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玄子如果不多说这么一句,高流还不知道从何处入手,现在好了,他大概猜到如果草庐里面真的有唐家兄弟的尸体的话,那么必然就存放在草庐的地下室里面。

  休渊生前所使用的物品,大部分都已经封存了起来。这些事当年虽然不是高流亲自办的,不过他也是清楚的。成玄子可能是忘了这茬了,居然用这个理由来告诉高流不要去地下室。

  “请师父放心,既然地下室里面有祖师的遗物,弟子绝对不会去打扰的。”

  成玄子道:“你先回去准备吧,明天就过来测量。我命人收拾一下,换个地方,把地方腾出来给你。”

  高流离开了草庐,次日一早,他又来到了这里。成玄子已经搬离了这个地方,草庐外围便只剩下几名巡逻的普通弟子而已。

  高流并没有立即进入地下室,他真的很认真地在测量各项数据。他知道如果他的师父真的像江小白说的那样,那么他必须得小心翼翼才可以,要不然的话,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接连几天,高流都在测量数据。夜里的时候,他就在草庐里面汇总各项数据,然后做设计图。

  这几天他几乎是不眠不休,想要做出一副他真的很珍惜这次机会的样子。

  到了今天夜里,高流实在是有些困倦了,不知不觉中,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高流感觉到有一股阴风吹了过来,全身陡然间冷了许多。

  高流醒过来,睁开眼来,只见眼前桌子上的烛火摇曳不定,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似的。

  他站起身来,感觉着这股阴气,好像是从地底散发出来的。

  “也是时候该下去探一探究竟了。”

  高流心想他铺垫已经铺垫了好几天了,应该已经完全取得了成玄子的信任。现在这里四下无人,正是下地下室一探究竟的好时候。

  高流悄悄地来到了地下室的入口处,果然离地下室越近,感觉到的阴气就越是浓郁。

  地下室的门原本是上了锁的,但现在上面的锁却没有了。

  “这里面难道有人?”

  高流在门外驻足,犹豫了一下,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迈入门中,便感觉到一股浓烈的阴气扑面而来,仿佛耳畔都是怨灵的呼号声。

  高流感觉到自己的体温陡然下降了好多,全身被一种冰冷的感觉所包围。他沿着楼梯走了下去,很快便到达了地下室里面。这地下室里面空空荡荡,并没有成玄子所说的休渊祖师生前的遗物。

  往前走了不远,便看到了前方有一团绿油油的光芒。高流凝眉望去,就见那光芒是从棺材里面散发出来的,地下室的正中央停放着两口棺材!

  “江小白说的果然没错!师父他真的……”

  直到此刻,高流才完全信了江小白之前对他说的那些话,他的师父成玄子真的在修炼冥灵大法。

  高流不敢再靠近,他知道如果被成玄子发现,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黑芒冲了过来,转瞬便到了他的身后。

  “啊——”

  高流痛呼一声,整个人飞了出去。

  “说过叫你不要下来的,你连我的话都不听是吗?好奇害死猫,这句你难道不知道吗?”

  成玄子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听上有些恐怖。

  “师父!你……你居然修炼邪术!”高流挣扎着站了起来,“师父,趁你现在还没有走火入魔,回头还是来得及的!”

  成玄子道:“什么是邪术?我修炼邪术是为了振兴云天宫!你懂什么!高流,我其实一直都很看重你的。风鸣那个人心机太重,我不喜欢。我一直打算好好栽培你。唉,不过既然被你撞见了,我也只能杀了你。”

  高流早已经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发现了成玄子在修炼邪功,成玄子自然不会留他活口。

  不过高流不会就那么放弃自己的生命,他一旦死了,袁霜也就完蛋了,所以他必须活着!

  “江小白,你来得正好!”

  关键时刻,高流急中生智,喊了一声江小白的名字。成玄子听到江小白这三个字,顿时便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他回头望去,而高流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直接轰开了地下室的上顶,冲了出去。

  “好小子,想跑!”

  成玄子立马追了上去。

  刚到外面,高流就被成玄子给追了上去。二人过了几招,高流很快便被高流一掌击中胸口,胸口的肌肤迅速地变了颜色,变成了黑紫色,然后又变成了青碧色。

  “正好缺修炼的阴尸!你就算一个吧!”

  高流只觉自己胸口剧痛无比,已经无力反抗。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虚影,突然间全身焚烧起来,朝着成玄子撞了过去。

  成玄子一掌将那虚影震散,被他震散的虚影其实就是白峰释放出来的游魂。江小白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游魂被震散的一刹那,白峰便感应到了,他立马把情况告诉了江小白。江小白立即朝着这里赶了过来。

  他到达现场的时候,高流已经被成玄子给抓进了地下室。江小白放出神识,扫荡了出去,很快便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地下室里,成玄子已经封住了高流的全身穴道。

  “比起死人,活人其实是更好的修炼材料。我要在你活着的时候,让你受尽折磨,然后你死了之后,你的灵魂才会有无数的怨念,而那些怨灵真是我所需要的。”

  “你杀了我吧!”高流已经绝望,他想死,但不想成为被成玄子拿来修炼的阴尸。

  “杀了你还不简单。师父培养你那么多年,也该是你回报师父的时候了。”

  成玄子准备动手折磨高流,而在此刻,背后却传来了一声咳嗽。

  “成玄子,有这种好玩的游戏,为什么不叫我啊?”

  成玄子回头望去,看到是江小白,心中一惊。

  “高流背叛了师门,我要处死他!这是我云天宫内部的事情,你一个外人,我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