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个废物,你敢这么看着我!”

  行云勃然大怒,一拳朝着高流的面门轰击而去。高流突然间抬起了手,挡住了那一拳。

  “我不是废物!”

  高流瞪大眼睛,睚眦欲裂。

  “云天宫的弟子们,掌门无能,拖累大家!但时至今日,我宁愿站死,也不愿跪生!云天宫的弟子们,拿出你们最后的血性,和他们拼了!”

  “去死吧!”

  行云猛地一抬脚,一脚把高流踹了出去。高流在别的方面的能力特别的强,但在修为上,一直都是他的短板。行云的修为要高出他很多。

  见掌门如此,下面云天宫的弟子们一个个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但是他们依然没有一个人敢轻举妄动。鬼兵们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们全部都抓到了这里来,他们知道和这伙鬼兵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即便是仗着满腔热血,最终也难免被屠杀的命运。

  “高流,好你个废物,居然敢对我动手!”

  行云掐着高流的脖子,把他给举了起来,面目狰狞。

  “我就让你的弟子们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你毁灭得了我的肉身,但你永远没有办法让我的意志屈服于你。你们这些邪魔外道,终有一天会有人收拾你们,你们休得猖狂!”

  “哼,我就是要毁灭你的肉身,谁要屈服你的意志了?你们这些下等的贱民,只配被统治和奴役!”

  行云的双眸之中闪烁过一道厉芒,就在他准备对高流痛下杀手之时,天空之中突然一道电光击落下来,击中了他的手臂,只听得痛呼一声,行云抓着高流的那只手已经松了下来。

  几道身影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已经和那些鬼兵斗了起来。

  “你还有救兵!”

  行云大惊失色,目光一扫,成片成片的鬼兵正在倒下,显然来的几个人身手不凡。

  “我先宰了你再说!”

  行云身形一动,朝着高流而去,一道身影却横插了进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要不咱俩过过招?”

  “你是谁?识相的赶紧滚开,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和谁作对!”

  江小白道:“我不知道吗?前不久我还在灵山,我还是你们圣女最信任的人。”

  “你就是那个叛徒江白!好,今日抓了你,也算是奇功一件!”

  行云五爪箕张,五指之间电光闪烁,朝着江小白的心口抓去。江小白不闪不避,随手一拍,那行云便如遭重击一般,“哇啦”吐出一口鲜血。

  江小白随后身形如鬼魅一般,瞬间到了行云的身前,封住了他的穴道。

  回头一看,高流正面带羞愧之色地看着他。

  “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消灭鬼兵!”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纵身落入了鬼兵之中。高流恍惚了一下,回过神来,也加入了消灭鬼兵的战斗之中。

  云天宫的弟子看到了希望,此刻已经全部都开始了他们的反抗。同仇敌忾之下,不久之后,鬼兵便被悉数消灭了。

  “江小白,我真是没用,我真是悔不听你言啊!早知如此,找个安全的地方避一避,也不会招致如今这般的损失!”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死尸,有鬼兵的,但大多数是他们云天宫弟子的。云天宫这些年休养生息,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成就,如今却毁于一旦。

  高流后悔自责,他痛不欲生。

  “江小白,云天宫以后就拜托你了。我不是个合格的掌门人,只有一死才能洗清我的罪孽!”

  高流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动手自杀,却被江小白给拦了下来。

  “以前我只觉得你是个狂妄自大之人,没想到你还是个懦弱胆小的懦夫!高流,你真是让我失望透顶!”

  “你为什么不让我死?既然让你这么失望,那你就让我死了算了!”高流吼道。

  江小白冷声道:“有用之躯却做那无用之事。你们云天宫的人死绝了吗?既然没有死绝,你这个掌门人怎么能轻言生死?高流,现在是云天宫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要振作起来,只有你振作起来了,弟子们才能够振作起来!不要让云天宫数十万年的基业毁在你的手上。”

  这一番话振聋发聩,高流愣在了那里。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地回响着江小白的这番话,他的眼神由起初的混沌变得渐渐清澈,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作为一个掌门人应当承担起来的职责。

  “真是惭愧,每次都要你来提点我。”

  江小白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现在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吧,云天宫的弟子们都在等待着你的安抚。”

  “我去忙了。”

  高流转身而去。

  “小白,这家伙怎么处置?”韩晨把行云给带了过来。

  “杀了我!”行云咬牙切齿,“否则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江小白道:“要杀你我早就动手了,何必要等到现在。留着你还有用。”

  行云道:“你不要痴心妄想了,我绝对不会为你效力的。从我的口中,你更是拿不到半点有用的消息。”

  “是吗?”江小白冷哼一声。

  他突然抓住行云的手臂,行云还没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只觉得有一股寒气进入了自己的筋脉之中。

  “你对我做了什么?”

  若离笑道:“臭老鬼,你完蛋喽,以后我的小白哥哥叫你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

  行云冷哼一声,“你们真是异想天开!我行云才不会屈服于你们!”

  江小白也不说话,只是淡淡地笑着。他已经动用了劫力,很快,行云便感受到了劫力反噬之苦。一开始,他还咬着牙苦撑,可不到三分钟,他就撑不下去了,张开了嘴,大声地吼了起来。

  “饶了我吧,好难受啊,饶了我吧……”

  “臭老鬼,刚才你不是很牛的嘛,这么快就怂啦,真是没趣,我还以为你有多铁骨铮铮呢,原来就是个怂包。”

  “难受死我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劫力反噬之苦不同于一般的痛苦,抓不到,挠不着,能把人折磨成疯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