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重自爱的女孩子硬挨会在形象和心灵上都保持一致,我就不信那些跟没穿衣服差不多的女孩子能有几个是懂得自重自爱的。”白峰和江小白辩论了起来。

  江小白道:“这个社会对女性的解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没有人再去要求女性必须要有什么三从四德,没有人规定女性必须要从一而终。思想解放的力量是很大的,现在的女性追求独立自主,要求有独立的经济基础,还要有独立的人格。一个大男人光着膀子走在街上,你看到了不会说什么吧,那为什么人家女孩子穿的清凉一些你就要上升到批判的高度呢?这不公平啊,对女性是不公平的。”

  白峰道:“男人和女人当然是有区别的,你的这个举例并不恰当。女人要是光着身子走在街上,那不是引诱人犯罪吗?”

  江小白道:“你也说了,那是引人犯罪。从客观上来说,人女孩子并没有叫你去侵犯她啊。那些犯罪其实都是犯罪分子自己的问题,怪不到人家的头上。”

  白峰道:“算了算了,不和你争辩这个了,这个世界太荒谬了,我不能理解。”

  江小白道:“不能理解的话,你就多看看。看的多了,懂得多了,你就理解了。”

  “泡澡吧。”白峰学着江小白,也把眼睛闭上。

  过了没多久,池子里水波荡漾,进来几个人。这几个人一进来就咋咋呼呼,口中脏话吐个不停。

  江小白微微睁开眼来看了一下,来的四个都是彪形大汉,个个身上纹龙绘虎,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一副社会大哥的模样。

  “虎哥,听说那小娘们还是不从?”

  一人嘿嘿****。

  “马勒戈壁!想到这事我就心烦!那小娘们刚烈得很,我一碰她她就要跟我寻死觅活的。我虎哥再虎,也不想弄出人命来啊。弄出了人命,对谁都不好。”

  “虎哥,对付女人,瘦猴儿最有道道,你可以让他给你支个招啊。”

  虎哥看着对面矮矮瘦瘦的一个家伙,道:“猴子,你有啥想法?”

  瘦猴儿道:“虎哥,我瘦猴儿的招儿可都是下三滥的招儿,你要是愿意听我的,那猴子我包管你心想事成,破了那小娘们的瓜。你要是对我的手段不齿,那我索性就不说了,说多了也没意思。”

  另外一人道:“虎哥,这都仨月了,你能想的招儿都用完了,你要是再不把她拿下,等哪天那小娘们离开这儿,你就去后悔去吧。或者哪天被那个手段厉害的给拿下了,你就等着你头顶发绿光吧。”

  虎哥犹豫了一下,猛地拍了一下池子里的水,搞的水花四溅。

  “马勒戈壁!大老爷们当干就干,怕个球!瘦猴儿,你赶紧给我说说你的招儿。”

  在几个兄弟的怂恿下,虎哥下了决心。

  瘦猴儿道:“虎哥,这么做。一会儿到楼上去,你就跟那小娘们说,说你钦佩她的刚烈,以后不会再对她胡来了。你想认她做个妹妹。我想她十有八九是会同意的。到时候兄弟们会你们准备两杯茶水,我会在给那小娘们的茶水里下点药,只要那小娘们喝了,管她什么贞洁烈女,我包管她都变成yin娃荡fu,求着你办她。”

  “瘦猴儿,你小子真有招!”

  “虎哥,瘦猴儿这招不错啊。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她一个外地来的小妹,能和你结拜为兄妹,她肯定求之不得啊。有你罩着,这一带谁还敢欺负她?那小娘们聪明得很,肯定明白这其中的利弊的。”

  虎哥点了点头,“嗯,瘦猴儿,这回这事要是办成了,虎哥绝对要好好谢谢你。”

  几人哈哈大笑。

  这几人没有泡多久就上去了,那虎哥急吼吼的想要把事给办成,他已经等不急了。这三个月,他每天就想着楼上的那个按摩小妹,日思夜想,想的茶饭不思,都瘦了几斤。

  他们上去之后,江小白也站了起来。

  “小子,又准备多管闲事?”白峰笑问道。

  江小白道:“这闲事咱们得管。既然碰上了,我就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白峰道:“管!当然得管!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二人回到了更衣区,换上了澡堂子提供的服装,然后便上楼去了。别看这澡堂子不大,也很老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楼是洗浴区,楼上是休闲区。

  那几个人已经穿好衣服上去了,江小白和白峰也赶紧穿了衣服上去。楼上的光线很是昏暗,用紫色的灯光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氛围。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潜藏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野兽是最容易被释放放出来的。

  昏暗的光线并不能对江小白和白峰的视力产生任何的影响,他们很快就发现了那四个恶人。那四人此刻正围着一个年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女孩。

  女孩的个子不算高,身材娇小,或许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她看上去要比同龄人更加的瘦弱,不过却有一张美丽可爱的面孔,尤其是一双清澈的双眸,真的是看一眼便能让人深陷其中。

  “妹子,虎哥今天来找你不是来找你的麻烦了。虎哥喜欢你,你是知道的。这都三个月过去了,自打你一到这里,虎哥我就追求你,可你拒绝了虎哥。这么些年来,拒绝虎哥的女人很少。你的性情让虎哥敬佩,强扭的瓜不甜,虎哥想清楚了,从今以后,咱们就以兄妹相称。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跟你义结金兰。我的几个兄弟都在,他们给我们做个见证。以后虎哥就是你的亲哥,在这一带,没人敢欺负你。兄弟们,准备香烛瓜果和茶水,我要和我妹子举办个简单的结拜仪式。”

  “虎哥,就在这里啊?是不是太不正式了啊?”

  “同为江湖儿女,不讲究太多。就在这里。”虎哥道。

  “虎哥,谢谢你看得起小秋,不过小秋还是谢谢虎哥的厚爱了,不敢高攀。”女孩低着头,声若蚊呐,她很怕面前的这个男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