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你还是个雏儿啊?”

  李丽把嘴凑到江小白的耳边,轻声细语地道:“你小声告诉姐姐是不是?”

  “是。”江小白点了点头。

  李丽像是发现了稀世珍宝似的,高兴极了。

  “马克,一会儿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去哪里啊?”

  江小白已经进入了状态,现在到了他开始狂飙演技的时候了。他现在的模样,真的是像极了一个乡下来的纯纯的土小子。

  “不要问那么多,反正是个好地方,姐姐会让你快活舒坦的。”

  “带我的师父说了,让我听姐姐们的话,姐姐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只要姐姐们开心了,我就能赚到回家盖房子的钱了。有了房子,我就能娶媳妇了。”

  李丽笑的前仰后合,心想这还真是个傻小子。

  “乡下盖个房子能花几个钱啊,只要让姐姐开心了,姐姐给你一套城里的大别墅都没问题。到时候啊,乡下的那些村姑你可就看不上喽。”

  “不会的。俺娘说了,已经给我相中了一家姑娘。等我挣了钱,今年过年回家就安排我跟那姑娘相亲。我看过那姑娘的照片了,长得可水灵了,俺很中意她。”

  “以后你就会明白姐姐没有骗你了。马克啊,这世上最容易变和最不容易变的是同一种东西,你知道是什么吗?”

  江小白憨憨地摇了摇头。

  “就是人心。有的人的心能够海枯石烂,有人的心却是朝三暮四。”

  李丽似乎感慨万千。

  “姐,我不太明白。”江小白道。

  李丽笑道:“你不明白正常,以后你就明白了。姐再告诉你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人啊,其实一辈子很短暂,及时行乐才是最紧要的。”

  江小白道:“俺爹俺娘告诉我说人要先苦后甜。”

  “你爹你娘说的不对。年轻的时候不享受,拼了命的赚钱。等有了一点钱了,人老了,还没来得及享受,身体已经不允许了,开始出现各种毛病了。你看姐多潇洒,姐就是及时行乐,今朝有酒今朝醉。”

  “好像有点道理啊。”江小白装出沉思的样子。

  李丽道:“姐很喜欢你。你以后就跟着姐了。刚才你说你师父跟你说要让姐姐们开心,这话不对。你以后只能专门让我开心,其余的姐姐你不要碰。”

  “李姐,那我呢?”就坐在旁边的罗伯特有些不满,竟被一个新来的毛头小子给挖了墙角。

  “罗伯特,姐吃腻了荤腥,打算换个口味,多吃点爽口的素材。当然了,姐也不是那过河拆桥的人。姐给了你不少钱了吧,也够你花的了。不过房子和车子姐得收回来了。钥匙别给我了,直接给马克吧。”

  要不是李丽就在这里,罗伯特肯定会操起桌上的酒瓶直接往江小白的脑袋上招呼。他看着江小白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人似的。

  罗伯特和李丽原本正是处得最好的时候,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罗伯特就能从李丽身上捞到成倍的好处,却没想到这一切都在今夜梦碎。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罗伯特已经把江小白给记恨上了,虽然这一切都是巧合,无心插柳,江小白也没想到事情居然进展得那么顺利,李丽恰好就相中了他。

  “罗伯特,我警告你啊,马克是我的人,你要是敢对他怎么着,我不会饶了你的。”

  李丽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她玩男人归玩男人,可心里明白着呢。罗伯特的一个眼神,她就能看出罗伯特心里在想什么。

  “丽姐,我看您是误会了,我们都是一家店里的兄弟,关系好着呢。以后我会多多关照马克老弟的。”

  罗伯特忌惮李丽,马上变了一副脸色。

  “最好是我误会了。”李丽面泛冷笑。

  “马克老弟,来,我敬你一杯。以后可要好好伺候李姐哦!”

  罗伯特满脸堆笑。

  凌晨三点左右,江小白已经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酒了,还好她们这些娘们喝的酒都不算太烈,度数不高,所以才能撑到现在,不过也已经醉意上涌。

  “马克,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李丽站了起来,江小白赶紧扶着她往外走。

  来到外面,车里的司机看到李丽出来,赶紧下车开门。

  江小白扶着李丽钻了进去,自己也坐进了后排。

  司机开车离开,半个小时之后进了一片别墅区。李丽在东陵市有多套房产,这里是她最常住的地方。别墅的面积有一千两百个平方,带花园和泳池,装修的极尽奢华。

  别墅里有电梯,进了别墅,李丽好像清醒了不少,拉着江小白进了电梯,直接上了楼。

  “完犊子!这老娘们一会儿要非跟我那个可怎么办?”

  江小白意识到有了麻烦,脑筋急转。

  要是换个年轻貌美的,那牺牲一下色xiang也就牺牲了,偏偏是个中年妇女,实在是让人无法下口。

  “还是得喝酒!把她灌醉!”

  李丽拉着江小白进了她的卧室,这卧室有两三百个平方那么大,里面有一张超级大床,就算是躺十个人,也不会显得拥挤。

  “卧槽!这么会玩!”

  江小白以前也是个有钱人,不过比起享受来,他还是要比李丽差远了。

  “姐先去洗个澡,你等一下哦。”

  李丽在江小白的脸上摸了一把,笑着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李丽裹着浴袍出来了,直接就把江小白推倒在床,不由分说就去扯江小白的衣服。

  “丽姐,你这是干什么啊?不要啊……”

  江小白奋力挣扎,用力推开李丽。

  “小子,你懂不懂规矩?”李丽似乎生气了,瞪着江小白。

  江小白心想女人应该和男人是一样的,得不到手的才最珍贵,所以他不能让李丽占有了他。

  “李姐,我没想到会发生这些。我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介绍我进来的朋友说这份工作就是陪陪酒,没说别的。我想我可能不适合干这份工作,工地上应该更适合我。”

  “工地?工地上搬砖一年能挣多少钱?”李丽冷嗤一声。

  ps:新书《都市极品妖孽高手》已经发布,每天三更,请诸位书友赏光品鉴,拜谢。新书发布,恳请诸位发表书评,投票推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