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峰来到薛超的地盘,一脸笑意地走了进去。

  “薛长官,给您请安了。”

  薛超抬起头来,看着白峰,道:“白峰,你的好兄弟江白来找过我,让我照顾照顾你。其实呢,我早有打算把你调到我这边,就是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白峰笑道:“薛长官,您能收留我,小人万分感激!我是个没人要的可怜虫,您肯收留我,那对我就是有再造之恩。小人白峰一定鞍前马后,为您服务。”

  薛超道:“漂亮话就不要多说了,你既然入了我的门下,我自然会好好待你。好了,你准备一下,我要带你去参与一次行动。”

  白峰道:“江白都跟我说过了。这次行动我愿意参加,一切听从长官您的调遣。”

  薛超道:“这次行动非同小可,一切都要服从指挥。搞砸了这次行动,别说是你,我也有可能人头落地。白峰,我希望你上紧脑袋里的那根弦,不要出岔子。”

  白峰连连点头哈腰。

  过了没多久,有三个人走了进来,这几人都是薛超手底下的精锐。为了完成这次任务,薛超把手底下最厉害的几个人都调集了过来。

  “事情跟你们说清楚了,这一票要是干成了,咱们在水系的地位就会青云直上,你们都是我的心腹,好处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另外,若是这次行动失手了,落在了火系的手上,想必不用我说什么,你们也知道该怎么做。总而言之,富贵险中求。如果有谁不愿意干这一票的,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长官,我们几个都是跟着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们的性命都是长官你给的。只要你一声令下,我等定然誓死追随。”

  三人纷纷表态,他们都是薛超的心腹。

  “长官,我们三个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这个人算什么?这么重要的行动带上他,不怕会坏事吗?”

  那三个人对白峰都有敌意。

  薛超道:“他是自己人,值得信任。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从现在开始,对他不友好,那就是对我不友好。对他不信任,那就是对我不信任。明白了没有?”

  薛超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三个还敢说什么。

  “好了,换上衣服,行动吧。”

  这次行动是暗中搞破坏,他们自然不会穿着水系的服装。薛超准备了几套夜行衣,几人纷纷换上。

  趁着夜色,他们五个人离开了灵山,乘一艘小船离开。

  小船在大海上航行了许久,直到看到了前方的一点火光才停了下来。众人定睛一看,就见前方停泊着一艘大船,船身上有个燃烧的火焰的图案。

  “火系的船!”

  “我们到地方了。”

  薛超站在船头,凝眉看着前方的火系大船。此时虽然已经是深夜,不过大船上却是灯火通明,火系的人在船上忙得热火朝天。

  “火系果然不简单,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没想到这里居然有那么丰富的火晶石矿藏。”

  金木水火土五系之中,最擅长勘探的是土系的人。薛超没有想到火系内部居然也有如此能人,难怪敢在圣女面前打包票。

  “长官,我们什么时候行动?”

  薛超道:“还不是时候。”

  白峰道:“现在我们应该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到他们采满一船准备返航的时候再行动。”

  “哼,你懂什么?人家都要返航了,你才行动,黄花菜都凉了!”

  那三人始终没有把白峰当成自己人,所以无论白峰说什么,在他们看来都是浅薄幼稚的。

  薛超道:“白峰说的没错,就该是那个时候动手。你们看到了没有,西边不远处有个小岛,我们先登岛吧。”

  小船继续航行,不久之后,他们便登上了小岛。

  薛超道:“咱们要时刻观察着火系大船的动静。从现在开始,你们四个轮流值班。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

  白峰道:“长官,我是新人,就让我来吧。您和其余几位兄弟尽管放心,这里一切交给我来。”

  薛超道:“那好吧,你先盯着。若是困了累了,说出来,我让其他人换你。”

  白峰找了个利于观察的高位,静静地观察着火系的大船。不知不觉,一夜过去了。天亮之后,薛超来到白峰的身旁,问道:“怎么样,有情况没有?”

  白峰道:“长官,这一夜没什么情况,他们采了一夜。天亮的时候换了一班人,继续开采。”

  薛超道:“论水下作业的能力,五系之中,咱们水系是最强的。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开采火晶石,导致现在火晶石非常稀缺。我们水系就是因为找不到新的矿藏,所以才被圣女责骂。火系处处与我们水系争长短,没想到让他们先一步找到了新的矿藏。”

  白峰道:“长官,先胖不算胖,先让火系得意一会儿。”

  “你也曾是火系之人,就难道一点旧情也不念?”薛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白峰反应迅速,道:“我在火系的时候,不被人待见,到了水系才有机会出人头地。水系对我有知遇之恩,士为知己者死,我白峰就是那样的人。”

  薛超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微微一笑。

  “白峰,你认为咱们的破坏该从那里开始?”

  白峰道:“要我说啊,最好的方法是破坏掉水下的矿藏,让他们没有东西可采。这样的话,我们不必和火系的人直接交手,被他们发现的几率就降低很多。”

  薛超若有所思。

  “水下对我们水系来说是最适合我们的场所,矿藏就在水下,与其破坏他们的大船,不如直接破坏矿藏。”

  “你是什么时候想到的这个办法?”薛超问道。

  白峰道:“我昨天夜里一边瞭望的时候一边想的。”

  薛超道:“咱俩不谋而合。不过现在时机还不对,我们还要在等一等。”

  薛超要等待的是天时,他要的天时是海上出现惊涛骇浪的时候。那个时候对他们会更有利,而对火系的人是更加的不利。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