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了村口,就看到了碧波荡漾的南湾湖。

  村口的大树下,几个老人证叼着烟锅子在那里聊天。

  江小白把车停在村口,下了车,看着树下的几个老人。这些早已经变得陌生的面孔,没想到又再次见到了。

  看到这个从外面来的陌生人,几个老人马上就开始议论了起来。除了农忙时节,他们每天的时间基本上就是在这里聊聊天。

  这个时代,村里出去务工的年轻人还不多,南湾村还很热闹,也正是刘长河一手遮天的时代。

  江小白径直走到南湾湖的边上,在湖边的树林下坐了下来,看着眼前承载着他无数记忆的南湾湖,忍不住思绪万千,脑海之中浮现出很多尘封已久的记忆。

  眼前这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南湾湖承载了他太多的美好或不美好的回忆,南湾湖里的每一滴水,仿佛都是他的脑细胞,储藏着他对这里无穷无尽的回忆。

  坐在这里,不觉得时间飞逝,根本感觉不到时间在流淌。江小白整个人的心都安静了下来,他看着这一池的湖水,不言不语,脸上却挂着淡淡的微笑。

  “喂,你怎么坐在这里啊?”

  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江小白回头一看,站在他背后的是推着独轮车的秦香莲。

  “哦,看到这里的水挺好的,就坐下来看看。”江小白道。

  “有什么好看的啊?我已经看到你坐在这里好一会儿了。”秦香莲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一直在后面看着江小白。

  “你看惯了觉得没什么,我住在城里,很难看到这么好的水。”江小白站了起来。

  “你是不是要去刘村长家啊?我带你去好不好?”秦香莲道。

  “不了,谢谢你。”江小白并不打算去找刘长河。

  “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啊。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好不容易能帮你做点什么,你就让我也帮帮你吧,算是报答你的。”秦香莲笑道。

  “真的不用了。”江小白道。

  “那……那好吧。”

  秦香莲看了看时间,“这都快中午了,你总得吃饭吧,我可以请你吃顿饭吗?”

  “我车里准备了食物。”江小白笑道。

  “你车里的食物又不是热饭热菜。”秦香莲道:“你就让我请你吃顿饭吧!”

  “你赚点钱不容易。”江小白道:“真的不用了。”

  秦香莲道:“那我不请你去饭店吃饭,我请你到我姐姐家吃饭,总可以吧?”

  “这……”江小白有点不忍心拒绝。

  “别这啊那的了,答应我吧。”秦香莲笑道:“你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我喜欢吃你做的手擀面。”江小白脱口而出。

  “咦,你怎么知道我做手擀面好吃啊?”秦香莲笑问道:“他们都说我做的手擀面一级棒呢。”

  江小白笑了笑,“其实我就是喜欢吃手擀面,并不知道你会做,刚才是口误。”

  “那可真是巧了。好了,你跟我去我姐姐家吧。”

  “那我帮你推着小车吧?”江小白道。

  “不用不用,我们乡下女孩没城里女孩那么娇气。粗重的活天天干,推个小车完全没有问题。这车上堆着两百多斤的大白菜,我都能一个人推到镇上去的。”秦香莲笑道。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秦香荷家的门口,江小白走在前面,一路上一直是他带路。

  “咦,这一路上你怎么知道去我姐姐家应该怎么走的啊?”秦香莲是个心细如发的女人,果然被他看出了什么。

  “没有啊,我走在前面,你一直没有纠正我,所以我就这么走下去喽,看来我瞎走也走对了。”

  还好江小白反应机智。

  秦香莲道:“那好吧,我姐姐家就是这家。”

  说话间,秦香荷便挺着大肚子从屋里走了出来。

  “小莲,这位是谁啊?”

  这是江小白第一次见到秦香荷,秦香荷是二愣子的亲妈,在生下二愣子的时候就死了。

  “姐姐,这是我在镇上卖菜碰到的好心人,帮了我大忙了。我请他到家里来吃顿饭。”秦香莲道。

  秦香荷道:“哎呀,你不早说啊,家里也没买菜啊。”

  秦香莲道;“没关系的,有什么吃什么。人家城里来的,什么好吃的没吃过啊。”

  江小白道:“真的不要准备什么,我最喜欢吃面条,有一碗面足矣。”

  “哎呀,这也太不像话了吧,家里来了客人,连肉都没有。”秦香荷道。

  秦香莲道:“姐,家里有鸡啊,杀一只**。”

  秦香荷道:“可我也不会杀鸡啊,你会吗?”

  “我不敢。”秦香莲摇了摇头。

  “真的不用啦,你们再这样客气,我可走了。”江小白道。

  “那好,不杀鸡了,客人,快请进吧。”秦香荷把江小白请进了屋里,给他搬来板凳,让他坐下,又给他冲了糖水。

  “大姐,你肚子里的孩子几个月了?”江小白问道。

  秦香荷摸着肚皮,道:“五个月了。”

  想起生下二愣子之后,秦香荷便离开了人世,江小白此刻看着站在他面前满脸幸福的秦香荷,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大哥呢?”江小白明知故问。

  秦香荷笑道:“你说我男人啊,他出去打工了,一年到底,基本上就只有农忙和过年才回来。”

  江小白道:“别让他去打工了,让他回家吧,守着你们娘儿俩,就在家里做点事情。”

  秦香荷笑道:“兄弟真是说笑了,那怎么可能啊!他回来找不到事情做的,守着这几亩地,我们一家人还不得喝西北风啊!”

  得想个办法,避免让悲剧重演。江小白已经在脑海里盘算着,看看怎么才能拯救这一家人。

  “家乡一定会有合适的创业的机会的。”江小白问道:“你家大哥现在在哪里打工啊?”

  秦香荷道:“很远很远的,你知道一个叫元安市的地方吗?”

  江小白一愣,元安市就是他现在公司所在的省城啊。

  “我知道啊,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江小白道。

  “真的啊?”秦香荷一脸的难以置信。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