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去吧。”

  圣女看着江小白,目光之中带着些赞许,“江白,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做好这件事。”

  “圣女,魔君是个喜怒无常反复不定的人啊!”小蓝并不乐观,在她看来,江小白去了魔云山就肯定回不来了。

  江小白道:“小蓝姐姐,谢谢你的关心,不过请放心吧,我会尽全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小蓝无语凝噎,泪眼蒙蒙地看着江小白。

  “圣女,我需要你的一封亲笔书信。”江小白道。

  圣女道:“可以。”

  片刻之后,圣女便写好了一封书信,交给了江小白。江小白当下便向圣女告辞,乘着小舟独自一人朝着魔云山而去。

  说实话,江小白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即便是那十方大魔王与他动手,他也未必会输。诚然,他并没有和十方大魔王交过手。对于这个强劲的对手,他只觉得对方深不可测,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胜过十方大魔王。

  小舟靠近魔云山,便有魔兵出现。几个魔兵手持狼牙棒,凶神恶煞一般站在那里。

  “你是何人?”

  为首的魔兵是个牛头人,左手叉腰,右手狼牙棒指着江小白。

  船上的江小白抱拳拱手,笑道:“我叫江白,是鬼门圣女派来求见魔君的。”

  江小白刚一上岸,就被几个魔兵按在了地上。

  “你小子是鬼门的人?呵呵,我看你小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鬼门的人居然敢来咱魔云山,看来你是活腻歪了!”

  那狼牙棒就悬在江小白的脑袋上方,一副要给江小白的脑袋开瓢的态势。

  “几位大哥,手下留情。我真的是鬼门圣女派来的使者,我是来传递大好消息的。你们魔君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无比欢心的。”

  “什么好消息?”牛头魔兵问道。

  江小白道:“魔君一直想和我们圣女结成秦晋之好,我们圣女同意了。这算不算好消息?”

  “当真?”

  几个魔兵面面相觑,似乎不太相信这是真的。魔君喜欢圣女,这是他们魔云山人人皆知的事情。

  “当然是真的了,要不然谁敢来你们这魔云山?以后鬼门和魔门就是一家人了,有你们这么对待家人的吗?”江小白流露出了不悦的态度。

  “放开他。”

  魔兵放开了江小白,江小白站起身来,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和落叶。

  “快带我去见魔君,我是带着圣女的亲笔书信来的。我要面见魔君!”

  “跟我来吧。”

  牛头人在前面带路,带着江小白来到了昨天见到魔君的那个地方。

  “魔君,这小子说是鬼门圣女的使者,说是来向您传递好消息的。”

  牛头人禀报了一声,把江小白叫了过来,然后便撤走了。

  “看来你的主子是没有把你的死活当回事啊,居然敢让你一个人来我魔云山。”

  魔君阴阳怪气地说道。

  江小白道:“不关我家圣女的事,是我主动要求过来的。原本圣女要亲自来的,不过我认为女孩子家需要矜持一些,所以她不适合出现。”

  “少废话了,你带来的到底是什么好消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宰了你!”魔君如变脸一般,一瞬间变了几个模样。

  江小白从怀中取出书信,双手呈上。

  一阵风吹来,那书信便从他的手上飘到了魔君的手上。魔君打开书信一看,又是在瞬间变化了几个模样。

  “哈哈,她终于还是同意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好!好啊!”

  魔君激动异常,起身大笑,笑得魔云山上方的云彩都被他的笑声给震散了。

  江小白道:“魔君,魔门与鬼门喜结连理,这是天大的喜事,不可草率行之。稍后我们鬼门会送来大婚的一系列流程,希望魔君能够耐心地予以配合。”

  魔君道:“只要她答应嫁给本君,一切都好说。”

  江小白道:“那还请魔君修书一封,我带回去给我家圣女。”

  魔君道:“不必,你将此物带回去,你家圣女便可知我一片诚心。”

  语罢,魔君便将身上的一块玉佩取了下来,交到江小白手上。

  “此乃本君的信物,持此玉佩,可随意出入我魔云山任何区域。你拿着交给你家圣女,她当会明白本君的诚意。”

  江小白没想到这魔君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圣女,心想这魔君看来对圣女还真是爱慕得紧啊。

  “魔君,那小人就告辞了。”

  江小白刚要走,魔君却叫住了他。

  “别急着走。我问你,你家圣女无碍吧?她身上的毒可解了?”

  江小白道:“已经解了。多谢魔君关心。”

  “是用本君给的解药解毒的吗?”魔君追问道。

  江小白道:“不是。我家圣女修为高深,是凭借着自身的修为解了毒。”

  “呵,没想到她还有这本事。好了,你去吧。”魔君甩了甩手。

  江小白告辞离开,很快他便乘着小船离开了魔云山。

  离着很远,江小白便看到了站在船头朝着魔云山的方向眺望的小蓝,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暖意,纵然鬼门中人大多数都是奸恶之辈,至少圣女身边的四名女子都是贤良淑德之人。

  小舟靠近的时候,大船上的小蓝便冲着江小白使劲地挥手。

  “小蓝姐姐,我回来了!”

  回到大船上,小蓝让江小白立定,围绕着江小白走了几圈。

  “嗯,看来没有吃苦,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江小白道:“圣女呢?”

  “在船舱里。”小蓝马上带着江小白去见了圣女。

  进了船舱,面见圣女,江小白将事情全都说了,便把魔君的玉佩交了出来。

  “此物是魔君给的,说是作为他的信物,也是他的诚意。”

  圣女端详着那块玉佩,道:“这件东西可不简单。这相当于是魔门的令牌。”

  江小白道:“那魔君看了书信,高兴的就像是个三岁的孩子。”

  “小蓝,传令下去,让大船起锚回航。”圣女道。

  小蓝出去传令去了。

  “他就没有一点怀疑?”圣女看着江小白。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