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在这世上,应该往前看,不要总是回首过去。”莫潇潇的指尖轻轻地落在了面前的瑶琴上,这把古琴顿时便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江小白道:“说的有道理。对了,令尊近况如何?”

  莫潇潇道:“多谢关心,我父亲如今便如那闲云野鹤,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活得潇洒自如,十分惬意。”

  江小白道:“来到灵蛇岛,真想与令尊见上一面。有些话,还是当面与他说比较好。”

  莫潇潇道:“这恐怕有点难。自从那次大战之后回到灵蛇岛,我父亲便逐渐将手中的权力移交给了我。他不做岛主之后,经常云游四海,现在他在何方,就连我这个做女儿的也不知道。江盟主,你如果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等我见到了我父亲,我可以代为转达。”

  江小白摆了摆手,“早已经没有什么盟主了,就叫我江小白吧。与你说也无妨,就是想告诉令尊他老人家他的至交好友无妄法师已经不在人世。”

  “无妄法师……他是如何故去的?”

  听到这个消息,莫潇潇面色骤然一变。大悲寺的无妄法师和灵蛇岛有一段割裂不断的联系,无妄法师年轻时候云游天下的时候曾经来到过灵蛇岛。

  无妄法师与莫问天年纪相仿,二人当时都很年轻,都是争强好胜之人。当年二人对弈的残局遗迹如今还留在灵蛇岛上。莫问天生平最大的憾事就是未能与无妄法师将那盘残局下完。

  当年无妄法师被困灵蛇岛,莫问天整日要求和无妄法师斗棋。莫问天的棋艺本来已经算是当世顶尖,但接连几盘他都输给了无妄法师。莫问天痛定思痛,将输掉的几盘棋反复复盘,研究了无数遍,提出再与无妄法师博弈。

  那一局,二人下了半年都没有结束,而当世无妄法师着急返回大悲寺,便找了个机会溜走了,因此而留下了一个至今仍未下完的残局。那一局是莫问天此生最大的遗憾,而莫问天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和无妄法师结束那盘残局,可如今天人永隔,他的心愿再也没有可能达成了。

  “这个消息我还是不告诉他老人家吧。”莫潇潇叹了口气,“父亲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那盘残局没有能够结束,他此生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把无妄法师找来,结束那盘残局。若是让他知道无妄法师已经故去,他老人家不定有多伤心呢。”

  江小白道:“也好。我尊重你的决定。”

  莫潇潇道:“听说昨日在海上是你救了小七,我代那孩子先谢过你了。那孩子心高气傲,总以为自己学了点本事就天下无敌了似的,让他受点挫折,也是一件好事。”

  一直没有开口的白峰说道:“莫岛主,那孩子想着出去历练呢,可你们这些做家长的不让,所以他现在十分苦恼。”

  莫潇潇道:“若是二位肯带着小七,让他跟在二位身边,那我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只是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站在厅外的莫千屿闻言说道:“姑姑,小七他还小,外面的世界太危险,若是有个闪失可如何是好啊!依我看来,还是等两年吧,等他心智修为都再成熟一些,再出去历练也不迟啊。”

  莫潇潇笑道:“千屿,我知道你素来宠溺你那孩子,不过他既然是我灵蛇岛的子孙,就应该像他的祖祖辈辈一样,不畏惧风雨,迎着浪潮而上。我们是灵蛇岛的子孙,是大海的精灵!莫家的男儿就该天不怕地不怕,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姑姑教训的是。”莫千屿不敢反驳,莫潇潇的威信已经完全建立起来了,现在的莫潇潇的威信不亚于老岛主莫问天。

  “对了,二位这次来到灵蛇岛,不会是只为了送个消息来吧?”莫潇潇问道。

  江小白道:“当然不是。这次到灵蛇岛来,只是顺道路过,想起了故人,所以过来看看。”

  “你们是不是要去那里?”

  莫潇潇抬起嫩葱般白皙的手指,指向灵山的方向。

  江小白点了点头,“莫岛主真是料事如神啊。我们来到灵蛇岛,也正是带着打探那边消息的目的来的。”

  莫潇潇道:“消息我可以提供,不过这也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你们若是有别的要求,请恕我无能为力。”

  上一次灵蛇岛跟随盟军作战,损失惨重,至今仍处于恢复元气之中。莫潇潇吃一堑长一智,她不会再以全岛人的性命为代价和鬼门作对。对于整个灵蛇岛而言,当务之急是休养生息,保存实力,积蓄力量。

  莫潇潇很清楚鬼门的实力,相比之下,灵蛇岛就算是再强大十倍百倍,也不是鬼门的对手。什么天下大义,在她这个女人这里根本不值一提,在她心里,什么都没有保护这一岛男女老少的性命更重要的事情。

  “我明白,灵蛇岛能把知道的情况告诉我,我已经感激不尽。”江小白这次也没有想过要把灵蛇岛拉扯进来。

  莫潇潇道:“自从上次大战之后,灵山是平静了很多年。不过最近几年,那边的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我们的人观察到灵山方面的鬼兵越来越多,他们的力量已经强大到比上次大战之前还要强大。对了,最近几年,他们经常派人深入海底,像是在寻找什么。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寻找什么。以上就是我这边掌握的所有讯息。抱歉,只得这么多。”

  江小白道:“当年组成盟军的几大门派如今实力都已经大不如前,而鬼门却能在短短数年之内再度崛起,实在是匪夷所思啊!”

  莫潇潇看向江小白,道:“当年你还有数万盟军,如今你身旁只有这位老先生。江小白,你真的要与鬼门为敌吗?”

  江小白笑道:“鬼门一日不除,我一日难以心安。你有所不知,鬼门近年来活动日益猖獗。我预感到他们在谋划什么,若是不提前出手阻止,等他们成了事,怕是一切就都晚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