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猴儿,是你毒杀了虎哥!”

  虎哥的另外两个兄弟满脸惊愕地看着瘦猴儿,他们满脸的怒色,拳头也是握的紧紧的。

  这里面的事情,小秋不知道,但他们两个可是知情的。刚才瘦猴儿给水杯里下药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在。

  瘦猴儿完全愣住了,“不!不是我干的!我、我只是给小秋的被子里下了点‘烈女乱’而已啊。”

  小秋已经吓傻了,站在那里看着地上虎哥的尸体,她全身发抖,手脚冰凉,至于瘦猴儿他们三个说的话,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出了人命,警察很快便到了现场。在警察到达现场之前,江小白和白峰已经离开了这个地方。

  包厢里剩下的四个人,小秋和瘦猴儿三个全都被带走了。虎哥的尸体在法医来验过之后就被抬走了,等待进一步的检测。

  包厢里最重要的两个物证,就是那两个喝水的杯子。法医从喝水的杯子上提取了指纹,等待回去之后进行指纹比对。

  江小白和白峰并没有走远,他们就在澡堂的附近。

  “瘦猴儿完蛋了。”白峰道:“他兜里的那瓶chun药已经被换成了毒药,瓶子没换,只是里面的药水换了。那傻蛋根本不可能察觉到。这下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江小白道:“老白,你这下手也太狠了,教训教训那几个小混混就得了,好家伙,你一下手就把虎哥给毒杀了。那人虽然可恶,可也没到了要杀他的地步吧。”

  白峰冷哼一声,“哼,你这个时候倒是仁义起来了。我倒是问问你,你不杀他,只是教训了他,你认为这种人会长记性吗?他不会!回过头来,等我们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欺负那小女孩。你难道愿意看到小秋那样的好孩子被王虎那样的畜生玷污吗?”

  “你是对的。”江小白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战场上杀人从来都不眨眼,回到都市里,只知道要按照法律来行事。可我忘记了,法律向来都是用来框柱良善之人的,像王虎那样的混蛋,他会毫不犹豫地跨过法律的界限。就算是他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可小秋却已经被玷污了,就算是枪毙了他,又能修复小秋受伤的心灵吗?”

  白峰道:“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像王虎那样的人,见一个就该杀一个。”

  江小白道:“老白,可你要给我记住,这是大都市,不要动不动就想着要杀人。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明白吗?”

  白峰道:“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去哪里?”

  江小白道:“去警察局门口等小秋出来。这案子不难破,瘦猴儿很快就会被定为杀人犯,证据确凿,他是如何也洗脱不掉的。小秋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二人感到警察局,就在警察局对面的马路上等着。几个小时之后,小秋就被放出来了。

  她的情绪看上去很不好,低着头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色暗了下来,一阵寒风席卷而来,更显得她的身影茕茕孑立,无依无靠。

  小秋在警察局的门外停下了脚步,她抬头看了看天空,有雪花飘落了下来。沪海市地处南方,下雪并不多见。

  小秋伸出手,一朵雪花飘落在她的掌心里。她痴痴地看着雪花在她的手中融化,转瞬便消失不见。

  她叹了口气,或许她在感叹自己的命运。她就和这朵雪花一样,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或许有一天,她也会和那朵雪花一样,转瞬便消失在人世之中。

  停留了一会儿,小秋走到了马路对面,她还要回去上班,不上班的话,哪来的钱养活自己。

  江小白和白峰跟了上去,叫住了她。

  “小秋,请等一下。”

  小秋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这两个陌生人。

  “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江小白道:“我们之前也在你工作的那家浴室。那王虎死得不冤。你或许并不知道,如果今天不是我们两个看到了那一幕,你的清白现在应该已经被王虎给玷污了。瘦猴儿递给你的那杯茶水里面下了chun药,但我和我的朋友把你喝的那杯水给换掉了。”

  “不,不对,那为什么虎哥会死掉?”小秋问道。

  白峰道:“因为老夫很不喜欢那个家伙,老夫在他的茶水里下了毒,所以他就死了。”

  “啊?人是你杀的?”小秋道:“那为什么现在一切的证据都指向瘦猴儿?”

  白峰道:“因为这是我们做的局。用chun药迷jian你的办法就是那个瘦猴儿提出来的,也是他一手操办的。他应该要付出代价。”

  小秋吓呆了,久久不语。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许久之后,小秋才开口。

  “过路人。”江小白笑道。

  小秋道:“你们不应该帮我的。我在这个城市无依无靠,就算是死了一个虎哥,以后也会出现一个龙哥。我知道我的命运根本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迟早有一天,我会沦落成我很讨厌的那种人。”

  江小白道:“小秋,你不必如此的消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回你的家乡去开一间店,以后可以衣食无忧。”

  小秋摇了摇头,她向来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恩惠。在她看来,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她,都是对她有所图谋。

  “你们帮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只是一个无钱无势的外地打工妹。”

  江小白道:“或许说出来你不相信,我们救你,就是因为出于正义。既然看见了,就不能当没看见。那样的话,我的良心会不安。小秋,你放心,我们没有其他任何的目的。”

  小秋道:“洗浴店我是回不去了,我还不到十八岁,是我苦苦央求,老板才收下我的。我得回去找工作了。谢谢你们,再见。”

  “等等。”白峰叫住小秋,道:“孩子,你的父母呢?这么小,为什么不呆在家里?”

  小秋道:“我父亲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死于一场矿难。父亲死后没过多久,母亲就离开了家,再也没有回来,是我奶奶把我养大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