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村干部一个个都是酒坛子里面泡出来的,干别的不行,但论喝酒,绝对个个都是一把好手。

  马六三个平时自认为挺能喝的,但遇到这帮老酒鬼之后一个个很快就顶不住了。王海民那边人多势众,一个个酒量还都很好,光是车轮战就够江小白这边几人受的了。

  “王村长,王大爷死之前有遗愿,希望能够葬在家乡,所以还请作为父母官的你给我们选一块地方。”

  酒过三巡,江小白开始聊正事。

  王海民道:“今晚不谈别的,就是喝酒。酒喝到位了,别的也就到位了。”

  王海民是个人精,他绝不会因为这一顿酒席就轻易答应江小白什么。这家伙话说的漂亮,可是酒喝完之后却会装着什么都不记得。

  “王村长,咱们还是谈谈吧。”江小白道:“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丽姐心急得很。”

  李丽点了点头。

  王海民道:“这个事今天就不要说了,我知道了。咱们今晚就喝酒,喝完酒去打牌。我这个人不喜欢在酒桌上谈事情。”

  李丽和江小白交换了一下眼神,二人都有一种感觉,今晚的这顿饭可能是白请了,这王海民根本就是个泼皮无赖。

  “王村长,其实我原本并不需要通过你的。”李丽开始显示出她的另一面。

  “村里的田地都承包出去了,我完全可以去找那个承包户,给他一笔钱,我不相信他会跟钱过不去。”

  李丽说的是真话,她原本真的可以直接去找土地的承包人,但是这样就会有一个问题,王海民毕竟是村长,而且就住在村里,他随时都可以去王海洋的坟头上去闹事。李丽不希望王海洋死后还不得安生。

  “嫂子,咱们村的情况你有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村长不点头,那有些事是真的就不好办。”王海民冷冷地笑着。

  他们村的土地几年前是他牵头承包出去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全村的土地全部流转给一个人。当时承包人是和村委会签的合同,村委会又和村民挨家挨户签了合同。

  他和承包人签的价格是每亩地每年的承包价是一块钱,但是给村民的却只有六百块。全村那么多的土地,每年光就是这个差价,就已经能够让王海民肥的流油。

  当然,这些情况村里人并不知情,合同是王海民一手草拟的,就连村委会里面也只有他的几个心腹知道。

  他在村里就是个十足的恶霸,自从当上村长之后几乎可以说是为所欲为,横行乡里,村民们是敢怒不敢言。

  王海民有的是钱,出了什么事情,只要拿钱开路,没有什么摆平不了的。

  当初他费尽心思把村里的土地流转了出去,现在承包人却对他恨之入骨。合同签了之后,王海民就把那承包人视作了砧板上的鱼肉,随意宰割。巧立名目,不停地从承包人的身上捞钱。承包人因为合同已经签了,而且在他们村的土地上投入了太多的资金,一时半会收不回来,只能忍气吞声。

  王海民敢这么跟李丽说,显然是出于对自己的绝对自信,他的确是有这个资本自信。他曾在酒后对他手下的那帮人说过,整个王家村就是他手上的玩物,他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这是个狂人!

  “嫂子,其实你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可是你一点诚意都没有。你请我们喝酒,你自己却滴酒不沾,这像话吗?刚才还那样跟我说话,真的是寒了兄弟的心了。”

  王海民se眯眯地盯着李丽的胸口凸起的位置,一脸的猥琐相。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把他的所有卑劣猥琐的想法都暴露了出来。

  “失陪!”

  李丽愤而起身,直接回了房间。

  “他什么意思?”王海民看着江小白,一脸怒气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

  江小白拎了酒瓶过来,把自己杯子里面倒满了酒,突然咧嘴一笑,把满杯酒全都泼到了王海民的脸上。

  “我艹你妈!”

  王海民猛地站了起来,怒目圆睁,王家村村委会的其余九个干部也都站了起来。

  马六三个太有战斗经验了,眼看情况不对,纷纷操起酒瓶。

  “我看谁敢乱来!”

  王海民哪天受过这种憋,操起凳子往江小白的脑袋上砸了过来。江小白一用力,直接把整张桌子掀翻了,汤汤水水全都洒到了他们的身上去了。

  包厢里乱成了一团,两边的人打了起来。王海民原本以为仗着人多势众,打架肯定不会吃亏,谁知道真的打了起来,才发现江小白四个有多能打,他们虽然人多,却也只有挨打的份儿。

  四海大酒店的工作人员打了报警电话,镇上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赶到了。王海民看到了救星,他和镇上派出所的民警都认识,和所长更是称兄道弟的酒肉朋友。

  江小白几人全都被拷了起来,王海民那边的人却一个个都没事,很明显是偏袒他们。

  “哥几个,到了所里之后给我好好收拾收拾这几个浑小子。TMD,我王海民还从来没有这样憋屈过。”

  王海民狼狈极了,一身的名牌全都被汤汤水水给毁了。

  几个民警会意,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江小白几人走了。

  还没出四海大酒店,他们的所长就赶了过来。

  “谁让你们拷人的!快打开手铐!”

  所长曾国安喝斥道。

  几个民警傻了眼,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是李丽在房间里知道了情况,直接给东陵市公安局的一把手打了电话,一把手又直接给曾国安打了电话。曾国安接到了一哥的电话,赶紧屁颠屁颠赶来。平时他连跟一哥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这次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么说也要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给一哥留下个好印象。

  “王海民,又是你!我就知道有你出现的地方就不会有好事。来啊!把他们几个给我拷了!”

  曾国安道。

  事情骤然反转,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

  ps:新书《都市极品妖孽高手》已经发布,每天三更,请诸位书友赏光品鉴,拜谢。新书发布,恳请诸位发表书评,投票推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