比他预料之中的要快很多,过不了多久,他将离开灵族部落,离开灵女。或许他们之间的一别便是永别。

  经过这么些天和灵女的相处,江小白能够感受得到灵女的心中对他也是有感情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让两个有情人分开更残忍的了,但有时候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地让人无可奈何。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所有人都在追求一种圆满,而圆满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只不过是个虚无的目标罢了。

  ……

  石头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灵族部落,他的内心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种挫败感让他把高傲的头颅都给低了下来,拖着脚步,无力地在冰雪上前行。

  他来到了白峰的并无外面,却站在门外徘徊,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是石头吗?外面天寒地冻的,进来暖暖身子吧。”

  “白长老,是我,那我进来了。”

  石头原本还不知道要不要进去,现在白峰已经发话了,他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了。

  并无里面的火炉里正冒着火光,室内非常暖和。白峰坐在火炉的旁边,火光把他的脸映照的红红的。

  “白长老,您有什么吩咐?”

  “你失手了?”白峰道。

  “是,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石头低着头,更觉得无地自容。

  白峰道:“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你不用觉得难过。如今的这片雪林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宝贝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去了冰原。”

  石头道:“是,我去了冰原,打算去碰碰运气。”

  白峰道:“孩子,不是每一回都能有奄奄一息的凶兽被你撞见的。冰原实在是太过凶险,以后不要去了。我的伤正在恢复,慢就慢一些吧,反正迟早是会好的。你还年轻,你的未来的路还很长,保护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作为灵族的长老,在灵族人丁凋敝之际,白峰不希望看到任何的伤亡在他的族里发生。他已经后悔今天跟石头说了那些话,石头这个人要强,肯定要去北面的冰原,真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他这辈子良心都难安。

  “白长老,我知道了。时间不早了,您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回去了。”石头并没有把白峰的话听进去,正如白峰所知道的那样,石头是个非常要强的人,好胜心很强,他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你也早点休息吧,忘掉我今天白天跟你说的那些话。”白峰道。

  接下来的几天,整个灵族风平浪静。江小白和灵女没有再出去,他们心照不宣,都很珍惜这最后的相处的时光,希望能够多一点在一起的时间。

  灵女也没有再提那个元丹,她知道江小白不会再拿回去,而她也没有想好如何利用那颗元丹,心想只能暂时保存着,留待用的着的时候。

  相反,倒是石头那个家伙每天都早出晚归,他每天夜里回来,总是会带回一些猎物回来。不过这些猎物很多都是一些小兽,它们的骨头可以用来入药,但效用根本没有办法和妖兽的元丹相比。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江小白又一次给白峰诊断的时候,发现白峰的身体已经可以进行下一次的治疗了。

  “白长老,你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

  “太好了爷爷!您终于可以进行又一次的治疗了。”灵女非常兴奋,每次治疗过后,白峰的身体都要比原先好很多。

  “小伙子,我已经准备好了。我随时都可以开始。”白峰也希望自己能够早点恢复。

  江小白道:“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这一次的治疗时间可能要比上一次更长。越是到后面,体内的毒素就越是难以清除,所以消耗的时间也就越多,产生的痛苦也就越大。白长老,您需要有个思想准备。”

  “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吧,我老头子扛得住的。来吧,开始吧!”白峰呵呵笑道。

  江小白也不废话,立即便开始给白峰治疗,将自己体内的真元源源不断地输入白峰的体内。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