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请坐,请坐吧。”

  见江小白衣着光鲜,校长张明宇略显尴尬地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村里条件简陋,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没关系,挺好的。”

  江小白笑着在破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他看上去一点也没有嫌弃这里破旧。

  张明宇见江小白并不讲究,心里舒服了很多。

  “这里一共有多少学生啊?”江小白问道。

  张明宇道:“一共五个年级,每个年级多的是二十多个学生,少的是十五六个学生,都是村里的。”

  江小白道:“有多少老师呢?”

  张明宇道:“总共就七个老师。”

  江小白道:“能不能带我去班级里看看?”

  “可以的。现在就去吗?”

  现在还在上课,张明宇怕打扰了学生上课,不过他会听取江小白的意见。

  “等到下课吧。”江小白道:“我们先在校园里逛逛。”

  “好,我带您四处看看。”

  二人走出办公室,张明宇带着江小白在校园里逛了起来。小院不大,几间瓦房构成了五个年级的教室,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所以总共也就五间教室。

  “这是三年级,这个班的学生最少,原来有十六个,现在只剩下十五个了。这学期有个孩子的家长给孩子办了转学,带着孩子去城里读书去了。”

  张明宇边走边介绍,不大的校园里却有随处可见的绿植花木,这些都是老师们自己出钱购买来的。他们希望通过力所能及的事情把校园点缀得更加美丽。

  朗朗的读书声从校园里传来,听着这朗朗的读书声,江小白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张明宇不知道他为什么停了下来。

  江小白笑道:“没怎么,就是想听听孩子们的读书声。”

  张明宇叹了口气,“农村的孩子太难了,这个村里还有一些到了上学的年龄却没有来上学的。家里穷啊,交不起学费。”

  江小白问道:“这样的情况多吗?”

  “这样的情况有一个就算是多的了,在我看来,孩子们到了读书的年纪的时候,就应该坐在课堂里,而不是拎着篮子在田野里割草喂猪。”张明宇道。

  江小白深以为然,“校长你说的太好了。这种情况,咱们得解决。”

  张明宇道:“不好办啊,谁来解决?上头拨款吗?几乎不可能。我们老师自己解决吗?我们这里几个老师自己的日子都过得苦巴巴的,工资就那么一点点。我在这里做了七年的校长,来到这里又走掉的老师不少于十个。咱们这儿是留不住人的,但凡有点好的前程,谁都会离开。”

  就在这时,下课的铃声响了起来。不远处,一个男老师手里拿着一根钢筋,正在敲打着挂在那里的铜铃,清脆的声响回荡在校园里。

  下课的时间到来,孩子们马上就从教室里跑了出来,在校园里追逐嬉闹,奔跑玩耍。

  “哟,这帮小家伙们都跑出来了,我看还是下节课带你进教室吧。”张明宇道。

  江小白道:“没关系。我的车上带来了一些文具,我们先去把东西搬下来。”

  来到车旁,江小白打开后备箱,里面的东西可真是不少。后备箱里塞满了文具,后排的座位上也都堆满了各种文具。

  张明宇又叫来几个男老师,帮着一起把这些文具给搬了下来,放在老师的办公室里。

  “哎呀呀,这下太好了。这么多的文具,够我们的孩子用一年的了。”

  老师们都很高兴,虽说这些东西在江小白这里不算值钱,但却是能解决大问题。

  几毛钱对于村里人而言,那都是钱。这里经常有孩子买不起本子和笔。有的孩子为了能够节省一点,故意把字写得很小,这样一页纸上就可以多写很多字,一本本子就能用的时间多一点。

  江小白看了一眼教室里的老师,除了张明宇之外,只有两个老师看上去比较年轻,应该在三十岁之下,其余的四位老师的年纪都很大。

  这四位都是村里的,他们连正式的编制都没有,只是代课老师。自己本身也只是有点文化,比村里绝大部分人要强。

  乡下太过艰苦,没有老师愿意来,所以只能从村里找一些老师。

  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张明宇道:“先生,我带你去班级里看看吧。”

  很快,二人便来到了一年级。他们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外。

  江小白看着教室里面的学生,目光仔细地搜索着,想要找到他要找的那个小孩。很可惜的是,这里并没有他要找的人。

  “去二年级看看吧。”

  到了二年级,还是站在外面看着,也仍然是没有看到江小白要找的那个孩子。

  五个年级全部看下来,江小白仔细地看过了每一个学生的脸,不过还是没有找到他要找的人。

  “怎么会不在这里呢?他应该已经到了上学的年纪了啊。”

  张明宇见江小白眉头紧锁,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先生,我们这里的学生都很乖的,很多学生都很努力。他们虽然年纪还小,不过很多人都知道要努力学习,因为这是他们唯一的出路。只有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他们的人生才会改变,才能脱离祖祖辈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

  江小白道:“孩子们是不错,上课都很认真。我也不知道该资助哪些孩子,这里的孩子好像每个人都需要资助。”

  张明宇道:“您说的太对了,我们这里穷啊,每个能来上学的孩子都不容易。您要是不知道资助谁,那就阳光普照,资助我们学校,我们会把您的善行落实到每一个学生的身上。”

  江小白点了点头,他也正有此意。

  “这些校舍有多少年历史了?”

  张明宇道:“二十多年了,天晴还好,一到雨天的时候,外面大雨,里面小雨,孩子们很不容易。夏天下暴雨的时候,孩子们甚至要坐在水里上课。”

  “就不能修葺一下房顶吗?”江小白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