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来到红日峰百花宫,江小白让水安然在宫外等候,他进去通报。见过圣女之后,江小白便出来将水安然带进了宫内。

  “兄弟,圣女没有生气吧?”水安然忐忑不安,一路上表情都很凝重。

  江小白笑道:“大哥请放心,圣女情绪颇佳。倒是你啊,不要疑神疑鬼的。”

  水安然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点了点头。

  圣女有伤在身,并未下床,江小白便带着水安然进入了她的寝宫。

  “水安然给圣女请安。”

  见到圣女,水安然连忙行礼。

  圣女抬了抬手,道:“水门主,免了吧。”

  水安然站起身来,将手中的剑匣子高举过头顶,沉声道:“属下特将龙凤双剑呈献给圣女,愿圣女凤体早日康复。”

  江小白接过水安然手中的剑匣子,捧着剑匣子走到床边。

  “打开吧。”圣女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将那剑匣子打开。匣子一开,匣中顿时便有万道金光射了出来,照亮了整个寝宫。

  “果然是神器啊!”

  圣女凝眉看着匣中散发出万道光芒的龙凤双剑,脸上浮现出了喜色。

  “宝剑赠英雄,像此等神器,就应该由圣女您来持有。水安然献宝晚了,请圣女责罚。”

  圣女仿佛并没有听到水安然说了什么,她神情专注地盯着剑匣中的那对宝剑。宝剑出匣,便有万道金光射出,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知这对宝剑是否锋利呢?”

  心念及此,圣女心中便生出了试剑的想法,伸手去拿匣中宝剑。她想要试一下龙剑,谁知道她的手刚一碰到龙剑,便感觉到了一股灼热的力量,烫得她赶紧缩回了手。

  水安然见圣女秀眉一蹙,吓得面色霎时间白了。

  “圣女,这对宝剑有灵性,当初我将它们分开放在两个剑匣里面,谁知道它们居然冲破了剑匣。我之前也试过,想要握住它们,不过属下修为低微,它们根本不肯从我。”

  “不肯从你?”圣女一哼,“难道这天底下还能有会自己择主的宝剑?它又不是活物!”

  圣女表示出对水安然所言的不屑一顾,顿时深吸了一口气,抓向那匣中的龙剑。龙剑被她一把抓在手中,并没有表现出反抗的力量。

  “水安然,你看,不过就是一把剑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水安然擦了擦脑门上的汗,道:“属下并没有诓骗圣女,属下所言都是实话。当时江白也在场,还有水部的许多兄弟,他们都可以为属下做证。”

  圣女道:“我没有说你骗我,只不过剑就是剑而已,不过是个器物。”

  话音未落,圣女突然间面色一变,她手中握着的龙剑开始震动,而且震动得越来越剧烈。

  圣女用力握住剑柄,“它……它在反抗!”

  “圣女小心!”江小白道:“要不就把剑放回匣中吧?”

  “我倒要看看他有何能耐!”圣女性格要强,龙剑越是反抗,她想要征服龙剑的想法越是强烈。

  江小白和水安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圣女手中的龙剑,他们两个之前都是见过龙剑是如何不安分的,心里都隐隐有些担忧。

  圣女的面色越来越不好看,很显然,在和龙剑的对抗之中,她渐渐落入了下风。

  “不过是一把剑而已,难道我还降服不了一把剑吗?”圣女娇喝一声,催动功力。

  龙剑的剑身此刻已经变成了赤红色,就像是染上了鲜血似的。江小白离得近,他能明显感觉到从剑身上散发出来的灼热之气。

  “圣女,小心啊!”江小白善意地提醒道。

  “无需你操心!”圣女大喝一声。

  江小白闭嘴不言,该做的他一句做过了。

  又过了一会儿,圣女终于支撑不住了,手中龙剑脱手飞出,与此同时,“哇啦”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点点血花全都溅在了剑匣中的凤剑上。

  那龙剑在空中旋转不已,发出阵阵嗡鸣之声,忽然间又从天而降,带着一股凌厉之气,深深地插ru了地砖之中,剑身仍在颤鸣。

  “圣女,你没事吧?”水安然连忙抢步上前。

  “我没事。”圣女有伤在身,刚才强行运功,算是让旧伤复发,所以才吐了血。

  “这剑果然是神器,不同凡响。”

  水安然道:“这对宝剑通灵啊。迄今为止,也只有铸造出它们的江白可以握住它们。”

  “你把龙剑拔出来!”圣女看向江小白。

  “我试试。”

  江小白走了过去,握住剑柄,轻轻一拔,那龙剑便被他拔了出来。在他手里的龙剑安静乖巧如一只温顺的小猫。

  “圣女,我想可能是这把龙剑跟您还没有熟悉,说不定熟悉了之后,它就会顺从你的。”

  水安然连忙安慰圣女。

  圣女看向匣中的凤剑,看样子有要试一试凤剑的想法。

  “圣女,您千万要小心啊!”

  水安然提醒道。

  “没事。”圣女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去拿凤剑,还没碰到碰见,那凤剑的剑身突然间有一道光彩流动了起来,圣女在剑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随即那光影便化作了一个展翅翱翔的凤凰,瞬间之后便消失不见。

  福至心灵,圣女有种感觉,她或许可以拿起这把凤剑。

  心念及此,她便放心大胆地去拿起匣中的凤剑。就像江小白拿起龙剑一样,凤剑并未有半分的挣扎,被她轻松地握在手中。

  水安然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转瞬之后,立即便大笑起来。

  “恭喜圣女,贺喜圣女,这凤剑已经把您当作它的主人了。”

  水安然一副讨好的嘴脸,只可惜圣女压根就没有看他一眼,他的一门心思都在凤剑上。

  就在圣女神情专注地欣赏着手中的神兵之时,突然间江小白手里的龙剑颤动了起来,隐隐发出了一声龙吟。紧接着,圣女手中的凤剑也颤动了一下,有凤鸣之音传出。

  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双目之中看到了惊愕之色。

  “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它们好像在感应彼此。”水安然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