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助人为乐,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难道不应该伸以援手吗?”

  女孩撩了撩长发。

  “你该回家了,不要一个人在外面。看你这个样子,是不是自己离家出走的啊?”

  “家?”

  江小白眼神茫然,“家在哪里呢?”

  “小倩,不要理那个人。”

  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这个人是活该,他就是昨天冲进女澡堂子的那个人。”

  小倩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消失了,站起身来走了。

  江小白靠在树上靠了一会儿,刚吃了东西喝了水,他需要休息一会儿才能恢复体力。

  大约一刻钟之后,江小白站起身来,试着往前走了几步,虽然仍然觉得饥饿,不过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走路不成问题。

  这一条街的道路两旁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卖什么的都有,大多数是卖一些小商品和一些小吃。

  江小白往前走着,不一会儿,他便看到了刚才给他东西吃的女孩。女孩也是这里摆摊的一员,她主要卖一些鞋袜衣服之类的。

  “你好。”

  她的生意看上去并不太好,摊子前面没有一个人。

  江小白出现在小倩的面前,让她一愣。

  “你走吧,我不会再帮你什么了,他们都告诉我了,你不是好人。”

  江小白道:“我不是来寻求你的帮助的,事实上,你已经给了我很多的帮助。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只是想对你多说一声感谢。”

  “不用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走吧。”女孩低着头,看也不看江小白一眼。

  江小白也没想要留下来,就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小倩的尖叫声。回头望去,就见有几个染着黄毛的家伙正围着小倩,动手动脚,吓得小倩魂不附体,全身颤抖。

  没有任何的犹豫,江小白从路边操起一块板砖就调头往回走。他并没有忘记此刻的自己是什么状态,他连一个悍妇都对付不了,更何况是几个精壮的流氓。

  不过,遇到这样的事情,他头脑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不能坐视不理,尤其是受害者还是刚刚给过他帮助的人。

  “放开她!”

  江小白走到摊前,用出了自己的全部力气,大吼一声。

  “哟呵!小子,你是谁啊?敢来管我们的闲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三个流氓,其中一个抓着小倩的胳膊,防止小倩抛掉,另外两个已经走了过来。

  江小白战斗经验极其丰富,他知道今天这一战在所难免,而以他现在的状态,如果不想输的话,那就只有出奇制胜,而此刻出奇制胜的办法就是先下手为强。

  那走来的两个小流氓还没到跟前,江小白已经动了手,手里的板砖直接挥向走在前面那个家伙的脑袋。那家伙或许没有想到江小白竟然敢先下手,猝不及防之下,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顿时便捂着脑袋倒在了地上。

  江小白本想如法炮制,但是他此刻身体还很虚弱,体内根本跟不上,他的胳膊还没来得及再次举起来,已经被一脚踹在了腹部,倒飞了出去。

  “打死这狗ri的!”

  几个小流氓一哄而上,把江小白按在地上狂扁。

  想想也真是悲哀,没有回到过去之前,他一抬手便能令风云变色,天地易容,如今却连这三个小流氓都收拾不了。

  他们的拳打脚踢,对江小白而言或许是一种痛苦,但却并未能让他内心波澜起伏,在他年少之时,这类事情就已经经历了很多,他早已习以为常。他的人生向来不是一帆风顺的。

  “别打了,别打了。”

  小倩冲了过去,想要拉开那几个流氓,却被推到了一边。

  周围的摊贩,一个个神情冷漠,没有一个人过来帮忙,他们就是那么冷漠地看着,看着这样的不平之事在自己的眼前演绎一次又一次。

  “干什么!”

  一辆摩托车停了下来,那三个小流氓没看到人,光听到声音就吓得全都跑开了。

  “李警官,谢谢你,快救救他吧。”

  地上的江小白浑身是血,身上的衣服也都破了。他倒在地上,看上去连行乞的乞丐都不如,甚至不如路边翻弄垃圾的野猫野狗。那些野猫野狗至少还有人可怜,时不时地会喂一些吃的给它们。

  “怎么是这小子!”

  李如民看到了江小白的脸,他就是昨天去澡堂子抓江小白的警察之一。

  “怎么回事啊?”

  小倩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没看出来这小子瘦瘦弱弱的还有一颗侠义心肠。送医院吧。”

  “不必了。”

  江小白受的只是皮外伤,虽然流了不少血,但其实没有多大问题。

  他自己坐了起来,笑了笑。

  “死不了。医院我就不去了。谢谢了。”

  语罢,他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我还有事,你自己处理吧。”李如民跨上摩托车,开车走了。

  小倩紧急收拾了一下摊子,蹬着三轮车追了过去。江小白拖着一条腿,他走得很慢,很快小倩就追上了他。

  “喂,我送你去医院吧,你的腿受伤了。”

  小倩把车停了下来,拦住江小白。

  “真的不用,皮肉伤而已,很快就会好的。”江小白道。

  “你是不是因为没钱?”小倩道:“你是因为帮我而被打的,你的医药费我可以负责。”

  江小白道:“之前我都快饿死了,是你帮了我。现在咱们算是两清了。你回去做生意吧,我自己能行。”

  语罢,江小白还要往前走,没走几步,却脚下一踉跄,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小倩赶紧把他扶起来,费力地把他弄到三轮车上。

  江小白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躺在一张温暖的穿上,身上盖的被子上有女儿家特有的体香,枕头上也有女儿家的法香。

  “你醒啦。”

  一张写满担忧的脸庞出现在江小白的视线之中,正是小倩。

  “这是哪里?你家吗?”江小白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