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上的所有大悲寺弟子无一人离开,也无一人的脸上闪过犹豫不决的神色,所有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刚才掌门已经说了,离开的不算懦夫,也依然是大悲寺的弟子。如果真有想离开的,抓紧时间吧。”忘修道。

  “我们不离开!誓与大悲寺共存亡!”

  “誓与大悲寺共存亡!”

  “誓与大悲寺共存亡!”

  “誓与大悲寺共存亡!”

  ……

  喊声震天,所有大悲寺弟子都在用他们的胸腔来发出最大的吼声。这是他们宣泄情绪的一种方式,更是他们对于自己坚信的信念的一种鼓舞。

  大悲寺的上空,有个人此刻正看着下方这群几近疯狂的人,他叹了口气,心中满是遗憾,却又满是钦佩。

  “无妄,我尽力了,你又一帮令人敬佩的徒子徒孙,祝他们好运吧。”

  语罢,江小白化作流光而去。

  不多时,云天宫便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那一座座雪峰的簇拥下,俨然是重建后的崭新的云天宫。

  北域昆仑山脉,天气奇寒,不过晴天之时,却是万里无云,天空高远澄澈,一碧如洗,干净得仿佛不染任何的尘埃。

  江小白看着下方新建好的云天宫,不禁想起那次焦土战略后化作了一片废墟的云天宫,想不到短短时间内,云天宫已经重建一新。

  就在江小白在云天宫徘徊的时候,两道剑光激射而来,两名御剑飞行的云天宫弟子来到了江小白的前面。

  “阁下是何人?”

  他们都是新来的云天宫弟子,不认识江小白也不奇怪。

  “我叫江小白,是你们掌门高流的朋友,麻烦二位通报一声。”

  “江小白?”

  他们不认识江小白,不过对这个名字却不陌生。这个名字如今在云天宫已经被神话了,很多云天宫的弟子把江小白的事迹编造成了传奇,口口相传。

  “见到您真是很荣幸。”

  这两个小弟子看到了江小白,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江小白可是他们心目中的盖世英雄人物,见到了偶像,难免有些激动。

  “我、我们这就带您去见掌门。”

  “有劳了。”

  江小白有些想笑,他还活着,就已经成为了传奇。这和一般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

  二人带着江小白落在了云天宫里。高流如今已经搬进了养心居,那地方原来是休渊的居所。后来重建之后,高流把原来的养心居给恢复了原貌,并未做改变。

  “掌门,江先生来了。”

  高流正在养心居里看书,听到江小白来了,赶紧丢下书本,脚步匆匆跑了出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高流快步走到江小白面前,与他拥抱了一下。

  “高掌门,别来无恙否?”

  高流笑道:“你小子说什么呢!高掌门,什么高掌门?在你面前,我就是那个高流。”

  高流热情地把江小白请到了养心居里面,烹了杯热茶给江小白。

  “这茶是用昆仑山纯净无暇的雪水烹的,你尝尝。”

  江小白道:“我哪是懂茶之人啊,不过看着茶水的颜色,澄碧清澈,想必一定是好茶。”

  江小白饮了一口,立马连连点头。

  “好茶,绝对的好茶,就连我这个不懂茶的人都能喝出这茶的不一般来。”

  高流笑道:“你倒是说出个怎么不一般啊。”

  江小白道:“是这样的,这茶闻上去一点香气都没有,喝一口到嘴里,满口流芳。这茶能把香气全部锁在茶水之中而不外泄,堪称是绝世好茶!”

  高流笑道:“哟,还能品出这个,看来说你对茶道没有研究,那是你的自谦之词啊。”

  江小白摆了摆手,“不说茶了,跟你说点正紧事。”

  高流道:“怎么了?”

  江小白道:“上古时期神魔大战中的魔尊复活了,天下怕是不久便要陷入黑暗之中。高流,云天宫是不是该考虑暂时避一下风头?”

  “兄弟,你没跟我开玩笑吧?”高流似乎并不相信。

  江小白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跟你开玩笑的吗?事实就是如此。五仙观和大悲寺我都去过了,你这里是我最后一站。”

  高流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

  “这可麻烦了。如今神帝陨落,谁能与那大魔头抗衡?”

  江小白道:“神帝曾有过预言,说是当天下再度陷入黑暗之时,会有新圣横空出世。”

  高流道:“关键那新圣现在身在何处?魔尊已经复活了,他出现了吗?”

  江小白道:“这我也不知道。对了,五仙观、静慈观和大悲寺都有一根灵根,同为四大派,你们云天宫应该也有一根。我想知道你们云天宫的灵根现在在何处?”

  “我不知道。”

  高流耸了耸肩,“你别看着我,我是真不知道。我这个掌门人还是你让我当上的。当时我师父成玄子被你赶走了,我才当上了掌门人。他不可能把这门机密的事情告诉我这个他并不喜欢的徒弟。”

  江小白道:“怕是就连你师父成玄子也不知道。”

  高流道:“你现在找灵根做什么?”

  江小白道:“集齐灵根,便可以找出新圣。你们重建云天宫之时,肯定会大兴土木,难道就一点发现都没有?”

  高流道:“是有一些发现,但全都跟灵根没有半毛钱关系。”

  江小白道:“那真是奇了怪了。灵根到底在哪里呢?”

  高流道:“现在真是一点线索都查不到了。我师父那一辈全都死光了。再往上更没有人。我这一辈对灵根压根就不知情。”

  江小白叹了口气,“看来只有休渊一人知晓,但休渊已故去多年,我总不能去问一个死人吧。”

  高流道:“除非你能通灵。”

  江小白道:“那么只有试试另外一条线索了。”

  普渡曾说过当年的那根灵根是给了神帝的马夫的,那为什么会落到云天宫手上,这其中必然有蹊跷。

  “还有其他的线索?”高流道:“到底是什么线索?我也可以帮着查。”

  江小白道:“你帮不了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