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村长……”

  秦香莲认识刘长河,她的姐姐秦香荷嫁在南湾村,所以她经常会去南湾村,当然也就认识了刘长河。

  “小莲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刘长河从摩托车上下来,走到秦香莲的菜摊面前,看着地上的几个小混混。

  “刘村长,他们……他们……”

  秦香莲羞涩难言,说不出口。

  刘长河道:“他们调戏你是吧?孩子别怕,这事我替你做主。”

  刘长河踢了一脚地上那黄毛,板着脸道:“孙子,认识我吗?我是南湾村的刘长河!”

  这些小混混虽然人五人六的,可毕竟都年轻,都还不到二十岁,在刘长河面前都还算是孩子。他们遇到像刘长河这样的,心里还真有些惧怕。

  刘长河在松林镇的名气可不小,年轻的时候,那也是松林镇上打架的一把好手。现在的名气更不得了了,松林镇谁都知道南湾村有个强势的村长,和镇上的关系极好,和派出所的所长更是称兄道弟。

  这些小混混别人不怕,就怕派出所里的。他们每次被抓进去,都会被弄的脱一层皮。

  刘长河和所长关系好,这谁都知道,所以这些小混混根本不敢和刘长河怎么样。

  “都给老子滚蛋!以后再敢骚扰这姑娘,让老子知道,老子非扒了你们的皮不可!”

  刘长河瞪着大眼珠子,吓得那几个小混混赶紧爬起来跑了。

  转过身来,刘长河已经是换上了一副笑脸,拉着秦香莲的手,一副敦厚长者的模样。

  “别怕啊小莲,以后不会有事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他们以后要是还敢骚扰你,你就告诉我,我保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秦香莲任刘长河拉着她的手,她此时根本就没有多想,心里对刘长河只有感激。

  江小白在一旁看着,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这东西。刘长河惺惺作态,这是他的惯用伎俩。

  “刚才的人是你打的?”

  刘长河转身看着江小白,语气严厉,“你知不知道打架是犯法的?”

  江小白道:“我那是正当防卫,这里的人都看到了,是他们先对我动手的。”

  “什么正当防卫?打架就是不对!你这个年轻人,说你几句还犟嘴是吧?”

  刘长河依旧是一贯的霸道,任何他认为对的事情,别人都不能反驳。

  “这是买你的菜的钱。”

  江小白拿了钱出来,“现在你的菜都是我的了,你卖完了,可以回家了。”

  “不不不,我不能要你的钱。”秦香莲连忙摆手。

  刘长河道:“小莲啊,你要小心啊,我看这小子好像对你图谋不轨。他要这些菜是吧,那就给他。”

  刘长河把江小白手里的钞票抢了下来,塞进了秦香莲的口袋里。

  “菜给他,咱们走!不要和这种图谋不轨的人待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要。”

  霸道的刘长河根本不给秦香莲说话的机会,硬是拉着秦香莲走了。

  江小白笑了笑,这次回来,他就知道一定会看到刘长河,刘长河还是这样的霸道。

  这一次,他可不是那个南湾村被人瞧不起的穷小子,真要想和刘长河掰掰手腕,刘长河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些菜你们分了吧。”

  江小白对周围围观的人群说道。

  话音未落,一帮人已经冲了上来,把摊子上的大白菜一抢而空,很快便只剩下一些烂菜叶子。

  江小白很快就回到了车上,他开着车往南湾村的方向去。走到半途,刚来到镇上通往南湾村的路上,又看到了往回走的秦香莲。

  江小白把车停在路边,从车里跳了下来。秦香莲看到是他,也停下了脚步。

  “是你啊。”

  江小白道:“这么巧,那么快又见面了。你这是要回去?”

  秦香莲点了点头,“嗯,我推菜来的独轮车还在那里呢,我得去取回来。那个,今天的事情,多谢了啊。”

  江小白微微一笑,道:“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帮助你,这其实都是应该的。”

  “哪有什么应该的啊,要不是你帮我,我今天可能就麻烦大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找你的麻烦。”

  秦香莲看着江小白,美丽的双眸之中闪烁着光芒,“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你是我们镇上的人吗?”

  “我……不是。”

  犹豫了一下,江小白还是说了谎,他担心秦香莲会继续追问什么。

  秦香莲道:“那能不能把你叫什么告诉我呢?”

  “我叫白小江。”江小白笑道。

  “那你来我们松林镇干什么啊?你是从城里来的吧?”

  看到江小白开那么好的车,还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秦香莲心想这个人肯定是从城里来的。

  “是啊,我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江小白道。

  秦香莲道:“那我就放心了,你离开之后,那帮人不会找到你的,就不用担心他们找你报仇了。”

  “我不怕。”江小白道。

  “你要去哪里啊?南湾村吗?”

  这条路通往南湾村,所以秦香莲才问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

  “去南湾村干什么啊?”秦香莲似乎很愿意和江小白交流,平时话不多的她,今天话可不少。

  江小白道:“来考察投资的。四处看看,找找有没有适合投资的地方。”

  秦香莲道:“好啊,你可以去找刚才也帮了我的刘村长问问,他就是南湾村的村长,他很好的,是个很热心肠的人。”

  江小白一愣,此时少不经事的秦香莲看样子已经完全被刘长河给蒙骗了,居然还认为刘长河是个很好的人。

  “我知道了,谢谢你。”

  “你赶紧去吧。我去推了车,我也要去南湾村的。我去我姐姐家。”

  秦香荷嫁在南湾村,所以秦香莲经常去南湾村。

  江小白上了车,秦香莲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车子走远了,然后这才迈开步子。

  很快,江小白便到了南湾村。此时的南湾村还有好些人家住在茅屋里面,村里面的瓦房都不算多,不过刘长河家已经住进了两层的小洋楼里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