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若……”

  江小白这一生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激动过,他嘴唇嗫嚅着,心中在呼喊着一个名字,但是平时巧舌如簧的他此刻嘴巴却变得不再灵光,竟然没有能把眼前女子的名字完整地喊出来。

  “唉……”

  女子轻叹一声,“你这个负心汉,薄情郎,居然连我的名字都快不记得了,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早知道就不该救你,让你被那魔尊杀死算了。”

  “若、若离……”

  江小白终于呼喊出了这个名字,这个无数个夜晚出现在他梦境之中的女子,这个总是在他发呆之时闪现在脑海中的身影真的活生生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刻,江小白如同全天下那些被人笑称没出息的男子一样,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他起初还只是就这么流着泪,谁知道竟是越来越伤心,越哭越大声,发展到最后竟然掩面而泣,嚎啕大哭。

  “小白哥哥,你哭什么啊!咱们重逢难道不是一件喜事吗?”

  见江小白如此恸哭,若离的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

  过了好一会儿,江小白才止住眼泪,含泪而笑地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若离,颤颤巍巍地抬起了手,伸手去抚摸着若离白玉无瑕的美丽面孔。在这一瞬,两行清泪悄无声息地从她的眼眶之中滑落而出,一滴落在地上,一滴落在了江小白的手上。

  这些年来,江小白一直都在为若离的死自责后悔,虽然他早已经知道若离可能还没有死,但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若离音讯全无,所以在他心里,若离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我这是做了什么好事,积了多大的德,终于让我又见到你了。”

  直到从若离的脸庞上感受到了温度,江小白才意识到若离是真的活着。

  “小白哥哥,这么些年若离也很想你的。”若离温柔的声音之中满是柔情。

  江小白上前一步,将她拥入怀中。二人就这么抱着,用力地抱住彼此。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分开。亭子里有石凳,若离拉着江小白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若离,这么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我早就发现了你的坟冢之中是空的,猜到了你可能并没有死,就是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这些年来我和你父亲玉萧子前辈一直在寻找你,但一直没有什么结果。”

  “说来话长,当年鬼门袭击我五仙观,我被那圣女所杀,我也以为我一定死定的,但是后来我就这么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小白哥哥,你能猜到我为什么奇迹般地复活了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若离死而复生,一直是萦绕在他心头的一个谜团,巨大的谜团。

  若离道:“你是知道的,我尚在娘胎之中的时候因为我娘亲被风清所伤,导致我出生之后身体就很不好,很多人都怀疑我活不下来,是我父亲想尽了一切办法才救了我的性命。其实我父亲救我的办法并不复杂,在将我冰封的那些年,他一直都是知道救我的办法的,只是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救我罢了。”

  江小白皱着眉头,讶声道:“不会吧?玉萧子前辈对你这个女儿的爱比大海还要深,但凡有法子,他怎么会不救你呢?”

  若离道:“因为救我需要用到一样东西,那样东西也一直是鬼门在寻找的。你应该还记得鬼门一直在寻找什么吧。”

  “灵根?”江小白道:“难怪鬼门把五仙观掘地三尺也没能找到灵根,原来灵根早就被玉萧子前辈给用掉了。”

  若离道:“那灵根一直在我的体内,充当我的脊柱。”

  江小白道:“没想到灵根还有如此功效,居然能够起死回生。”

  若离道:“起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够复活,因为我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灵根,父亲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

  江小白又问道:“你复活那么多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回去?我和玉萧子前辈都非常的思念你。”

  若离道:“我也很想回去。其实,在我复活之后,我的身体很弱很弱。如果不是遇到了师父,我很有可能早已经死了。”

  “你的师父?”江小白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是普渡大师吗?”

  若离点了点头,“对,就是把你从魔尊手上救下来的那个人。”

  江小白道:“普渡大师原来是你的师父,没想到你还有这段奇遇。”

  若离道:“师父救了我之后,我因为很虚弱,所以这些年中,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泡在净水之中修养。”

  “那你现在的身子如何了?”江小白关心地问道。

  若离笑道:“我现在已经全部都好了,你不用担心。”

  “太好了!”江小白笑逐颜开,“若离,我们一起回五仙观吧,让玉萧子前辈看看你。”

  “我也正有此意。”若离道。

  江小白道:“不过我得提前给你打一针预防针,我告诉你啊,玉萧子前辈和风清前辈他们冰释前嫌了,他们现在的关系是……”

  江小白一直在观察若离的反应,他没有把后面的几个字说出口,若离就已经开口了。

  “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他们已经重修旧好,成为了伴侣是不是啊。”

  江小白一怔,“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若离道:“你以为我会生气是吗?其实我并不生气。他们之间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少,风清变得乖张暴戾都是因为那场情变,在那以前,她并不是那样的。我父亲对她也是又爱又恨,他们能够放下心中的仇恨,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我想娘亲在天有灵也一定会为他们高兴的。”

  江小白笑道:“你能那么想,那真是太好了。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了事的?”

  若离道:“从你出现在灵蛇岛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后来我一直跟着你,你没发现而已。”

  “你一直跟着我,而我竟然毫无察觉!”

  江小白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这、这怎么可能?”

  若离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已经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若离了,我的修为并不比你弱多少。”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