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在兄弟会总坛附近,你故意不伤害我的肉身,是不是也准备夺了我的肉躯来着?”

  江小白冷声道:“可你最终也没能得逞,不是你没有那个修为,而是你的肉身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我说的对吗?”

  圣子哈哈笑道:“不得不说,你这小子知道的还真是不少。的确,若不是那次在关键时刻肉身破裂,我急需为元魂寻找新的肉身的话,你的肉躯早就归了本座。”

  江小白道:“那你认为你这次就能夺走我的肉身了吗?圣子,你信不信你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这次圣子不会失手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赤脚僧开了口,“因为有我在这里,我二人联手,江小白,你认为你还有活着离开这里的机会吗?”

  江小白最担心的不是圣子,而是赤脚僧。若是只有圣子一人,那么这一次他仍然有信心活着离开,但有了赤脚僧的加入,就连他自己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圣子大人,还跟他啰嗦什么,干掉他!”赤脚僧急着干掉江小白,报昨日被江小白压制之仇。

  “江小白,若我是你,我会选择没有痛苦地死去。”

  圣子不愿意损坏江小白的肉身,“你反正是死路一条,就不要抵抗了,把你的肉身给本座,本座可以让你死的毫无痛苦。如若不然,你会死的十分痛苦!”

  “废什么话!只有战死的江小白,绝不会有屈服的江小白!”江小白大喝一声,虚空之中,电光一闪,几道电光已经分别击向了圣子和赤脚僧。

  赤脚僧还躲了躲,至于圣子,他直接一抬手,击向他的电光便消失不见了。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了!”

  赤脚僧冲了过去,和江小白斗在了一起。圣子并没有急于出手,他知道以赤脚僧的修为是可以把江小白给困住的,他在一旁观察,寻找一击便能将江小白拿下的机会,争取把对江小白肉身的伤害降低到最低。

  江小白也很纳闷,为什么圣子不出手,他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出了原因。这对江小白是个机会,如果圣子一开始便出手,他便没有任何逃离的机会,但从现在来看,江小白可以利用圣子观望的时间来做一些事情。

  “现在逃回云天宫的话,只会给云天宫带去灾难。没有了守山大阵防护的云天宫,圣子一旦去了,谁能阻挡得了他的杀戮?”

  江小白否定了逃回云天宫的想法,他的脑筋飞速运转,思考着往什么地方逃去。

  很快,江小白的脑海之中便出现了一个地方。

  大竹寺!

  只要能逃到大竹寺,这事便好办多了。

  以江小白现在的修为,再加上护体袈裟,他完全可以不用害怕赤脚僧。如果能逃到大竹寺,大竹寺里面有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和尚,老和尚不会见死不救,只要老和尚出手,或许就能击败圣子。那样的话,他就有机会死里逃生,反败为胜。

  心念及此,江小白便开始谋划他的计划,这个计划想要实施起来并不容易,有圣子和赤脚僧两大绝顶高手围追堵截,他能否逃到大竹寺还是个未知数。

  江小白边打边退,他一直很小心谨慎,没有让自己露出可以让圣子一击便杀死他的破绽。就这样,他不断地接近大竹寺。赤脚僧心里光想着如何战胜江小白,完全没有意识到江小白要做什么。

  等到赤脚僧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们距离大竹寺已经非常近了。

  “不好!这小子要逃!”

  圣子听了这话,冷冷一笑,“逃?上天入地,他能逃到哪里去!”

  圣子并没有领会到赤脚的的意思。

  “赤脚僧,还不跟我回去见见你的师兄!”

  语罢,江小白奋力一击,借力朝着大竹寺的方向极速而去。

  赤脚僧本应该立即追上去,却是停留在虚空之中动也不动。

  “追啊!”圣子道。

  赤脚僧摇了摇,“圣子大人,我们还是不要去追了,前面就是大竹寺,我那师兄的修为深不可测,偏偏他又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他能把护体袈裟给了江小白那小子,说明关于这小子的事情,他不可能不过问。”

  圣子冷冷地看着赤脚僧,“你是说本座不是你那师兄的对手?”

  “圣子大人,我不是那个意思。”赤脚僧急忙否认,不过他的心里大概就是那个想法。

  圣子冷哼一声,他当然清楚赤脚僧心中的想法。

  “自从本座的回天功修炼成功以来,还没有碰到过敌手。你那师兄既然那么厉害,就让本座去会会他!本座倒要看看他有何本事!”

  “圣子……”

  赤脚僧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圣子给打断了。

  “赤脚僧,你若是胆怯,就不要跟着来了。本座最瞧不起的便是胆小之人!”

  “圣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会去了。我给你牵马坠蹬,您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赤脚僧还指望着圣子能治好他的头疼顽疾,所以只能跟从圣子。

  ……

  江小白逃到大竹寺当中,那断尘正在院子里扫地。

  “你师父呢?”江小白急问道。

  断尘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江小白,道:“师父他老人家知道你要来,让我在这里迎接你。”

  江小白道:“我不要你迎接,你快快叫他出来。”

  断尘道:“师父说了,他很快就会出来。”

  江小白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正需要赤脚僧的时候,偏偏这和尚现在却和他玩起了捉迷藏,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施主别急,师父让你稍安勿躁。”

  语罢,断尘便继续扫他的院子。

  江小白无语了,大吼了一声。

  “老和尚,江小白来访,你为何避而不见?这难道就是你们大竹寺的待客之道吗?”

  声音在大竹寺内回荡不绝,但是却没有得到老和尚的回应。江小白不禁有点心灰意冷,心想那老和尚或许知道不是圣子的对手,未避免杀身之祸已经躲了起来,所以才不见他。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