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现在是不是正在盯着马基雄?”

  赵飞龙道:“当然了。之前我们才通过电话啊,我说了,我派了几批人盯着他的。你就放心吧,他绝对跑不掉的。”

  江小白道:“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马基雄频繁的更换手机号码,很显然他是不想让人追踪到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所以江小白才要从赵飞龙这里得到马基雄所在的位置。

  赵飞龙道:“我当然知道他在哪里了,他就在他家里啊。清水湾9号院,那就是他的家,他现在就在家里,我的人正盯着呢。”

  江小白道:“好,我知道了。”

  语罢,挂了电话,江小白对尹香丽说道:“赵飞龙跟我说马基雄在清水湾9号院。我打算去一下那里,如果张国耀在那里的话,我会把他带回来。”

  尹香丽道:“如果国耀不在那里呢?”

  江小白略一沉吟,道:“那就不好办了,马基雄是只老狐狸,老谋深算,很可能给自己留了一手。”

  尹香丽道:“你要小心,狗急跳墙,马基雄是那种什么事情都敢做的人。”

  “放心吧,他想杀我,就是我站在那里让他杀我,他也休想杀的了我。”江小白笑道。

  尹香丽道:“你别胡吹大气了!总之,安全第一。”

  “如果张国耀在那里,但是想要救他出来的话,我可能会受伤,甚至可能会有性命之虞。这种情况下,我想知道你会选择让我救张国耀,还是让我回来,不要就他?”

  江小白很认真地看着尹香丽,期待着她的回答。

  尹香丽道:“你几岁啦,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你们两个,我是全都希望不要出事的。”

  江小白道:“好了,我只是随便一问。好了,我过去了。你在家等着我的消息。”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尹香丽家,不久之后,他便出现在了清水湾别墅区的外围,身影一个闪烁,便进入了别墅里面,很快就找到了9号院。

  清水湾9号院是这片别墅区里的楼王,占据了小区最好的位置,面积也是最大。这套别墅的面积超过了六千平房,有露天的泳池,甚至还有停机坪。

  马基雄很任性,当初买下这套别墅之后,觉得人家的景观设计不好看,便把院子里的所有绿化都给铲除了,重新找人来设计。物业公司过来阻止,马基雄直接让手下砍了物业公司经理的一只手。从此以后,谁也不敢再来阻止他这么干。周围的邻居,为了躲这尊瘟神,有的人花了几个亿买的别墅,到最后却不敢来住。

  因为有马基雄的存在,导致这片别墅的二手房价格曾经一度下跌得很厉害,不过即便如此,成交量依然十分可怜,谁都不愿意和马基雄住一个小区,他的名声在沪海市早已经臭了。

  在港口爆炸事件没有出来之前,马基雄只手遮天,无人敢惹,许多人是有怒不敢言,自从出了事之后,这清水湾9号院也经常出事,经常会被人扔一些脏东西进去。

  江小白出现在清水湾9号院的时候,隐身的他发现了院子里随处可见的垃圾,他大概能猜到这些垃圾都是哪里来的,看来马基雄的左邻右舍也都认为马基雄是日落西山,这一次不可能在翻身了。

  江小白进了别墅,很快便发现了坐在别墅客厅里的“马基雄”。他来到马基雄的对面,这个马基雄正左拥右抱,大吃二喝。江小白立马便认了出来,这个马基雄根本就是个冒牌货,他只是长相酷似马基雄,身材也像,再经过精心的化妆修饰,看上去活脱脱就是马基雄,不过气质上就差远了,他根本没有马基雄那种阴鸷的气质。

  江小白搜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发现真正的马基雄,当然也没有在这里找到张国耀。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如果他是马基雄的话,他也不会把张国耀关在自己的别墅里。

  江小白离开了别墅,马上就给赵飞龙打了电话。

  “让你的人都撤回去吧。”

  “怎么了?”赵飞龙听出江小白的语气有些低沉。

  江小白忍不住发了火,吼道:“怎么了!一群蠢猪盯着一个冒牌货!你说怎么了!”

  “不可能吧?”赵飞龙道:“港口出事之后,你给我打了电话,然后我就派人去盯着马基雄了啊。”

  江小白道:“你我都轻敌了,马基雄远比咱们想的厉害。”

  赵飞龙气得一砸桌子,他狠自己没用,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基雄仍然能把他耍得团团转。赵飞龙同时也真的认识到自己就是不如马基雄,论能力,他和马基雄相差太远。

  马基雄这个人的能力毋庸置疑,但他从来不把自己的能力用在正道上,所以赚的钱都是伤天理害阴德的钱,迟早会有报应。

  “你把你的人都撤回去,把你手上能用的人全都撒出去,让他们在全城寻找马基雄。”江小白吼道:“你明白没有?”

  “我知道了,你消消气,我一定给你把这事办好。”赵飞龙压着心里的火气,在江小白面前,他不敢发货。

  江小白现在担心的是马基雄已经离开了沪海市,他如果在确定自己无法摆平港口爆炸事件的情况,很可能会想到尽快脱身,走为上策。尹香丽给他的五个亿,他已经拿到了,光是那笔钱,就已经够他过几辈子豪奢的生活的了。

  “那孙子要真是已经走了,天大地大,我去何处寻他?”

  江小白抬头看着天空,纵然他一身本事,此刻也不知道往何处使。江小白掏出手机,给尹香丽打个电话,说一下这边的情况。拨通之后,那边怎么也没有人接听。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底升起,江小白立马化作一道流光,瞬息之后便到了尹香丽家。一进别墅,他便看到了几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佣人,唯独没有看到尹香丽。

  “尹总人呢?”

  几个女佣吓得瑟瑟发抖,面色乌青,话都说不出来。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