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丽姐,我还没有准备好。”

  看着李丽灼热的目光,江小白心急如焚,心想那药到底靠不靠谱,怎么还没发挥出效果?

  “还需要什么准备啊?”

  李丽的手指勾住江小白的下巴,笑道:“人生有很多事都要经历第一次,第一次难免会有紧张,不过只要有了第一次,以后就都好办了。马克,丽姐知道你没有经验,相反,丽姐是个非常有经验的人。丽姐会给你留下一次非常美好的回忆。像你这样的男孩,就需要丽姐这样的人生导师。”

  语罢,李丽已经奉上了火热的吻,封住了江小白的嘴,吻得江小白喘不过气来。

  就在江小白不知如何是好之时,李丽突然间停止了她疯狂的进攻。江小白仔细一看,发现她已经昏迷了过去。

  “谢天谢地,总算还算及时。”

  江小白喘了几口气,呼吸才平缓下来,他把李丽抱上了岸,然后抱回别墅,帮她把衣服穿上。送去见王大爷,总不能把穿着泳衣的李丽给送过去。

  打了个电话,江小白问道:“马六,你们人呢?”

  马六道:“哥,我们还在找三十六号别墅,这里我们不熟悉啊,找了好一会儿了。”

  “快啊!”江小白催促道。

  “哥哥,找到了,找到了,我们到了。”

  江小白已经听到了院子外面车子的声音,挂了电话,扛着李丽下了楼。出了院子,看到马六的车停在外面,江小白道:“开门开门。”

  马六三人赶紧把门打开。

  江小白把李丽放了进去,几人赶紧上车,火速离开白鹭山庄。

  车子驶出白鹭山庄,几人才算是没那么紧张。

  “哥,要不要把这娘们给捆起来啊?万一她醒了,那可麻烦。”马六干这些事情要比江小白有经验多了。

  江小白这才意识到这一点,道:“车里有绳子吗?”

  “有!”

  马六准备得很齐全,准备了很多东西。几人把李丽的手脚都捆了起来,然后又堵上了她的嘴巴。

  看着仍在昏迷的李丽,江小白心中满是愧疚,不知道他这么对待李丽是否正确。

  一路顺利,车子一直到开到王大爷的废品收购站才停下来。江小白扛着李丽敲开了门。王大爷已经睡了,开门看到扛着李丽的江小白站在外面,顿时一愣。

  “小子,你真把这娘们弄来啦?”

  江小白道:“当然了,如假包换!王大爷,该把我要的东西给我了吧。”

  “给你。”

  王大爷从自己的枕头里面找出了那块八卦盘,往地上一丢。

  “真不知道你小子要这东西干什么!”

  江小白把李丽放在床上,发现她的眼皮已经开始动了,知道她就快醒了。

  “王大爷,我可跟你说啊,人我是给你带来了,但是我不会允许你伤害她的。你只能对她说话,不能碰她,更不能打她。”

  八卦盘已经到手,王大爷手上再没有什么可以牵制江小白的了,江小白说什么他都得听着,否则江小白不会给他好颜色。

  “你小子翅膀硬了,东西到手,就不把我老头子当回事了。”

  江小白道:“不是我不把您老当回事,而是我做这事本来就亏心,所以我更得对李丽的人身安全负责。王大爷,你可以骂我,但是我认准的事情,我肯定会做的。我会留在这里,你最好注意你的行为。”

  王大爷叹了口气,道:“她怎么了?怎么一直在睡觉?”

  江小白道:“喂了药,睡着了,估计就快要醒了。”

  没几分钟,李丽便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惊恐和惊慌之色。

  “丽姐,你别害怕。”

  江小白走了过去,道:“我对不起你,但我必须那么做,不敢奢求你的原谅。王大爷要见你,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些恩怨,但请你放心,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不会让他伤害你。为了大家都好,在我取出你口中的纱布之后希望你不要大喊大叫。如果你会按照我说的做,那么请你眨眨眼。”

  李丽马上眨了眨眼。

  江小白取出她口中的纱布,找来一张椅子,把她搬到椅子上。王大爷坐在一张小木凳上,冷笑着看着李丽。

  “是你!”

  “想不到吧?李丽,你还有落到我手里的时候。”

  李丽道:“我还以为早已经死了。这是什么地方?看样子像是个垃圾场。你这种人就应该和垃圾待在一起。”

  王大爷道:“李丽,你这个娘们的良心难道就没有痛过吗?是你害得我成为今天这样的!要不是你,我现在岂会沦落成这样。”

  李丽道:“王大全,你不要信口雌黄。当年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你难道心里没有点数吗?”

  王大全道:“我是做生意的,难免在外有一些应酬,沾花惹草也是难免,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我?”

  李丽道:“你是沾花惹草吗?你还记得我的孩子是怎么胎死腹中的吗?要不是在我怀孕的时候,你的小情人上门来找我大吵大闹,推得我倒在了地上,我会失去孩子吗?我再也没有办法怀孕了,是你害我丧失了做母亲的权利,我这一生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

  李丽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早把江小白的话抛到了脑后,大声吼叫。

  王大全道:“咱们毕竟是贫贱夫妻,就算是我有千般不对,你也不该耍手段骗走了我所有的股份,然后把我扫地出门啊!”

  李丽道:“那是你应得的报应!王大全,我与你的夫妻之情早已经在我失去我的孩子的那一瞬间彻底消失了,我和你这辈子只可能是仇人。”

  二人各执一词,都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相争不下。

  “喂!像你们这样吵下去,就算是再吵八百年也不会有结果的!”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道:“丽姐,我知道不能生育对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我对你报以同情。王大爷,你的工作不是你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借口。你们双方是否愿意听听我的看法?”

  ps:新书《都市极品妖孽高手》已经发布,每天三更,请诸位书友赏光品鉴,拜谢。新书发布,恳请诸位发表书评,投票推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